第13章,狠毒老刘

第13章,狠毒老刘

“什么愿望?”我问。

“第一个愿望,让他老婆对他痴迷,永远不离开他,包括死!”

我心中一惊,难不成他老婆会和他闪婚,就是这个原因?想到这里,我隐隐有种不好的感觉。

我追问:“那第二个愿望呢?”

刘福冷笑一声:“第二个愿望更可怕……这家伙,居然让他老婆永远消失!”

“什么?”

听到这里,我整个人都傻了:“刘叔,你没开玩笑吧?”

刘福说:“这种事我骗你干嘛?这可是阿赞师父和佛牌里的阴灵交谈后才得知的真相!一开始听到这个消息时,我也很意外,不过后来想想也对,他这种人,没什么事干不出来。”

听刘福这么一说,我心里也是惊骇莫名。

永远消失意味着什么,不就是死?

也就是说,他老婆会被车给撞死,完全就是他向阴牌请愿。

一想到这里,我突然冒了一阵冷汗。

一开始,我只是认为老刘比较抠门和好色,最多也就爱贪点小便宜,除此之外,倒也没什么太大的缺点。

  可我做梦没想到,他居然会干出这种丧心病狂的事。

他老婆会这么粘他,夜夜春宵,都是因为他自己请的愿,自食其果,后来承受不了后,就心生歹毒念头,害死他老婆。

这种人,简直可怕!

“刘叔,早知道这样,我们就不该帮他!”我恨得牙痒痒。

刘福冷笑:“帮肯定要帮,钱送上门哪有不赚的道理。只不过这事还没结束,到时候你等着看就知道了。”

听刘福一说,我也有些疑惑,阴牌的事不是解决了吗?难道还会有什么事发生?

如刘福所料,三天后,老刘又给我打了个电话。

一开口,他就带着哭腔说事情没解决,这几天晚上,他还是会做同样的噩梦,有时候还能迷糊的感觉到鬼压床。每天早上醒来,下面那玩意就跟个死泥鳅一样,没有半点反应。

这几天下来,他都快崩溃了,让我救救他。

一听这话,我就知道他报应来了,我懒得管,就顺便敷衍他说这是正常现象,过段时间就好了,没想到他还真信了。

过了一段时间,他又开始频繁给我打电话,不用想都知道他要说什么,我干脆不接。

后来他又开始给我发短信,说他如何如何可怜,有个女鬼一直跟着他,每天做噩梦担惊受怕不说,下面那玩意完全没了反应,去医院一检查,医生说他下面已经坏死,要动手术切掉,否则会有生命危险。

完了之后,居然还向我借钱动手术。

我理都没理他,直接拉黑,再也没有联系。

今后的日子,我再也没收到过有关老刘的消息,不过从之前的情况来看,他这辈子已经完了。下面那玩意废了不说,还夜夜被鬼缠,做恶梦,时间一长,没几个人能受得了。

对他这种人,我没有半点同情,完全是他自作自受,只是他老婆的事,让我多少有些内疚。

我当时一直在想,如果我一开始没有卖给他阴牌,是不是他老婆就不会死,他也不会变成现在这样?

也许是,也许不是。

不过每次想到这里,我的心情就特别沉重。

直到后来刘福说的一番话,才让我明白了许多。

他说,佛牌没有好坏,人性才有善恶,佛牌就像一把刀,用在好人手里能保家卫国,拿到坏人身上,就会生灵涂炭。不管阴牌正牌,只要供奉的人心正,那么就是无害的正牌。

所以,结果好坏,与佛牌无关,与供奉者有关。

虽然听上去大多都只是自我安慰的话语,不过确实有几分道理。

用刘福的话来说,就算我不卖,别人一样会卖,与其让别人赚钱,还不如自己赚。每个人都是自私的,都想发财,既然干了这行,就得有点像样的勇气。

也许是被刘福经常熏陶,也许是其他原因,在今后卖佛牌的日子里,我变得越来越向钱看。

老刘的事结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遇到什么大客户。

平常卖一块正牌,也就能赚个几百块,提不起太大的兴趣。所以闲暇之余,更多的时间就是拉客户打广告,顺便发展自己的路子。

大多时间,与刘福合作比较多,罗姐方面,我也时常拉关系,一来二去都混得比较熟。

刘福这人,别看长得一副弥勒佛的模样,其实心肠挺硬的,属于见钱眼开的那种。你要有钱,什么事都能办好。你要没钱,哭着喊着跪在他面前求他,他也不会皱眉头。

而且从不干擦屁股的事,阴牌卖出去后,警告客户几句就算完事。出了问题,除非高价请他,否则一概不管。

偏偏他平常永远都是一副笑眯眯的模样,不了解他的人,还真看不出来。

所幸他对我不错,要不然我也不会有今天的发展,所以每次做完一单生意后,我都会主动请他吃饭。

那天晚上也一样,正当我俩在馆子里吃饭时,刘福突然开口说:“小王,最近泰国那边出了一批质量上乘的佛牌,为了扩展业务,我打算去泰国请一批回来。不过我这边有单生意急需处理,我又没空,所以就想让你接手,事成之后五五分账,你看怎么样?”

我一听挺高兴的,就问他什么生意。

刘福说:“我侄女小雅有个朋友是做化妆师的,档次很高的那种,经常会接触一些明星模特。听她说,最近有个姓梁的三线明星,想请几尊古曼童旺旺事业,最后一打听就找上了我。正巧我要去泰国,别人又信不过,所以只能找你。这可是大客户,要是办好了,今后还能有合作的机会。”

“没问题,刘叔你开口了,我一定办好!”我连连点头。

见我答应,刘福立刻给了我个号码,让我自己和事主联系。我也没多想,就收下了。

临别之前,刘福还露出一颗大金牙,对我尴尬的笑了笑说:“小王,我提醒你一句,这明星嘛多少有点架子,接触的时候,你可得忍着点。”

“没事,做生意就得脸皮厚,我这人别的优点没有,这点倒是符合要求。”我半开玩笑的说了一句。

然而我做梦也没想到,正是因为这句话,最后差点让我连命都赔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