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牌商

第4章,牌商

张丽疯了后,李凡也恢复了正常,为了表示感谢,还特地把我和刘福请出来吃了顿好的。

刘福倒也不客气,当天就要了六万块钱做报酬,期间还不忘吹嘘他如何如何辛苦,才找到阿赞师父做法,当时我和李凡都被他唬得一愣一愣。

这事结束后,刘福还给我封了个三千块的大红包,说什么如果不是我,他也赚不到这笔钱。

当时就把我感动得不行,想着这人还挺厚道。直到后来认识久了,某天刘福喝醉后,我才无意中知道真.相,原来这家伙压根没去泰国,更谈不上请阿赞师父做法。

只是花了几百块请了条可以驱邪的经咒,惹怒了阴灵,这才会让张丽发疯。

这事发生后,很长一段时间我都没有联系过刘福。

直到那天节假日,一群亲戚朋友聚在一起打麻将的时候,无意中看到我表弟脖子上,戴着块刻着蝴蝶的牌子,我就问了一句是不是佛牌。

我表弟一听,眼睛都亮了:“猛哥,原来你也知道佛牌。我跟你说,这蝴蝶牌是我同学从泰国带来的,可灵了!戴上后没多久,我暗念了一年的女生,就开始主动找我说话,现在对我特别有好感。”

我有些好笑:“说不定她早就喜欢你了,这与佛牌有什么关系。”

“当然不是,在戴上佛牌之前,她从来不主动和我说话。”

我表弟一副很严肃的样子:“你别不信,我同学给他爸也请了块旺事业的佛牌,没几个月的时间,他爸就在单位里升职了!”

“说不定他爸刚好就到了要升职的阶段。”我又回了一句。

表弟一听就不乐意了:“他爸已经五年没翻身了,这一戴上佛牌就升职,哪有这么巧的事。”

一听这话,我也有些吃惊。

到了晚上的时候,我心里就一直想着佛牌这事,抱着试一试的心态,我就给刘福打了个电话,问他有没有可以旺事业、保平安的佛牌。

刘福笑着说:“佛牌有很多种,价格不一,正牌两千到八千,阴牌比较贵,八千到两万不等。还有古曼童,正庙请来的古曼童,两万到三万,入了灵的会更贵,具体要看你有什么要求。最后就是小鬼,价格贵,效果也特别霸道,但我不建议你请小鬼,因为这种东西一般人供奉不了。”

刘福这番话听得我一愣一愣的,没想到里面还有这么多门道。

当时我挺好奇的,就让刘福详细解释一下。

刘福很耐心的说:“在泰国,法师有两种,一种是白衣阿赞,一种是黑衣阿赞。白衣阿赞,一般都是正规寺庙里的僧人或者正牌法师。他们加持的佛牌,统称为正牌。而黑衣阿赞,一般修邪法,用的是阴料,他们制作加持的佛牌,就被称为阴牌,效果要比正牌好很多,但是风险更大。古曼童则是小孩模样的供奉品,如果加入了鬼魂之类的,就叫入灵。小鬼更厉害,就是把婴儿的尸体炼制成干尸,效果特别霸道!”

听张福这么一说,我顿时感觉心里毛毛的。

阴牌我不敢碰,毕竟上次张丽的事我还记忆犹新,至于古曼童和小鬼,想想都可怕。

最主要是价格贵,动不动就几万几万的,我一个月工资才两三千,哪买得起。

想到这里,我就让刘福给我推荐一款正牌,价格两千到五千,能够保平安旺事业就行。

刘福说:“想要保平安旺事业,我推荐你选择崇迪佛牌,价格也不贵,才三千块。正巧我手上还有一条,如果你想要,我明天就可以拿给你。”

我挺高兴的,就同意了。

第二天,刘福就把崇迪佛牌给我带了过来。完了之后,还让我多给他打打广告,如果我有什么亲戚朋友想买佛牌,可以直接找他,到时候他会给我分红。

说直白点,就是让我当他的下家。

听刘福这么一说,我还真有那么点心思。

趁着这个机会,我就让他给我科普一下有关佛牌的知识,刘福耐着性子给我讲了一大堆。

为了避免遗漏,我一边听一边用手机记着。

也许是出于好奇,想多接触一些新鲜东西,所以我听得格外认真。

毕竟佛牌的效果我也见识过,多少有些相信,要不然也不会去买。加上当时佛牌已经慢慢的开始流行,里面的商机很大。

平常工作之余打打广告什么的,也不算什么大事,说不定还真能赚点外快。

抱着这样一个想法,我就莫名其妙成了刘福的下线。

之后几天,趁着休息的时候,我就开始在网上四处发帖打广告,也动员了周边的一些朋友,让他们帮我留个心眼,有谁想买佛牌,可以直接找我,保证物美价廉。

本来也没抱多大希望,没想到几天后,还真有人打电话问我有关佛牌的事。

给我打电话的是个男人,一开口,他就说:“喂!王猛是吗?我叫大发,听人说你那有佛牌卖,我想问问到底灵不灵?”

听他这么一问,我立刻把从刘福那里取经过来的知识倒腾了出去。

我说:“灵不灵得看是什么佛牌。正牌效果比较慢,还需要结合自身福报,平日多做善事,好处就是没什么负面效果,怎么戴都可以。阴牌的话,见效比较快,但有很多的忌讳。”

没等我说完,大发就插嘴说:“当然是见效快的,最好是能让我逢赌必赢的那种!最近我运气特别不好,输了不少钱,我就想弄块厉害点的佛牌,让我在牌桌上大杀四方!”

一提到阴牌,我就想到了张丽的事,心里多少有些忌惮,就想劝劝大发,让他考虑考虑正牌。

大发一听就不乐意了:“我说你这人怎么磨磨唧唧的?都说了要阴牌,要见效快的,又不会少你那几个钱。”

听他一说,我也没办法,就借口说帮他找找看,有没有适合他的。

完了之后,我立刻给刘福打了个电话。

接到我的电话后,刘福很热情,问我是不是有生意上门。

我想着这老狐狸还挺精明的,就没有瞒他,直接将大发的要求说了一遍,问他得要多少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