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黑暗刺客团

第八章 黑暗刺客团

现场沸腾了!

“哇咔咔,今天真是太他妈精彩了,天橙者打败天黄者,天赤者打败天橙者。”

“这菩傲尘深藏不漏啊,怎么几天没有见,就看开眼了呢?”

“这下子大长老要心疼了,哈哈哈”

……

菩傲尘此时也不好受,对方毕竟是天橙者,他只觉得右手欲裂,赶紧揉揉这只手。

“切,你小子,怎么这么弱?”

菩傲尘道:“天书前辈,对方可是天橙者啊。”

“切,这也叫天橙者?你小子以为眼瞳是橙色的,就叫天橙者?没有对应的实力,就算眼瞳是紫色,也是垃圾。”

菩傲尘正想反驳,只见人影一闪,一个高大的长者出现在自己的面前,正是父亲菩世仁,菩世仁急切的拿起菩傲尘的右手,眯着眼睛仔细看了看,关切地问:“儿子,你的手怎么样了?感觉有什么不适?”

然后随手拿出一罐精致的药膏,一边问一边帮自己抹上。

菩傲尘瞬间感觉到一阵凉意,一眼就看得出是名贵的药膏,菩傲尘忙道:“父亲,我没有什么大碍,只是手上感觉有点疼。”

菩世仁面露喜色,转身对躺在地上的菩道镜道:“你放心,你弟弟没有什么大碍。”

躺在地上的菩道玄脸上也是一阵欢喜。

然后菩世仁转头小声地道:“行啊你,儿子,这可给你爸长脸了,我们这就回去,这几天到底发生了啥事?回去你先睡一觉,开眼特别熬精神,也没有旁人帮你,也真是难为你了,睡醒之后可要好好和爹爹说,这几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菩傲尘心里又是一阵感动,父亲明知自己没有什么大碍,却还要帮自己敷上这么名贵的药膏。

回到亲人的怀抱中,真好啊。

三天之后,又是黑木崖森林,菩世仁三父子站在空地上,和他们一起的,还有一十二个刺客组成的黑暗刺客团。

奇怪的是,黑暗刺客团把菩傲尘围绕在中央,而菩世仁和菩道镜却站在一旁看着他们。

十二个刺客团全部身穿黑衣,几乎整个身子都埋没在黑衣之中,只露出一双吓人的眼睛,而腰间都是明显的匕刃,那眼瞳赫然都是清一色的浓橙色。

他们此时都身手搭在菩傲尘的身上,可以很明显的看到,24只手上向菩傲尘源源不断的传送灵气。

“父亲,这个阵法叫什么名字?怎么如此霸道?”

“这个阵法是我们菩家祖传的阵法,名叫黑暗十二血眼,这刺客团是你爷爷在中州因为奇遇而得到的,你爷爷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种群的

生物,大概是要经过锻炼而得到。”

菩道镜笑道:“父亲大人这可有些偏心了,看样子这个阵法师将十二个刺客身上的灵气全部转移到弟弟身上啊。”

菩世仁道:“儿子,你别怪爹爹偏心,手心手背都是肉,你三岁开眼,现在的实力遇到高手足以自保,但是你弟弟就不一样了,起步晚,自然就要靠外物。”

又道:“而且这可不是全部灵气,刺客团的眼睛会从橙色变回原来的红色,这十二个刺客,就相当于一个容器。只是这个容器从空到满需要足足一个甲子的时间,为父也只是看过你爷爷用过一次。”

菩道玄笑道:“哎呀,我只是开个玩笑,我可不会和弟弟争这个东西,就算你给我我也不会要,只是父亲为什么阻拦我去找菩道镜这个小子,他把弟弟打落悬崖,好在弟弟命不该绝,掉入悬崖壁山洞中。”

这三天中,菩傲尘向父亲和哥哥解释说自己无意中跌入悬崖峭壁的山洞中,醒来后发现自己开了眼,只是在天书的指示下,隐瞒了天书的事情。

菩世仁道:“玄儿,你怎么还不如你弟弟懂事,尘儿之所以不当众揭发他,也是因为家族内部的安定,你想啊,菩道镜的父亲是我们菩氏部落的大长老,万一这件事暴露出来,我们菩家,必定不得安宁,所以这件事上,尘儿要比你看得更远。”

菩道玄笑道:“怪不得父亲这么偏爱弟弟,原来弟弟真的比我要强。”

菩世仁正色道:“你这个弟弟,以后的成就,定然无可限量,这个名字,可真的是取对了。”

他们说话的时候,菩傲尘那边已经出现了变化,只见菩傲尘的全身散发出热气,只是他的双眼紧闭,不知道这个黑暗十二血眼能够给他带来多大的变化。

“父亲,弟弟经过这个阵法,能不能成为天橙者?”

菩世仁紧紧盯着菩傲尘,皱着眉头道:“不好说,这十二个刺客本来都是天赤者,经过这六十年的灵气吸收,每一个刺客身体里面都应该含有一整个天橙者灵气的总量,但是一个天行者晋级所需要的灵气总量越大,本身的潜力也就越大,而且这个阵法所消耗的灵气也不少,最终尘儿可以得到一整个天橙者的灵气吧。”

菩道玄哈哈笑道:“行啊,这回弟弟可以晋级成为天橙者了,好得很啊。”

菩道玄话音刚落,菩傲尘猛地睁开了眼,这一开眼,菩世仁和菩道玄完全愣住了,半晌,同时哈哈大笑。

菩傲尘的眼瞳,竟然还是深红色,颜色也仅仅只是加深了一点而已,而此时,十二个刺客的眼瞳,都已经变成了暗红色。

菩世仁拍手笑道:“尘儿,这个也不知道是福是祸啊。”

菩道玄道:“这个肯定是福啊,弟弟这是厚积薄发啊。”

菩傲尘把他们刚刚的一席话都听在了心里,道:“父亲,我已经感觉到了,眼瞳没有太大变化,浪费了这个阵法。”

菩世仁道:“怎么就浪费了,反正这个黑暗刺客团已经是你的了。”

菩傲尘哑然道:“我的?”

菩世仁道:“是啊,你哥哥和我都用不上这个东西,不是你的是谁的?”

菩傲尘微微一笑,他知道这是父亲和哥哥对自己的爱,所以一声不吭,权当是收下了,菩傲尘顿了顿,道:“父亲和哥哥对我的号,傲尘永世记在心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