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试炼

第六章 试炼

“啊?《天书》?这不是应该是一本书的名字吗?前辈叫《天书》?”

“嗯嗯,老夫便是叫这个名字。”

“真是一个奇怪的名字啊”

“咦?少年,你是魔族?魔族也有这么小个的?”

“魔族?不是啊?晚辈都没有见过魔族,前辈怎么这么问?”

“不是魔族?可是你的眼瞳边缘却怎么是黑色的?不,不对,现在是黑色的,但是以后,就说不定了,嘿嘿,你小子身上怎么有这么多秘密?这下子可越来越有意思了。”

菩傲尘一惊之下,停下了前进的脚步道:“前辈,天行系的眼瞳边缘,不是金色的吗?只有…”

“对,没有错,只有魔系的修仙者眼瞳才是黑色的,可是你的体型很明显又不是魔族,这只能说明,你的双亲中,有一个是强大的魔族,少年,你双亲中,哪一个是魔族?”

菩傲尘黯然道:“回前辈,晚辈无父无母,哥哥从小的时候捡到我,把我抚养长大。”

天书道:“原来你的身世这么可怜,倒是苦了你了,自古天魔不两立,你黑色的眼瞳边缘会给你带来无数的麻烦,我现在教你一门眼瞳术,可以用来掩饰你的身份。”

“所谓修仙的天行者,就是能感应天地间的灵气,已达到提升自己实力的目的。你现在感受一下天地间的灵气,并且引导你周围的灵气,进入你的眼睛内部。”

话音刚落,菩傲尘只觉得眼睛一热,然后一股信息从眼睛涌入了大脑里面,菩傲尘依着大脑里面的信息,运起身体里面的灵气,时间不久,菩傲尘的眼瞳黑边,就已经变成了金边。

天书道:“好,天分也不错。”

突然,菩傲尘惊讶道:“糟了,今天是我们菩氏部落五年一次的试炼,试炼不合格者将会被逐出菩氏部落。”

说完,菩傲尘便往菩氏部落极速奔去。

此时此刻,菩家练武场,菩道玄站在擂台上,艰难的打倒一个天橙者,只见菩道玄双眼通红,明显就是几天没有睡觉。但天黄者毕竟是天黄者,打到一个天橙者还是没有太大的压力。

这一届只有菩道玄一个人达到天黄者的实力,看来这一次的继承人,当属菩道玄了,只是菩道玄此时并不开心,一眼扫过台下,没有弟弟.。随机又看向菩道镜,他知道弟弟的失踪和这个人有很大的关系。

菩道镜在台下看着他,宛如天神,毕竟天橙者和天黄者的实力不是可以用道理计量的,看来自己要失去这次机会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中年男子靠了过来,只见这个男子一身霸气,和族长菩世仁内敛的魄力完全不同。

而他的眼瞳,赫然也是黄色的,而菩道镜看了这个男子,心中更是敬畏交加。

此人正是菩氏家族大长老,菩世雄。

他菩世雄走到菩道镜面前,抬手就是一巴掌,骂道:“还不快去和你道玄哥哥过过招!在这里当缩头乌龟吗?!”

菩世雄声音洪亮,一双红色的眼睛斜斜的看着菩道玄,突然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笑容。

菩道镜受了父亲的一巴掌,但就是在这一瞬间,却不知道把什么事物塞进了自己的嘴里,菩道镜赶忙咽下,心想父亲自由安排,于是便壮着胆子当了台。

菩道镜一上台,地下一阵议论。

“大家看啊,大少爷和二少爷要交手啦,你觉得谁会赢?”

“废话,这个还用得着说嘛,肯定是大少爷啊,天黄者的实力,不是天橙者可以比拟的,二少爷怎么这么不自量力呢?”

“那可不一定,我听说大少爷已经三天没有睡觉了,刚才又接连迎战好几个天橙者和天赤者,所以啊,胜负还不一定呢。”

菩世雄皱了皱眉头,转身扫视了一遍人群,人群瞬间安静了下来,可见大长老威势如此。

而一旁菩世仁则退到了黑暗中,同时在黑暗中出现的还有十二个黑暗刺客,只见其中一个走近,低低的说了什么。

菩世仁叹了一口气,道:“傲尘失踪了啊,哎,道玄的实力闯荡天魔大陆,足可以自保,只是傲尘,看来是这辈子都是凡人了,我还想着让你们保护傲尘,现下我儿子失踪了,你们这就再去找,找到了以后就跟着我儿子吧。”

说完挥挥手,刺客团又消失在黑暗之中。

台上,菩道玄怒道:“菩道镜,我弟弟哪里去了?”一边说着右手徒然出现一团黄色的火焰。

菩道镜初时还害怕,但是他渐渐觉得自己的胸膛暖了起来,身体里面充满了力量,知道是父亲的药丸起了作用,便嘲笑道:“哈哈,你自己的弟弟,怎么问我?像他这样的凡人,估摸着是被外面的野兽吃了也说不定。”

菩道镜也不敢大意,一边说着一边催出右手的橙色鬼焰,可是奇怪的是这鬼焰中,隐隐含着一丝黑气。

菩道玄满眼通红,怒道:“要是我弟弟有什么三长两短,我要了你的命。”说着祭出了手中的黄色鬼焰,菩道镜不敢怠慢,忙祭出手中的橙色鬼焰。

“哄”的一声,两人鬼焰相交,产生了巨大的爆炸,两个人都飞了出去,可是不同的是,菩道玄飞出了练武场外,而菩道镜,却还在练武场内。

全场沸腾了,怎么可能,天黄者的鬼焰怎么可能输给天橙者的鬼焰?一方面,菩道玄已经好几天没有休息,本来也没有用全力,因为他知道全力之下,菩道镜非死即伤,再加上关心则乱,所以十成实力,发挥不出三成。另一方面,菩道镜吃力不知名的药丸,实力瞬间大增,所以会是这个结果。

大长老菩世雄嘴角露出了一丝诡异的微笑,族长菩世仁则快速的来到菩道玄身边,关心的检查他的身体,然后眯着眼睛看向台上的菩道镜,又看向菩世雄。

菩世雄浑然不惧,看向菩世仁,然后大声道:“二少爷菩道镜胜,还有谁要挑战?”

人群中又是沸腾了,大部分人都还不清楚为何一个天橙者可以打败一个天黄者,所以人群中更是无人敢挑战。

就当菩世雄要宣布这一届的继承人最后结果的时候,一个声音响起:“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