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魔相

第五章 魔相

菩道镜三人看着菩傲尘坠入悬崖,吓了一身冷汗,这个时候才恢复了一丝理智,想起这件事的后果,吓得头皮发麻。

菩傲尘虽然只是凡人,但一向被族长菩世仁以及菩氏部落百年不遇的天才少年菩道玄所重视,若是他们知道菩傲尘死于他们三个人的手中,自己的下场可想而知。

半晌,他镇定下来,站起来对两个小弟道:“这件事,从来没有发生过。”

两个小弟会意,站起来迅速的离开了这个悬崖。

而这个时候,菩傲尘已经直直的向崖底跌落,速度越来越快,但是这黑木崖如此之高,菩傲尘还只是跌落到一半。从上方俯瞰,黑木崖完全漆黑,而菩傲尘的尸体,则已经消失在也黑暗之中。

半空中,菩傲尘尚未死透,凭空中一道声音:“哎呀,这小子就要死透了,好不容易才出现一个合适的传承人,老夫怎么可以让你死掉?”

只听这个声音,竟然是从菩傲尘的眼睛里面传出来的!

又是一道黑气闪过,极速坠落中,菩傲尘的身体硬生生的停在了空中,然后缓缓飞向悬崖壁的一个山洞里面,同时,他的心跳又缓缓地恢复了跳动。

同时,这个声音又喃喃自语:“这个小子太弱了,哎,不知道老夫的仇,在五百年内有没有复仇的希望,说完就沉默了下来。”

一柱香的时间,黑木崖边缘,一双黄色的眼瞳突然出现,正是菩道玄,同时出现的,还有他身后的他身后的刺客团,只见这些刺客团,一共一十二个。只见刺客团个个双眼浑浊,好像是没有意识的人偶一般。

菩道玄头也不回,抬起手做了个手势,道:“去寻找天降彗星。”话音刚落,一十二个刺客便四处分散去寻找回信。

菩道玄自己则捡起悬崖边缘的一个事物,正是菩傲尘身上破损的衣物,他皱着眉头看着黑漆漆的黑木崖底。

半晌,纵身跃下。

而在黑木崖峭壁的山洞中,菩傲尘醒来。

四处一片黑暗,忍不住说道:“我这是在哪里?”

黑暗之中,一道苍老的声音传来:“地狱,你怕吗?”

菩傲尘楞了一下,放声大笑,道:“好的紧,原来地狱都是这般黑暗,但是这个可是真的黑暗,不像人间一样假黑暗。”

那声音道:“你怕吗?”

菩傲尘又是大笑,道:“怕?我怕的是在人间我还有很多事没有做完,不能去天魔大陆别的地方去看看。”

那声音道:“你小子的脾气还真是合老夫,你没有死,本来你已经死了,但是老夫进入了你的眼睛里面,你最后记得什么?”

菩傲尘奇道:“前辈怎么会进入我的眼睛里面?我只记得我最后看到一道亮光,就什么都不知道了。”

那声音继续道:“少年,你叫什么名字?现在是天魔多少年?”

菩傲尘道:“晚辈菩傲尘,现在是天魔三万两千年,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那声音并不回答,只是喃喃道:“原来老夫沉睡了整整三万年,嘿嘿,真是日月如梭啊。”

菩傲尘这个时候满肚子的疑问,老前辈怎么就进入我的眼睛里面去了?前辈如何又沉睡了三万年?前辈为什么要救我?但是他也听道玄哥哥说过,大凡前辈高人,脾气大多古怪,所以也耐心的等了起来。

半晌,这个声音好像从回忆中清醒了过来,道:“少年,你方才说,你叫菩傲尘?是一个凡人?”

菩傲尘正色道:“正是。”

言语中不卑不亢。

“哈哈哈,这脾气老夫喜欢,还只是一个凡人就可以和一个天橙者两个天赤者相斗这么久,很不错,这脾气也很合老夫的口味。”

菩傲尘试探的道:“前辈是不是在万余年前受到仇家追杀,从此在天地间游荡,前辈寄居在我的身体里面,是要我帮前辈报仇?可是前辈为什么偏偏要选我?”

那声音又是放声大笑:“哈哈哈,少年,你的想象力不错啊,可是几乎全错,你是从哪里看到这么扯的故事的?”

菩傲尘不好意思的说:“啊,晚辈是听那戏剧里头说的。”

“哈哈哈,只有一件事是对的,那就是我需要你的帮忙,有能力帮我之前,我还不能告诉你,而且还要帮助你,老夫是自愿在这天地间游荡的,需要‘魔相’体质的人帮助,但是老夫没有想到这个体质的人都死关了,却不知道少年郎你是怎么活下来的。”

菩傲尘心里一惊,心道原来道玄哥哥说的都是真的,于是忙问:“敢问前辈,什么是魔相体质?如果这个体质很厉害的话,可是为什么我却是一个凡人?”

“少年,你急什么?天魔一千五百年,这个体质凭空出现,每一个高手都横行天魔大陆,因为太过于强大,年弱的时候很容易其他种族的扼杀,所以五十岁才可以看眼修炼,你还差一大截呢,不过年弱的‘魔相’一族,为了保护自己,大多体术不凡,我估摸着你也是。”

菩傲尘若有所思。然后道:“前辈能不能助我提前开眼?人生苦短,只争朝夕,晚辈不能再等四十年。”

“哈哈哈哈,少年真的是越来越合老夫的口味了,好,老夫就助你提前开眼!”

话音刚落菩傲尘就觉得自己的双眼发烫,自己突然之间好像能够外界中的灵气,知道这是要开眼的节奏,于是赶忙收敛心神,准备开眼。

菩道玄在黑木崖底抬头向天,喃喃道:“弟弟,三天后就是试炼了,你在哪里?”说完又发疯似得寻找起来。

……

三天后,一双深红色的眼瞳在森林中快速的移动着,森林昏暗之中,眼瞳外围竟然还有淡淡的金边,散发着诡异的金色光芒。

赫然是天赤者的眼瞳!

“对了,老前辈,晚辈还不知道你老人家的名字呢,敢问前辈怎么称呼?”

苍老的声音对着天空,傲然道:“天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