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山神镇邪

第10章 山神镇邪

  一缕星光真好似奔雷般落进了小庙里,只感觉空间震颤,强光刺眼,那股感觉就好像近距离观看闪电一样,震得我头脑发晕,身子一歪就坐在了地上。

  而院里的神像看见这缕星光落下,更是惊骇的大叫了起来:“不可能!三圣辰冥宝镜怎么会在你的手里,这不可能!”

  “没想到吧!”

  听着院里神像大喊大叫,黄三爷冷笑了起来。只见他此时衣衫破碎,身上布满了血痕,看样子那一缕星光不仅打在了小庙里,同样也给他带来了反噬的伤害。

  只见这一缕星光之下,小庙几乎被夷为了平地。庙里那些血罗汉被星光打中,全都浑身冒着黑烟倒在了地上,只见他们的皮肉快速萎缩腐烂,没多久竟化成了一地腐臭的干尸。

  看着自己的血罗汉护卫瞬间死伤殆尽,院里的神像发出了极其幽怨的喊声:“怎么会这样!你不是伍柳派的掌教,宝镜怎么会在你的手中?凭什么,我恨啊!黄老三,有生之年我和你没完!”

  “你的力量就是仇恨,但现在仇恨也救不了你了!”

  听着院子里神像的喊叫,黄三爷深吸了一口气,随后一指那些被砸进地下的树根,指挥着它们向院里神像扑去。

  眼见巨蟒盘旋的树根扑来,院里的神像猛地凭空飞起,可无奈地下的树根实在是太多了,神像虽然飞起了几米,但仍是被下方的树根紧紧缠住。

  可叹大势已去,神像做起了垂死挣扎,只见它身在空中像陀螺般疯狂旋转,凭借它硕大的体形,扯的下方的树根条条断裂。

  黄三爷一看这些树根拿不住它,便手掐法决,指着庙里的那些木头人偶说:“太上三清,点鼓征兵,凡有剩者,速来报名,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去!”

  黄三爷说声去,伸手猛地一指空中的神像,那庙里倒地的人偶在他的话语下,突然三三两两的动了起来,随后那些没有破碎还能动的人偶全都化作了道道白光,向着神像飞去。

  眼见残余的人偶也加入了围剿,空中的神像顿时通体一震,只听神像里传出了一段生僻难懂的话语,紧接着它全身上下竟是冒起了耀眼的血光,生生将飞来的人偶阻在了血光之外。

  看着神像仍有手段抵挡,黄三爷恼怒的咬破了舌尖,在掌心里喷了一口血后,合着这口舌尖血,黄三爷就在双手里画了两道符咒,随后向着空中的人偶一推,大声的喝道:“杀!”

  黄三爷话音落下,那些空中的人偶瞬间燃烧了起来,就好像一颗颗绽放生命的流星,冲破血光,“轰轰轰”的撞在了神像的身上。

  随着人偶的自爆,空中的神像被撞的东倒西歪,眼见时机成熟,黄三爷指决再变,那些地下的树根猛地蹿起,就将神像拽了下来。

  神像倒地,就像千斤的巨石崩塌一般,黄三爷一击得手,提着宝镜就冲了过去,到了近前伸手一指地上的神像,大喝了一声“散”,那地上的神像就好似被他喝裂了一般,眨眼间化为了满地的碎石,露出了里面的真身。

  只见这神像的真身,是一个和它长得一模一样的东西,小小的身子不足半米,通体乌黑,眼角泛绿。

  被宝镜照着,这东西躺在地上不敢乱动,我见它长得就像人形的耗子,猛地想起了一件事,原来它就是先前从二叔公人头里逃走的那个黑影!

  难道这东西就是所谓的邪神吗?真是世间之大无奇不有啊!

  见黄三爷冷冷的盯着它,这东西有恃无恐的发出了人声:“黄老三,你以为凭借伍柳派的宝镜就能灭了本尊吗?那只是给我添了一世轮回而已,我是祖灵,是邪神,下一世我还会回来的!”

  面对黄三爷的宝镜,地上的邪神根本就不害怕。黄三爷看着它凶狠的表情,摇头冷笑了起来,“我知道死亡对你来说不算什么,所以咱们玩个新鲜的,我要把你封了!”

  “你敢……”

  黄三爷根本就没有理会地上邪神的咆哮,取出了怀里的月经布,丢在地上对我说:“小子过来,给三爷浇泡尿。”

  耳听黄三爷竟然让我在月经布上尿尿,这事对于我来说那可是手到擒来的。

  而地上的邪神听了这话后,顿时吓的变了脸色:“黄老三,你太阴毒了!你竟然想用二九女子的经血和灵童的尿液折损本神的法力,你就不怕给自己招惹果报吗?我可是邪神,我是祖灵……”

  不等它说完,黄三爷一脚踩在了它的脸上:“你是罗刹教的供奉,可不是我黄启公的!今天别说是折寿,就是犯天谴,我也绝不能留你!”

  话音落下,黄三爷见我尿好后,伸手捡起了湿漉漉的月经布。

  那邪神见他来真的,顿时仰天长叹怪叫了起来:“造化弄人啊!如果本神有一半的法力,岂会让你这黄姓小儿……”

  “闭嘴!”

  黄三爷见这邪神在地上骚噪,直接把月经布拍在了它的脸上。随着月经布贴身,那地上的邪神痛苦的大叫了起来。不等它叫声停止,黄三爷就蹲下身子把它包了个严严实实。

  见它不动了,黄三爷这才取出了山神庙的小葫芦,恭恭敬敬的对着小王庄的方向说:“弟子今日实属无奈之举,还请山神娘娘勿要责罚,恳请娘娘借此地山灵之势,镇囚此邪,以保四方平安。”

  黄三爷说完,低头拜了三拜,随后将小葫芦向月经布里的邪神丢去,只见那邪神就好似瞬间变小了一般,嗖的一下被吸进了葫芦里。

  黄三爷捡起葫芦,默默的念了一段很长很长的咒文,等他念完后,才将小葫芦放在了一条树根上,摆摆手说:“去吧。”

  那条粗壮的树根在黄三爷的话语下,缠紧了山神庙的小葫芦,缓缓的隐入了地下。

  看着它一点点的消失不见,黄三爷拉着我转身往外走,路过正殿的时候,见满地都是血罗汉的尸骨,黄三爷摇摇头,就拿出了几张纸符,将整间小庙引燃了起来,一直看着火光中小庙烧了个干干净净,这才抱起我,向着村中走去。

  经过一夜的恐慌惊吓,村里人全都没敢睡觉。见我们回来,大家伙惊呼喊叫的跑了出来。可等瞧见黄三爷浑身是血的样子,众人吓的纷纷上前询问,听黄三爷说了经过后,众人这才开心的大笑了起来。

  对于小庙里的事情,黄三爷有些闭口没提,但他却拍了拍我的脑袋,说我那一泡尿比什么法宝都灵,那邪神见我撒尿都吓坏了。

  一听这话,村里人无不欢天喜地,村长召集大家伙准备了丰盛的酒宴为黄三爷庆功,期间我也破例的有了高待遇,竟然被当作英雄般坐在了黄三爷的身边,这对于我这些年的经历来说,那是完全不敢想的。

  以前人们见我说都我是丧门星、小鬼崽子,如今因为黄三爷的关系,他们对我的态度已经转变了,看我的眼里充满了和气,真拿我当宝贝一般。

  见我有些拘谨,黄三爷笑着给我碗里添菜,一顿饭吃的我长这么大也没如此爽过。

  看着我摇头晃脑的样,养父和养母也是开心的大笑了起来。农村人很实在,见儿子给他们长了脸,就感觉跟他们做了了不起的事情一般。

  一顿酒饭吃到了天亮,很多人醉倒在了桌子上,见我养父还算清醒,黄三爷就走过去与他耳语了几句,随后我看见养父脸色一阵变幻,便叫起养母,带着我们返回了家中。

  进屋后,养父给黄三爷泡了一壶最好的山茶,黄三爷一边喝着,一边和他们说:“这孩子你们不知道他的来历,我却晓得他是何物,如果放在你们的手里,那可就糟蹋了。而且他天生的灵感,也会给你们带来麻烦,我看不如就让他跟我学艺去吧,等以后长大了,你们再相见也不迟。”

  对于黄三爷想收我当徒弟,这事养父养母早看出来了,但他们多年没孩子,如今好不容易养了一个,又怎么舍得给人呢?

  养父蹲在地上一个劲的抽着旱烟,一句话也说不出来。

  而养母见他默不作声,也是急的大哭了起来,说:“三爷呀,我们盼孩子盼了半辈子,好不容易领了一个,如今还没养几年,你就把他领走了,这不是要我们的命吗?”

  见养母哭的伤心,养父在一旁叹起了气。

  黄三爷瞧着他们二人的样子,转头看了我很久,随后就好似做了个艰难的决定,对我说:“爷爷想和你父母说些话,你出去玩会。”

  对于他们说的事情,我也有些懵懵懂懂,从我内心的渴望里,我是想跟着黄三爷学本事的,但我又舍不得养父养母,于是我溜出了院子转到了房后,就竖着耳朵偷听了起来。

  只听黄三爷说:“这孩子先天灵脉,命中带劫,你们想养也养不活,而且……”

  说到这里黄三爷顿了顿:“他不是凡胎转世,那鬼仙的棺材,可不是谁想睡就能睡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