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天宝护身

第9章 天宝护身

  就在我把眼睛闭上的时候,庙里“轰轰”的响起了炸雷声,我作为一个六岁的孩子,当时怕的要命,但就在我心胆俱惊,全身发抖的时候,我突然感觉胸口冒起了一丝暖意。

  这股暖意直达我的全身,让我没多久就镇定了下来,我低头一看,原来是我胸前的那张纸符燃烧了起来,我就这样愣愣的看着它,丝毫不担心它会烧死我。

  就在我看着纸符出神的时候,庙里响起了黄三爷的呼喝声,我担心他的安危,惊恐的抬头看去,只见黄三爷被两条锁链逼得四处蹿跳,每一次那锁链打在他身旁的地上,都会炸起满屋的烟尘!

  眼见这样躲闪不是办法,黄三爷也是被逼急了,找寻空档用手里的小葫芦不停的向着两个血罗汉打出冰刃,但那两个血罗汉就好似刀枪不入一般,每次只是被打退几步,随后又面无表情的冲了过来。

  “爷爷!”

  看着黄三爷落了下风,我急的大叫出声。可能是听见了我的喊叫,黄三爷振作精神施展出玄妙的身法,在漫天的锁链残影中,四处飘忽不定,随后只见他在场中转了几圈,突然用脚尖在地上画了个图案,伸双手掐着指决一指着两具血罗汉脚下的地面,怒声的喝道:“画地为牢,封!”

  黄三爷话音落下,两个血罗汉突然间好似被一股无形的力量束缚在了当场,就好像两个被夹住胳膊的木头人偶一般,左右摇摆,不能动弹。

  黄三爷眼见定住了他们,手腕一翻又拿出了那把翠绿翠绿的柳叶弯刀,欺身近前对着两具血罗汉就是一通劈砍。

  我本以为凭借这把小刀的锋利,一定能将两个血罗汉劈到在地,却没想到黄三爷的弯刀在空中上下飞舞,只是在两个血罗汉的身上划出了道道火星,竟然仍未能伤他们分毫!

  眼见这两具血罗汉不是一般的硬,黄三爷顿时惊出了一头冷汗,就在他这一迟愣的工夫,他面前的血罗汉挣开了束缚,抬起一拳,挂着风声就打在了黄三爷的胸口。

  这一下的力道太大了,黄三爷像沙包似的飞了出去。我看着他在空中撞在了墙下,吓的我一口气好悬没卡在嗓子里。

  可就在黄三爷落地的一瞬间,三爷来个鲤鱼打挺,人站起来的同时双手急抖,竟是射出了几张纸符,化作十几团火焰向着血罗汉飞了出去!

  也正是这些火焰,阻挡到血罗汉进攻的步伐,但那些纸符化作火焰根本就对他们产生不了伤害,在他们身上烧了片刻后,竟好似残火般眨眼就灭了。

  看着庙里黄三爷别逼的手忙脚乱,院里的神像大笑了起来:“我罗刹教的血罗汉岂是凡俗之物,刀枪不入水火不侵,凭你黄老三还没本事伤他们!”

  对于神像的话,黄三爷充耳不闻,随后不等院里的神像笑声落下,那两个冲到近前的血罗汉却突然不动了。

  看着自己的护卫又被定住了,院里的神像轻咦了一声,随后瞧见他们的额头上都贴着一下白色的符纸,神像这才明白了过来。

  “我说嘛,原来是火符里面加了震尸符。呵呵……倒是好手段,不过就凭这点本事,那可还差得远呢!”

  说着话,只听神像冷哼了一声,随后发出了“吽”一声巨响,随着这句咒语出口,那两个僵硬的血罗汉突然剧烈的抖动了起来,随后不等黄三爷做出应对,他们额头上的纸符就呼的一下燃烧了起来。

  眼见震尸符也没好使,三爷指决再变,只见他嘴唇轻弹,快速的叨咕着什么,就在那震尸符完全烧毁的同时,黄三爷的右脚在地上连踩了几下,随后双手食指盘着中指,狠狠的一指脚下的地面,说了声:“八方山灵显真颜,伍柳门人到近前,今借尔等一方势,来日还众一方缘,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

  黄三爷话音落下,只见周围一里的地下全都震颤了起来,震的小庙左右摇摆,房顶的瓦片成堆落下。

  不等这震颤消散,只见大殿里的地面片片开裂,随后许许多多巨蟒般的树根从地下冒了出来,顷刻间就将场中的两具血罗汉捆了个结结实实!

  树根的力量气极大,两具血罗汉在树根中奋力挣扎却始终无法脱身。眼见逼出了自己的看家本事,黄三爷大骂一声,拿出了山神庙的小葫芦,掐指做法,在葫芦上一拍,就发出了万千水雾,向着血罗汉蜂涌而去。

  就在水雾袭身的一瞬间,两具血罗汉的身体结起了厚厚的坚冰,等殿里的水雾散去后,再看那两具血罗汉,早已经变成了冰坨,无法动转了!

  黄三爷刚才这一连串的法术消耗了他很多法力,此刻见一招得手,年迈的身子呼呼的喘了起来。

  看着树根间变成冰块的血罗汉,院里的神像不惊反笑了起来:“不愧是伍柳派的高人,这一手借势求灵的工夫倒是出神入化,不过嘛……哈哈哈……”

  不知道神像说的“不过”是什么,黄三爷被他惹得心头恼怒,起身就像院里走了过去,看黄三爷的样子也是被折腾够了,想来一招擒贼先擒王的套路。

  但神像既然有恃无恐,那就说明它必然还留着什么手段。就在三爷刚起身的下一刻,那被树根撑破的石台却再次响了起来。

  随着一阵阵轰鸣声传来,那石台里又飞出了四口棺材,有两口拦住了黄三爷的去路,而另外的两口,则是直接砸在了被冻成冰坨的血罗汉身上,“轰轰”两声坚冰碎裂,场中顿时出现了六具高大的身影!

  这一下黄三爷可脸色大变了,他以为神像只有两具血罗汉而已,却怎么也没想到,眨眼间竟然多出了四个。先前两具血罗汉已经够黄三爷喝一壶了,如今这种情形,又该怎么办呢?

  就在黄三爷被面前的六具血罗汉惊的目瞪口呆的时候,那石台的底下……竟然又响了起来!

  随着一阵“轰轰”的声音,石台里又飞出了两口铜棺,黄三爷眼见如此,心思急转拔地而起,人在空中一翻身,不等那两口铜棺落地,就“啪啪”两脚踹在了棺材板上。

  黄三爷的腿力还是极大的,直接将那两口铜棺踹回了石台里,随后黄三爷身子不停,借着铜棺的冲力,直接撞破了大殿的屋顶,一个翻滚摔在了庙门外面。

  眼见黄三爷重重的摔在了地上,我惊恐的就想过去扶他,黄三爷对着我急急的一摆手,都来不及擦拭嘴角的血迹,便脱下的背后的箱子,在里面拿出了一捆黑色的兽皮:“妈的,这下赔血本了!”

  黄三爷嘴里说着,将兽皮猛地展开向庙中甩去,随着兽皮伸展,只见里面飞出了许许多多木头人偶,等它们像玩具似的撒了一地后,黄三爷双手掐决,在地上踩起了禹步。

  “紫薇北斗听我言,弟子有难在身前,今借天宝如意将,助我抗魔护我身,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起阵!”

  黄三爷话音落下,只见那庙中的人偶飞速盘旋了起来。看着那些悬浮在半空的木头小人,庙里的血罗汉好似遇见了敌手一般,发疯般的扑了过去。

  一时间庙里喊杀声四起,雷声大作,响声不停。随着“轰隆隆”的炸响,小庙顷刻间变成了废墟!

  看着两方人马越打越凶,那些血罗汉在树根与人偶的夹击下,被打的东倒西歪后,我高兴的跳了起来,不停的拍着巴掌。可等我向捏着指决的黄三爷看去,却发现他脸上愁云始终没散。

  “爷爷,我们要赢了,你怎么不高兴呢?”

  黄三爷没有理我,只是缓缓的摇了摇头。

  不多时我也发现了形式不对,只见那些血罗汉就跟打不死似的,任凭人偶树根如何攻击,他们总能在打倒之后翻身爬起来。而反观那些人偶,却没有他们的不死之身,只要被打中,没几个回合就碎落了一地。

  随着人偶越碎越多,黄三爷的脸上汗如雨下,摆着指决的双手也开始颤抖了起来。

  见庙中的人偶势头已去,院里的神像又笑了起来:“黄老三呀,黄老三。为了一个小小的村子,你至于损坏如此重宝吗?我想这天宝护身炼制起来可不容易吧,想不到你今天倒是舍得。”

  黄三爷听着院里神像的风凉话,气的脸上青筋都跳了出来,猛回身在箱子里一通翻找,最后黄三爷拿出了一面不起眼的铜镜,十分爱惜的摸了摸后,便咬破右手的中指,在上面画起来一些乱七八糟的符咒。

  看着他在铜镜上画来画去,那院中的神像突然轻咦了一声,随着黄三爷越画越快,我只感觉满天的星星都明亮了起来。

  就在黄三爷最后一笔落下,空中突然雷声大作风声乍起,黄三爷探出带血的手指一指天空,说了声“来”后,再看那浩瀚的天际,竟然落下了一道星光,直射小庙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