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一念佛魔

第8章 一念佛魔

  见我吓的嘴巴大张,黄三爷先是一愣,随后蹲下身子摸摸我的脑袋说:“你能听见它说话?”

  我不置可否的点点头。

  黄三爷想了想后,突然笑了:“难怪呀,看来你们俩天生就有缘分,等以后有机会,我把它介绍给你认识。”

  说完,黄三爷也不在石室里多做逗留,抱着我又跳出了古井,踩着奇怪的步子,走出了山神庙。

  我看着他脚下不停缩小的土地,就问他这是什么戏法,我们现在出去又要去哪里呢?

  “这个法术叫缩地成寸。”黄三爷见我问题很多,笑着说道,“我们现在要去找那妖物,它被爷爷逼急了,今晚不灭了它,明日必成祸患。”

  想起先前从二叔公头里钻出的黑影,我问他:“那是什么妖物,我们又要上哪去找呢?”

  黄三爷皱着眉头想了想,“那东西我也不知道是什么,至于上哪找它嘛……听村里人说你们这周边有个小庙,里面没有和尚是吗?我想它应该就在那里。”

  那个小庙我知道,曾经和养母进山挖野菜的时候,我们还路过那里一次,当时我想进去瞧瞧,养母却把我拉住了,吓唬我说里面有吃人的妖怪,怎么也没让我去看看。

  见我表情挺兴奋,黄三爷眼睛一转就问我知不知道小庙在什么地方。那小庙我还真知道在哪,眼见自己终于派上用场了,我连忙显能的告诉了他。

  听我说完,黄三爷将我放在了地上,只见他从背后的箱子里取出了一面罗盘,随后又拿出几枚小旗比划着罗盘算计了起来,不多时,他按照我的描述找准了方位,将小旗一根一根的插在了我们周围。

  我见他这些举动有趣,就问他这是做什么用的,黄三爷看了我一眼并没有解释,而是抬头看看天上的星星,拉着我的手说:“把眼睛闭上,我说睁开的时候,你才能睁开。”

  对于黄三爷的话,我不知为何是很信服的,听他让我闭上眼睛,我就老老实实的闭上了眼睛。

  就在我闭眼的一瞬间,我听黄三爷的嘴里乱七八糟的叨咕了一段话,随后只感觉耳旁生风,脚下发飘,要不是黄三爷的大手紧紧的拉着我,我都感觉自己要摔倒一般。

  这种感觉我一连经历了三次,直到吓出了一头的冷汗后,黄三爷才让我把眼睛睁开,结果我再一看,发现我们已经不在山神庙的附近了,而是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出现在了村外五里地的小庙前。

  见我目瞪口呆看着面前的破庙,黄三爷十分得意的把地上的小旗收了起来,他一边收着,一边笑嘻嘻的问我说:“爷爷厉害吧,想不想和我学这手啊?”

  小孩子的心性,天生就对稀奇古怪的事情好奇,见他肯教我,我点头像小鸡啄米似的说我愿意。但转念想了想,我又摇头说不行,因为我和他学本事,这事必须得我父母同意才行。

  见我小小年纪就能想到父母为先,黄三爷深感宽慰的在我脸上捏了一把:“好孩子,这么小就知道以长辈为先,难得。”

  说着话,黄三爷在箱子里取出了两张黄纸符分别贴在了我和他的胸口,随后又将一件黑色的网衣套在了我的身上,左右瞧瞧觉得满意后,这才拉着我走进了庙中。

  第一次进入这个小庙,扑面而来的就是一股阴寒的气息,盛夏八月,夜里的气温本应闷热,但不知为何,这不大的小庙里却给人一种隆冬挂霜的感觉。

  黄三爷看着庙中阴森森的样子,皱着眉头自言自语:“没听说这地方死过人啊,怎么会有如此大的尸气呢?”

  一边说着,黄三爷领着我在庙中转了几圈,不多时我们来到正殿的佛像前,黄三爷盯着它看了很久,瞧他那样子,就好像面前的佛像是活的一般。

  我看着他眼里凝重的神情,下意识的躲在了他的背后。直到片刻后他摇摇头,才拉着我往正殿后的院里走去,可就在我们刚迈进院里的时候,黄三爷却突然站住了脚步,随后猛地转回头,又目光炯炯的向着那尊佛像的背后看了过去。

  “爷爷,你看什么呢?”

  庙里的佛像并没有什么奇怪的,只是一尊坐佛而已,不过从背后看倒显得身子大了一些。

  黄三爷皱着眉头打量了这尊佛像很久,突然问我:“你看这佛像……有什么特别的感觉吗?”

  佛像我没见过几回,所以谈不上什么感觉。但见他一脸凝重的问我,我也只好认真的看了起来,随着我目不转睛的盯瞧,我突然没来由的感到有些害怕,就好像这佛像下一秒会跳起来将我吃了一样。

  黄三爷见我控制不住的浑身发抖,当下也明白了过来,只见他伸出右手食指在空中比划了一道符,随后向那佛像一指,吐出了一个字:“显!”

  随着黄三爷话音落下,那背对着我们的佛像就好似被看不见的水流冲洗了一般,从头到脚快速的崩裂破碎,不多时就显露出了一副荒芜的外表,而在它的后背上,更是出现了一个同样坐姿的神像。

  原来这佛像,竟然是两面的!

  只见佛像背后的那张脸,长的极其狰狞凶恶,就好像画里的恶鬼,巡海的夜叉一般。

  “一念佛魔!”

  看着突然显现的恶鬼神像,黄三爷也是吓了一跳,脸色一阵变幻后,黄三爷诧异的说道:“怪哉!这里怎么会有罗刹教呢?”

  说着话,黄三爷拉着我脸色急转,就快速向庙外走去。可就在此时,我们进来的庙门却突然自己关上了,紧接着“轰隆隆”的声音响起,再看那尊两面邪佛的神像,竟然缓缓的转了过来!

  看着佛陀转到了后背,恶鬼转到了面前,黄三爷拉着我靠在了庙门上,拱手抱拳说:“不知那位道友在此主持,黄某误入此地,还请出来相见。”

  黄三爷一连说了几遍,庙里始终无人回答,就在我以为根本没人的时候,那面前的恶鬼神像,却突然发出了一声冷哼,随着这声沉沉的闷响,大殿里震起了回音,只见一股绿幽幽的气体,顺着神像的鼻口喷了出来。

  “这是尸气,小心!”黄三爷一边说着,一边翻手取出一粒药丸塞进了我的嘴里。

  “黄老三,你住小王庄,我住长松岭,我没去找你麻烦,你竟敢跑到我的地头生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是你!”看着面前说话的神像,黄三爷深深的皱起了眉头,“想不到你一教邪神,竟然被人囚居于此,难道你做的这些手段,就是想借老貉子临世吗?”

  “住口!”面前的神像听了黄三爷的话顿时暴喝了一声,随后它沉默了良久才冷冷的说道,“你我本无仇怨,把这孩子留下,我放你一人离去。”

  “办不到!”

  就在黄三爷话刚说完,他翻手取出了山神庙的小葫芦,向着面前的恶鬼神像一甩,就射出了一道水线,而这道水线刚出空中没多久,竟凝结成了半月型的冰刃,咔的一声打在神像胸前。

  一时间黄三爷突然出手,打的那恶鬼神像措不及防,眼见它被打的一阵晃动,黄三爷转身一脚将我们身后的庙门踹了开,随后不等我回神,就一把将我丢了出去:“退后,不许过来!”

  就在黄三爷把我丢出去的一瞬间,那石台上的神像也“轰”的一声向后飞去,重重的撞碎殿里的墙壁后,直接停在了小庙的院里,而它先前所在的石台,却在它离开后猛然炸裂分开,只见两口带锁链的青铜大棺材,从石台里面竖着飞了出来

  “咚咚”两声铜棺落地,黄三爷惊得退到了墙边,只见那棺材上的锁链“哗啦啦”自己脱落,随后厚重的棺材板砸在地上,露出了里面的两具尸体。

  那是两个高大的和尚,一身短衣劲装,脖子上挂着青铜骷髅项链,让人最恐惧的是,他们全身都是血红色的,就好像被人剥了皮一样,露出了里面条状的肌肉。

  “血罗汉!”

  看着棺材里的两个大和尚,黄三爷如临大敌:“难怪这庙里没了和尚,原来都被你练了护卫!”

  就在黄三爷话音落下,那院子里的神像发出了一阵骇人的怪笑,随着它的笑声,棺材里的两个大和尚走了出来,也没见他们睁眼,竟是手抓着诺大的铜棺,向着黄三爷砸了过去。

  黄三爷眼见不好,一个飞身躲过了两口重棺,人在空中一翻身,直接握着手里的小葫芦,向着两具血罗汉甩出了几道冰刃。

  被冰刃袭身,两具血罗汉连连倒退,只见他们脖子上的骷髅项链被打断,而那血红色的皮肉上却毫发无伤,只留下了道道白印。

  “你以为与本地山神勾结就能奈何与我吗?哈哈哈……今天也让你尝尝本座的手段!”

  随着院里神像不停的狂笑,殿里两具血罗汉抓起封棺的锁链,就向黄三爷劈打了过去,看着锁链在空中带起的“呼呼”声,吓的我紧闭双眼,是说什么也不敢再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