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阳火烧棺

第5章 阳火烧棺

  一听老头直言不讳的说二叔公成了飞头僵,虽然众人不明白什么是飞头僵,但光听个名字就已经吓的哆嗦了。

  见院里的人没了主意,二奶奶扶着门框走了出来。可怜巴巴的看了一眼二叔公的棺材,叹着气说:“唉,听天命,尽人事吧。”

  二奶奶发了话,顿时有人去把村长请了过来。其实村长早就怀疑人头的事与二叔公有关了,进院后发了一通火气,这才被人引荐着,和老乞丐走进了二奶奶的屋里。

  大家伙进屋坐下后,老乞丐郑重其事的介绍了自己,原来他姓黄,家里排行老三,就让大家管他叫黄三爷。

  本来村长并没有拿老乞丐当盘菜,见他邋哩邋遢破衣啰嗦的样儿,连正眼也没瞧他几眼,但听黄三爷煞有介事的说出了二叔公是飞头僵,又说了一些他晚上的情况后,村长立马转变了态度。

  见众人全都竖着耳朵听着,黄三爷叹了一口气:“这事宜早不宜迟,我估计棺材里的主还没到火候,如果他早成了势,你们村现在恐怕就鸡飞狗跳生死堪忧了。”

  听了黄三爷的话,众人心里一阵担忧,因为昨晚东头马寡妇的事可是明摆着的,谁都担心今晚二叔公的人头会飞到自己家里。

  见众人一脸惊恐,村长就问黄三爷:“三爷,这事您拿主意吧,我们配合就是了。”

  黄三爷溜着茶水想了想,放下杯子说:“咱们这样,先来个欲擒故纵瞧瞧。我现在还有点摸不准,按理说飞头僵可不是自然条件能够形成的,我想问问你们,咱们村子周边有没有什么懂道行的高人啊?”

  村里有没有会法术的人,这一点大家伙心知肚明。我们这片就一个小庙还没有和尚,别说是跳大神的了,就连算命的瞎子都没几个。

  听众人七嘴八舌的乱说一通,黄三爷皱着眉头琢磨了起来:“那就怪了,如果没有懂练尸术的人,那这东西是怎么搞出来的?”

  见他陷入了沉思,大家伙也不敢打扰他,足足等了五六分钟后,黄三爷才回过了神;“不管有没有这个人,他为非作歹就是破了规矩,今晚咱们先来场好戏,迟早我会抓到他!”

  说着话,黄三爷让人取来纸笔,在上面刷刷点点写了几行漂亮的草书递给村长,众人借机一看,只见上面写的全是奇奇怪怪的东西。

  什么白阳旋的老桃木,三叉枝的嫩柳,二十年以上的封坛白酒,庙里倒扣的香炉灰,村里所有女人的头发,还有十八岁大姑娘的月经布……

  看着纸上点名的东西,村长不由的皱起了眉头,前几样大家还能看懂,这后面和女人有关的东西又是什么意思呢?

  见众人一阵迷茫,黄三爷笑着解释了起来,但他只说了这些东西的名堂,却没说具体的用法。

  白阳旋的老桃木,就是十五年以上的桃树,取其向阳长疙瘩的地方。桃木本身就是辟邪之物,而带白阳旋的,更是阳气充足。

  三叉枝的嫩柳,是一年生的小柳树,取其一头三叉的树枝。古人常言柳条打鬼,这东西对邪物可以有奇效的。

  二十年的封坛白酒不用说了,庙里倒扣的香炉灰是有公德念力的,而女人的头发就有讲究了,都说男属阳女属阴,三千发丝阴柔如水,女人的头发对于鬼怪是很有束缚力的,黄三爷想用全村女人的头发织成网,留着抓捕之用。

  而至于十八岁女人的月经布,黄三爷却有些不好意思开口了,只说了句十八的姑娘一枝花,让村长他们找来就是了。

  见黄三爷脸上猥琐尴尬的表情,众人心里一阵唏嘘,有几个女人更是在人群里对着黄三爷指指点点,笑称他是个老流氓,动了花花心思。对于这几个女人小声的俏皮话,黄三爷全当没听见。

  眼见有了主意,众人满心疑惑的分头行动。养父带人进山找桃木柳枝,村长带着几个人去找白酒头发,至于那个难以启齿的月经布,则交给了养母和大娘几个女人去完成。

  不多时院子里的人都散了,只剩下了守灵的人还有二奶奶和我。

  黄三爷打了个哈欠,拉着我的手笑眯眯的问我:“娃娃,爷爷问你,你知道自己是怎么来的吗?”

  当时我也是年纪小,听不懂他问的什么意思,想了想后就老老实实的说我是被抱回来的。

  对于我这个答案黄三爷显然很不满意,笑着摇摇头,就拉着我往外走,说要带我瞧瞧有意思的东西。结果让我没想到的是,他嘴里说的有意思的东西,竟然就是棺材里二叔公的尸体。

  这一来可把我吓坏了,那飞天人头的阴影在我心里很深,所以我连哭带喊的不想去看,对于我的撒泼打滚黄三爷根本就没理会,夹着我到了棺材边后,我偷眼一看,只见棺材里二叔公……竟然又动了!

  就在我们刚刚走到棺材边的时候,二叔公的身体开始剧烈抖动了起来。我看着他抖的把遮脸布都滑了下来,大哭大喊的说我害怕。

  对于我的哭喊黄三爷只是皱了皱眉头,说了句“果然如此”后,就把我放在了肩上,一边拍着我的后背,一边轻声的说:“看来还真是你招的他。”

  对于这句话我可没听懂,黄三爷见我哭的厉害,就哄我说带我出去买糖吃,见我一听“糖”就不闹了,黄三爷连跑带颠的扛着我出了院子。

  黄三爷赖皮赊账,给我弄来了几块糖,我陪他在坟地里转了整整一下午后,养父他们也把东西弄了回来。

  看着我被老乞丐拉着四处乱跑,养母心疼的就想把我拽回了来,但黄三爷没答应,拉着我就去检查起了大家伙弄来的东西,尤其是那块大姑娘的月经布,黄三爷像宝贝似的揣进了怀里。

  抬脸看看时辰,发现日头已经偏西,黄三爷围着棺材古古怪怪的踩出一圈脚印后,就吩咐众人将白酒香炉灰搅拌灌进了棺材里,随后又在棺材板上堆满了老桃木,这就要准备点火烧棺。

  二奶奶一看黄三爷要烧了二叔公,顿时就哭开了,老太太哭的死去活来,说什么也要给二叔公留下一具全尸。

  黄三爷手拿火把有些为难,而村长可没理会这事,拉起二奶奶就将黄三爷手中的火把丢进了棺材里。

  烈火遇见白酒,棺材瞬间就燃烧了起来。大家本以为这一把火会把二叔公连同棺材烧的残灰不剩,却没想到熊熊火焰中二叔公竟然坐了起来,一阵手抛脚蹬后,他脖子上的人头,竟是呼的一声飞了出去!

  “快追!”

  眼见二叔公的人头飞了,黄三爷招呼众人一路疾跑追了过去。可无奈二叔公的人头飞的实在太快,虽然在黑夜里带着火星,却没多久就消失在了众人的视野里。

  众人一路追追赶赶跑进了村外的山地,左右瞧瞧见人头没了踪迹,大家伙顿足捶胸一通泄气。

  看着大家唉声叹气的样子,黄三爷倒没说什么,只见他转头打量了一下四周左右的庄稼地,突然“咦”了一声,拉过二叔公的儿子,问他说:“你爹当初是不是在这片死的?”

  对于黄三爷的问题二叔公的儿子有些发懵,等他惊骇的发现左侧的几亩地正是自家的后,忙点头称是,脸上带出了疑惑和惊恐的表情。

  村长对于黄三爷的问话也感到好奇,于是就走过来问他为什么猜的这么准。

  黄三爷眯缝着眼睛打量打量二叔公家的地,说:“你以为一把火就能灭了飞头僵吗?这只是开始而已。”

  说着话,黄三爷让二叔公的儿子领路,引我们走进了地头。一路穿梭在玉米地里,黄三爷让大家注意脚边,就这样走走停停,走出一亩地后,突然人群里大乱了起来,只听养父那边有人惊声尖叫。

  伴随着他们的叫声,玉米地里飞出了一个黑乎乎的东西,等那东西从众人头顶越过的时候,大家伙才看清,正是二叔公被烧的焦糊的人头。

  一见飞头僵出现了,黄三爷大喊着让众人撒网。这里所谓的网,就是收集村里女人头发织出来的网,小网不大,也就两米见宽,但周围全是一人多高的玉米秆,这小网又怎么能耍的开呢?

  眼见网被挂在了玉米秆上,黄三爷气的大骂,踩着村长的肩膀就跳了起来。也不知道这七八十岁的老头是怎么练的,竟是身在空中一个翻转,随后就像老鹰捕兔般探手向飞头僵抓了过去!

  昏黄的月光下,黄三爷雄鹰展翅跳起了两三米高,就在他的手眼看着要抓在飞头僵脸上的时候,那空中的飞头僵却突然极速后撤,随后呲牙咧嘴的一张口,竟喷出了一股血箭,直射黄三爷面门而去!

  由于距离太近了,黄三爷眼见不好,忙在空中一个燕子翻身,身体后摆的同时,取出怀里的月经布,甩手向血箭抽打了过去。

  就在月经布抽打在血箭上的一瞬间,空中炸起了漫天的血雾,等黄三爷踉跄落地后,再看二叔公的人头,却已然是消失不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