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山神庙老乞丐

第4章 山神庙老乞丐

  看着院里老头的滑稽样,我当时就笑了出来,心说这个就是所谓的高人吗,也太让我失望了。我原以为高人都是小人书里那样的,谁承想竟然是个老叫花子。

  养母见我不懂规矩,狠狠的瞪了我一眼,我吓的吐了吐舌头,也不敢再笑了。

  不过这话说来不只我一个人觉得好笑,院子里所有的人看老头的表情都很怪异,尤其是二奶奶和养父他们,虽然对着老头恭恭敬敬的笑着,但脸上的表情却是哭的。

  也不知道这老头是几天没吃饭了,一只烧鸡吃完后,又把一旁的肘子消灭了一干二净,二奶奶不停的在边上与他唠叨着什么,看样子他好像根本就一句也没听进去。

  众人就这样围观老头吃吃喝喝,问他什么他也不答话,眼见这么下去不是办法,二叔公的儿子就把他手里的吃食抢了下来:“爷们,您先别吃了,这些东西都是您的,不够咱还有,您能不能先看看俺爹呀?”

  老头愣愣的看着二叔公的儿子,脸上满是油渍:“看什么呀?你们大老远把我拉来,不就是为了给我吃的吗?这……这咋还不让吃了呢?”

  说着话,老头伸手就要往回抢。

  眼见这老头没羞没臊,院里的人全泄气了,二奶奶气的狠狠的瞪了她儿子几眼,摇头叹息着走回了屋里。

  大伙一看二奶奶走了,顿时冒火气的议论了起来,有人埋怨养父他们办事不利,说这老头分明就是个乞丐,还把他当高人拽进了家里。还有人说赶紧把他赶走,家里的事够乱了,还让这老乞丐添了一道堵。

  总之大家议论纷纷说什么的都有,最后养父和二叔公的儿子脸上挂不住了,一赌气俩人就架起了老头,向二叔公的棺材走了过去。

  眼见他们哥俩来硬的,老头可吓坏了,大喊大叫在空中不停的捣腾脚,来到棺材边上的时候,更是吓的紧闭双眼,脸上那五官皱巴的都快成包子了。

  看着老头浑身发抖可劲哆嗦的样儿,养父二人也算是无可奈何了,胳膊一松将老头丢在了地方,二叔公的儿子更是在他屁股上踹了一脚,指着门口大骂:“滚犊子!”

  老头被踹的打了个滚,眼见得了空,立马手抛脚蹬的往外跑,路过桌子边的时候,还伸手顺了个猪蹄,瞧他那不知羞耻的样儿,众人气的是目瞪口呆。

  大家伙本以为这个老乞丐跑出去就没事了,可谁承想他跑出去十几米后突然站住不动了,只见他转回身子向院里众人张望了几眼,随后竟是一溜烟的又跑了回来。

  众人一见他回来了,气的鼻子都歪了,以为他又要抢吃的,好几个人就把桌子给护住了。可谁也没想到的是,老头并没有奔着桌子去,而是连跑带颠的到了我近前,随后也不说话,就这么夹着猪蹄直勾勾的盯着我。

  我被他看的发毛,吓的直往养母身后躲,养母也被这老头吓的不轻,伸出两只手护住我,对着老头喊道:“干啥呀你,猪蹄不够还要吃人啊?”

  “我吃什么人啊。”老头说着话,就跟变了个人似的,竟把猪蹄丢在了地上,起身就往养母的身后转,“小娃娃,别怕啊,来,爷爷问你点事。”

  “你有什么问的?去去去,赶紧拿着吃的死回去!”养母见这老头没皮没脸,顿时犯了脾气。

  老头听了这话可不干了,直起腰来打量打量养母,竟是说出了一句让我们所有人都顿感诧异的话。

  “你拦我做什么?这孩子又不是你生的。”

  虽然我从棺材里被抱回来的事情村里人尽皆知,但小王庄可离我们三四十里地呢,这老头怎么就知道我不是亲生的呢?

  见养母被他说的一愣,老头顺手将她推到了一边,随后笑嘻嘻的蹲在我面前,一呲牙说:“小兔崽子,可找着你了,老子在这蹲了六年,原来是你小子把我勾搭了!”

  说着话,老头就像神经病似的哈哈大笑了起来,随后笑着笑着,竟然又咿咿呀呀的哭开了。

  众人被他喜怒无常的性情闹的有些手足无措,养母此时刚反应过来,想着他刚才推了自己一把,顿时撒泼的就把老头推倒在了地上。

  老头本来正抒发感情呢,被养母打断他可有些不愿意了,躺在地上和养母大吵大闹的骂了起来,就在院里人看不下去,要把他扔出去的时候,老头这才急急的一挥手,喊出了一句:“等等!”

  他这一声吼倒是中气十足,震的院子里都起了回音。见大家伙被他喊愣了,老头拍拍身上的土,一脸委屈的说:“干什么呀,你们不是请我来看尸的吗?咱们君子动口别动手啊,我看不就完了吗?”

  老头一边说着,一边爬起来走向了二叔公的棺材。

  愣愣的看着老头的背影,院子里的人全被他搞懵了,一时间脑子短路,根本就跟不上他的节奏。

  只见老头来到二叔公的棺材旁,也没和谁打招呼,伸手就拿起了二叔公的遮脸布。结果这一看,老头顿时皱起了眉头,嘴里小声的嘀咕道:“乖乖,这么严重啊。”

  听老头嘴里的话,院子里的人全都不敢出声了,老头转回身来看向养父,问道:“你是他儿子?”

  养父摇摇头,忙指旁边说这才是他儿子。

  由于先前踹了老头一脚,二叔公的儿子有些忐忑不安,老头倒没和他提这茬,而是一指棺材里的二叔公说:“小子,你爹的脑袋什么时候会飞的?”

  这可真是语不惊人死不休啊,老头这话一出口,院里的人瞬间变了脸色。到了此刻大家也终于知道了,原来这老头是闹的,他还真是个深藏不露的高人!

  想着刚才对待人家的情形,众人纷纷缩起了脖子,刚刚伸手的转身想走,开口的也连连后退,尤其是养母,整个人脸都绿了,眼睛一转,就拉着我向院外跑。

  “回来!”

  老头一看养母要带着我开溜,顿时跳脚喊了起来,伸手指着二叔公儿子的鼻子,气呼呼的说:“我告诉你小子,这娃娃要是走了,你爹这事我可就不管了。”

  “别介。”二叔公的儿子听了这话那哪干啊,一溜小跑就向我和养母冲了过来,到近前也没说话,直接抱起我又返了回去,随后朝老头怀里一丢,陪着笑脸说:“您这回……能看了吧?”

  莫名其妙的到了老头怀里,这一下可把我吓哭了,养母一见二叔公儿子那副孙子像,气的母老虎发作就冲了过来:“你放开我孩子,那是俺家的,不是你的。”

  眼见养母真急了,二叔公的儿子连连向养父打眼色,见养父一脸为难的样子,老头突然笑了:“还来劲了,我知道是你孩子,我又不抢你的。”

  说着话,老头将我放了下来,但可没松手,“我和你们商量个事,这棺材里的主我可以看,但这孩子必须留下来陪我几天,你们也不用给我钱,让我吃饱喝足就行,不过分吧?”

  老头这话说的通情达理,倒让养母不好再闹下去了。

  见养母有些不知所措,老头笑眯眯的又补了一句:“我留这孩子待几天,那可是为了你们好,免得棺材里的人头总去找你们。”

  老头要不说这句话,养母还有心不答应,可他这话说完后,养母却害怕了,因为她想起了昨晚的事,那二叔公的飞天人头可不是开玩笑的。

  就在老头和养母说话的时候,一旁二叔公的儿子却对我瞪起了眼睛,也不知道他想到了什么,竟是面色凶恶的对我说:“我就知道是你这小鬼崽子招的事,你他妈的……”

  不等他说完,老头抬手就给了他一巴掌:“你懂个屁!我和你们说,这孩子可是个宝,要是没他罩着,你们早被咬死了!”

  说着话,老头也不理会被打儍的二叔公儿子,拉着我笑嘻嘻的走进了二奶奶的屋子里。

  院子里闹得欢,二奶奶早就听见了。见老头进屋也没和她说话,只顾着摆弄我看来看去,二奶奶就颤颤巍巍的下了炕,恭恭敬敬的给他倒了一碗水:“老哥呀,你看这事……”

  听见二奶奶的问话,老头接过水碗叹了一口气:“唉,妹子,说实话本来这事我不想管,但如今看见这孩子了,我想不管都不成了。”

  “哦?这是为何呢?”二奶奶抬眼打量了我片刻,根本就看不出我有什么特殊的。

  老头摆摆手,就问她知不知道我的身世,二奶奶想了想,就把我在坟地里睡棺材的事情告诉了他。

  听完之后老头脸色一阵变幻,随后沉默了良久,再然后发神经的拍拍手,猛然间就大叫了起来:“招啊!我就知道没看错!”

  他这一惊一乍的,二奶奶哪受得了啊,捂着胸口一哆嗦,老太太好悬没坐地上。

  可笑这老头根本就没理会惊吓过度的二奶奶,自顾自的走到门口,就以主人的口吻咋呼了起来:“都给我听着,一会到屋里开会,把你们这的村长也给我找来。”

  他说要开会,大家伙还没觉得怎么样,但他一说要找村长,这一下众人可慌了。

  看着院子里交头接耳的众人,老头一眼就瞧明白了:“我说怎么的,难道这事你们还想瞒着吗?那棺材里的东西可是飞头僵,迟早要伤人害命的,到时候出了人命官司,你们谁能玩的起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