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带血的鸡毛

第3章 带血的鸡毛

  二叔公家附近的鸡全死光了,这是怎么回事呢?

  不仅我没听明白,养母也没听明白。

  她回头看了我一眼,就问养父:“是不是闹鸡瘟了,咋死的?”

  “闹什么鸡瘟啊!”

  说着话,养父摇摇头,将她拉到了屋外,虽然他们说话的声音很小,但还是被我听到了。

  只听养父说:“你不知道,那些鸡都是被活活咬死的。好家伙,筷头粗的窟窿,连血的喝光了!”

  “啊?”养母听了这话吓了一跳,“那……那是啥玩样咬的呀,咋这么凶呢?”

  养母问完这话,养父低头不出声了,片刻之后只见他搓搓手,对着养母小声的说:“我觉得玺儿没看错,二叔的尸体一定有问题!你没瞧见,我却看的真真的,早上我给他换遮脸布的时候,你知道我看见了什么吗?”

  “什么呀?”

  “二叔的嘴里……全是带血的鸡毛!”

  养父这话一出口,养母顿时浑身一抖。听养父话里的意思,那些鸡竟然都是被二叔公咬死的!

  见他们两人不再言语,我在屋里也忍不住发起了抖来。想着昨晚烛光中二叔公的那张脸,他分明说了句“我饿”,而这个“饿”,我怎么也没想到会和死鸡有关联。

  见养母吓的不出声了,养父唉声叹气的走进了屋里。养母反应过来后,也急急的跟了进来:“他爹,这事……你跟别人说过没有?”

  “咱自己的二叔说什么呢?”养父不知道养母问这个干什么,就下意识的摇摇头。

  养母看了他一眼,急的一拍大腿,就跑到炕边把我拽了下来:“玺儿,跟妈说,昨晚你看见的都是真的吗?”

  见养母这样问我,养父也向我投来了疑问的目光,我知道此时不能再隐瞒了,于是就和他们详细讲起了昨晚的事情,小孩子的描述力毕竟有限,但我只说了个大概,就已经把他们吓的面无人色了。

  听我讲完后,养父养母互相看看,我看着他们惊慌失措的样子,估计他们也是心里后怕,不过这也难怪,守了一夜邪门的尸体谁不害怕呢?

  养母是个急性子,就想把这件事告诉二奶奶去,但养父却多有顾虑,一把拉住了她,吹胡子瞪眼的不准她往外说。

  虽然养母平日里性格泼辣,但大事上面还是听养父的。见他不让去,养母就和他研究了起来,最后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怎么聊的,竟然下了个决定,说从今以后三口人,谁也不登二叔公家的门了。

  就这样,我们三人在家闷了一天哪也没去。白天有亲属过来喊我们帮忙,养父也推脱身体不舒服给躲了过去,可谁承想到了晚上的时候,该来的终究还是来了!

  因为出了二叔公的事,当天晚上我们睡的很早,直到月上房头的时候,突然村子里大乱了起来。吵吵吧喊的,隐约中听见了一个女人尖叫,随后在一阵狗吠中,我们三人被吵醒了过来。

  不知道村里发生了什么事情,养父披着衣服到屋门口张望了几眼,等发现声音来自二叔公家的方向后,养父吓的连忙锁死了门,上炕就蒙被招呼我们娘俩睡觉。

  养母看着他在被里发抖的样子,有些心里不安,就轻轻的推了他一把:“他爹,要不……咱们还是看一眼去吧?”

  “看什么呀!”听了养母的话,养父没来由的瞪起了眼睛,“要看也只能白天去,睡觉!”

  养父趴在被窝里喝斥了养母一句,他本以为养母会乖乖的躺下,却突然发现养母坐在炕上一动不动了。

  养父心里不爽,就使劲拽了养母一下,等发现她眼里满是惊恐的神色后,养父猛地转回头去,只见在我们屋外的窗户上,正有一张脸,在阴森森的盯着我们!

  借着屋外的月光,这张脸在窗户上形成了一个人头的影像。养父看着这张诡异的脸,吓的起身就跪在了炕上。

  嘴里二叔长二叔短的叨咕个没完没了,也不知道叨咕了多久,只听养母哭出来后,那窗外的人头才缓缓转动,向着院外飞了出去。

  这一下可把我们三口人吓的不轻啊,养父趴在炕上瑟瑟发抖,养母哭出了一身的白毛汗,而我也没好到哪去,猫在被子里早已经吓尿了炕。

  就这样三人胆战心惊的挨到天亮,二叔公的儿子却突然找上了门,见他一脸忧愁的样子,养父给他泡了一壶茶,等他喝了几口水后,突然问养父:“守山,你听说昨晚村里的事了吗?”

  养父当然知道昨晚的事情,但想着窗户上的那张脸,养父有些恐惧没敢言语。

  见养父表情不自然,二叔公的儿子就叹了一口气,随后在兜里取出来一个黑色塑料袋,放在桌上说:“昨晚村里的马寡妇撞鬼了,见到一颗脑袋在天上乱飞!”

  “有这事?”养父到此刻才知道昨晚尖叫的女人是马寡妇,但他不想被二叔公的儿子看出来,便故作惊讶的说了一句,“那……那人怎么样了?”

  “唉,人没事,只不过嘛……”说着话,二叔公的儿子偷偷打量了养父几眼,“那人头追着她一通乱咬,要不是马寡妇家的狗替她顶了命,我估计现在她就是个死人了。”

  听了这话,养父低头默不作声了。见他不言语,二叔公的儿子自顾自的打开了朔料袋:“守山,你跟哥说实话,你昨天是不是看见了这个?”

  二叔公的儿子把朔料袋推到了养父面前,养父抬眼一看,当时吓的变了脸色。只见那黑色朔料袋里,竟然装了一大把带血的鸡毛!

  “哥,你……你知道了?”

  “我哪能不知道呢!”眼见话终于说开了,二叔公的儿子急的一跺脚,“昨天你没来,我估计你肯定看见了。咱哥俩说实话吧,我也吓的不轻,所以昨天我就和俺娘说了,你猜怎么着?”

  “怎么着?”养父此刻也没什么好隐瞒的了,索性探着脑袋问道。

  “昨晚我们全藏东屋里了,就是为了看看俺爹有什么变化,结果没想到,后半夜的时候,他的脑袋自己飞了出去!”

  二叔公的儿子一边惊恐的说着,一边转头看向炕上的我。

  眼见话说到这份上了,养父也明白二叔公的儿子找他是商量事来了。于是摆摆手,让养母去炒几个硬菜,他们两个就借酒壮胆聊了起来。

  席间养父问二叔公的儿子有什么打算,二叔公的儿子唉声叹气,说二奶奶已经病倒了,这事恐怕迟早会捅翻天,村长已经来过了,阴阳怪气的问了家里几句。

  听了这话养父也是摇头苦笑,说这事想瞒是瞒不住了,要真到了伤人的那一天,恐怕就无法和村里交代了。

  二人一番长吁短叹,突然养母从门外走了进来:“我说他爹,前段日子你不是去小王庄卖药了吗?我听说那里的山神庙来了个乞丐,据说有点门道,我看……我看咱们不如去请请他吧。”

  小王庄的山神庙,那可是十里八乡出了名的邪地,几十年来关于它的传言就一直没断过。

  据说文化大革命的时候,曾有一伙红卫兵进庙砸神像,结果众人眼睁睁的看他们进去,却始终也没见他们出来,后来有好事之人进里一看,当时吓的连滚带爬的跑了出来,原来那些进庙的红卫兵,全都像风铃似的被吊死在了树上。

  还有人说小王庄的山神庙就是阴曹地府的驿站,里面住着押解的亡魂和地府的阴差,曾有人路过那里的时候,夜里看见了很多披头散发穿白衣服的人从庙里走了出来,当时这伙人顺着大路走,可没走几步就一个个钻进了地里。

  总之是说来说去,说的一件比一件可怕,到后来山神庙就变成小王庄的禁地了,没人敢再去那里。

  对于这个乞丐养父也曾听说过,据说他在山神庙住了好几年了,疯疯癫癫的,为人喜怒无常。但小王庄的人却都说他有本事,住在山神庙里能够平平安安的,他也算是第一人了。

  当下也算是病急乱投医吧,养父想起这个人就拉着二叔公的儿子风风火火的赶向了小王庄。养母带着我在家等着,我们本以为这个人不一定能来,却没想到天还没黑呢,养父他们就把这个乞丐给请了回来。

  一听高人到了,养母好奇的带着我去二叔公家看热闹。等我们进院子的时候,只见一个破衣啰嗦,油渍麻花的老头坐在院子里。

  二奶奶和养父他们在边上客气的陪着,周围还围了不少的本家人。老头光着大脚丫蹲在条凳上,手里捧着一只烧鸡摇头晃脑的啃着,不时还伸手抠抠脚上的泥,嘴里发出满意的哼哼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