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守灵

第2章 守灵

  “这……这是咋弄的?”

  看着二叔公脖子上的刀痕,养母惊得目瞪口呆。

  二叔公的儿子见我们看清了,冷哼着将遮脸布盖了回去。随后也不知到他想到了什么,他猛转过身来盯住了我,伸手指着我的鼻子瞪眼就破口大骂。

  “你个鬼崽子,小畜生,都是你这丧门星给俺家带来了祸事,要不是你进了家门……”

  二叔公的儿子越骂越难听,吓得我面色委屈的藏在了养母的身后。

  “我说他大哥,你这是什么意思,俺家玺儿招你惹你了,一个孩子把你怎么了!”

  听二叔公的儿子没理由的辱骂我,养母就像个护仔的老母鸡似的站了起来。她双手掐腰与二叔公的儿子大吵大闹,两个人唇枪舌剑,引的院里院外纷纷看起了热闹。

  二奶奶被他们气的顿足捶胸,眼见老太太又哭又喊,二叔公的儿媳妇连忙跑了过来,一把推开二叔公的儿子,陪着笑脸将养母和我拉到了一边。

  “弟妹呀,你大哥这是拉不出来屎赖毛篮子,你别和他一般见识。”

  “啥?我们娘俩成毛篮子?”

  养母此时正在气头上,摆出了一副谁玩跟谁急的架势。

  二叔公的儿媳妇一见说错了话,连忙笑着拍拍嘴:“呦,嫂子说错了,我不是这个意思。”

  要说我大娘这个人,平日里还是不错的。见自家人吵架让外人看了笑话,就拉着我养母说起了好话,片刻之后养母消了火气,两个人就闲聊了几句,说着说着,就说起了老爷子的死因。

  原来今天一早,全家人下地割玉米,也不知道怎么的,二叔公割着割着竟然晕倒了,等全家人跑过去查看的时候,只见二叔公面朝黄土趴在了地上,而那手里的镰刀,更是赶巧不巧的卡进了脖子里。

  这肉乎乎的脖子卡进了刀刃里,那还能有好吗?

  听二叔公死的如此离奇,养母也是一阵唏嘘。不多时养父得信也赶了过来,进院发现人们议论纷纷,就问了一下情况。

  等得知养母与他大哥吵架后,养父作势喝斥了养母几句,随后祭拜了二叔公,就拉着二奶奶的手,与她商量说今天晚上,由我们三口人守二叔公入夜的第一灵。

  按照我们本地的习俗,守第一灵那是很可怕的事情。因为我们这里有个说法,说新死之人魂魄还没有完全离体,是不能被灯光、声音惊吓的,一旦被吓到,魂魄就很可能困在身体里出不去,往小了说会起尸伤人,往大了说可是入不了轮回的。

  因此我们这里不管是谁家守第一灵,当晚都是不能点灯的,完全在一片黑暗的情况下守着棺中死者,要是实在害怕,就只能在远离棺材的地方点上一根普通的白蜡。

  夜里怕我们无聊,二奶奶给我们送来了很多白草纸,让我们一边守灵,一边给二叔公弄点纸钱元宝。

  其实对于我当时的年纪来说,只要有养父养母在身边,就感觉没什么可怕的。见他们两个弄纸钱没空搭理我,我就自己在黑漆漆的院子里玩了起来。

  先堆了一会土,随后又要了两张白纸折成四角飞镖在院子里丢来丢去,玩的高兴了,一不小心飞镖脱手,正打在了二叔公的棺材上。

  这一下可把我吓坏了,我倒不是怕那黑暗处的棺材,而是怕养父责骂我。见他们两个没注意,我就偷偷的跑过去把飞镖捡了起来,可就在我起身的一瞬间,我却被棺中的景象吓呆了。

  只见二叔公蒙着遮脸布躺在棺材里,他那只贴着棺材板的右手,此刻正在不停的抽搐抖动。

  “爹……二叔公他……他动了!”

  我当时再也顾不得什么飞镖了,一路小跑就躲在了养父的背后。

  养父养母正在忙手里的活,听了我的话,顿时惊的站了起来。彼此互相瞧瞧,养父壮着胆子过去看了一眼,等看见二叔公好端端的躺在棺材里后,养父气的转身就骂了起来。

  “小兔崽子,这事也能开玩笑吗?”

  说着话,养父脱下了老布鞋,拉过我就打起了屁股。

  养母见我挨了揍,忙把我拽到一边,见我嘴里嘟嘟囔囔的不服气,养母就笑着拧了拧我的耳朵:“玺儿,妈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不能撒谎骗人,你这孩子也太调皮了。”

  养母拍拍我屁股上的鞋底印,拿个板凳放在了蜡烛边:“老实坐着,哪也不许去。”

  坐在小板凳上,我面色惊恐的看着黑暗里的棺材,我确定自己绝没看错,但因为挨了揍,所以也不敢说了。

  要说火焰,不仅能给人带来光明,更能给人带来安全感。

  我坐在蜡烛边上,不多时就镇静了下来,看着那随风摆动的小火苗,我感觉有些犯困,靠在墙上没多久,竟然迷迷糊糊的睡着了。

  夜里的山风还是挺冷的,也不知道睡了多久我被冻醒了过来,朦胧间我摸到身上披着养父的衣服,我就向着养父养母看了过去。

  只见他们两个也睡着了,正背靠着背坐在白纸堆里。

  我当时也没在意,就想继续睡觉,可就在我刚把眼睛闭上的下一秒,我突然感觉好像有什么人在盯着我,那种感觉毛乎乎的,让人浑身不寒而栗。

  我心里一阵哆嗦,害怕的偷偷睁开眼睛,在漆黑的院子里扫视了一圈后,我突然听见自己的右耳边,好似有什么东西在发出“咯咯咯”的声音。

  那声音就像两块骨头摩擦一般,吓的我浑身僵硬不敢动弹,就这样愣愣的坐了足有半分钟,我才一脸惊恐的转头看去。

  只见在微弱的烛光中,我右侧两米外的黑暗里,缓缓的出现了一张脸,那是二叔公的脸,皱巴巴的脸上布满了殷红的血线。

  “……我饿。”见我看他,二叔公嘴角冒血的动了动。

  “鬼呀!!”

  面对突然出现的二叔公,我惊声尖叫喊了出来。就在我喊声刚刚响起的同时,二叔公脑袋一转,迅速向黑暗里的棺材飘了过去。

  看着他快速消失的方向,我猛然想起了一件事,为什么二叔公是飘着的?

  因为他只有一颗脑袋,下面没有身子!

  发现了这一点还不如没发现呢,我吓的手捂着脸拼命的大喊大叫,根本就不敢去看面前的院子。被我的叫声惊扰,不仅养父养母醒了过来,就连屋里睡觉的人,也纷纷推门跑了出来。

  见我一副惊恐崩溃的样子,养母冲过来将我抱在了怀里,等问明了事情的经过后,养父和二叔公的儿子一番嘀咕,就小心翼翼的向着棺材走了过去。

  二人来到棺材前,彼此对望一眼,养父便掀开了二叔公的遮脸布,等发现二叔公的脑袋好端端的在脖子上后,二叔公的儿子可不干,转回身来就对我大骂了起来。

  养父一见如此,脸上也有些挂不住了,他以为我三番五次是故意戏耍众人,便抄起了老布鞋跑过来要揍我。

  养母看我哭的小样有些心疼,伸手拦着养父把我护在了怀里。就这样吵吵闹闹的惊动了二奶奶后,养母一赌气,就带着我离开了二叔公的家。

  回到自己家养母也是气的不轻,劈哩啪啦的拍了我一顿,就拉着我上炕钻进了被窝里。

  可能夜里守灵真累了,养母没多久就睡着了。我躺在她胳膊上不敢睡,翻着眼睛在屋里四处乱看,直到看见屋外有了光亮,这才迷迷糊糊的睡了过去。

  期间我一直睡的很香甜,直到做了一个可怕的梦。

  在梦里,我梦见自己跑进了一片庄稼地,前不着村后不着店,我一直在庄家地里拼命的跑,大声的喊叫没人回应,抬头能看见的东西,全都是两米高的玉米秆。

  我就这样一直跑啊跑啊,直到看见地边露出了光亮的时候,我突然听见前方有人叫我的名字,那声音让我感觉熟悉,我想都没想就冲了出去。

  冲出玉米地首先映入眼帘的,是一座破旧的荒坟,坟上长满了野草,而一个男人正被埋在坟里。

  他被黄土掩埋了身子,只露出了一个脑袋和两只手,我跑到近前一看,莫名其妙的认出了那是二叔公。

  当时我很好奇,就问他怎么在这里。二叔公说他出不去了,让我救他。于是我就开始拽他的手,想要把他拉出来。但我年纪太小了,根本就没有力气,拽了几下没拽动,我又去拽他的另一只手。

  使出浑身的力气我也没能拽动他分毫,最后我也是来了脾气,就抱住他的脑袋拼命的往外拔,结果这一次非常轻松,我一下子就把二叔公的脑袋拔了下来。

  失去平衡我坐在了地上,看着坟头上没有脑袋的二叔公,我吓的连连大叫,而就在这时,我怀里的人头却狰狞的笑了。

  “呵呵呵……少管闲事!”

  “妈!”一声惊呼我吓的大叫着醒了过来,满头大汗的看向身旁的养母,却发现她早醒多时不知道去了哪里。

  我很害怕,连忙下地穿鞋想去找她,就在我跑到门口的时候,养母拿着簸箕走了进来,见我一身大汗就问我怎么了,我正要和她说那个奇怪的梦,养父却一脸阴沉的从院外走了进来。

  见养父进屋我也没敢说那个梦,看着他脸色十分难看,养母将我抱到炕上,就过去问他出什么事了。只见养父有意无意的瞥了我一眼,随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唉,昨晚……昨晚村里出事了,二叔家附近的鸡……全死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