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不是我做的

第十章 不是我做的

“你说什么?”莫忧语被她那有些阴测测的语气吓了一跳,不由自主的向后退了一步,她这才发现,莫卿卿把她带到了宴会场所的泳池附近,那波光粼粼的水面,倒映着惨白的月色,显得有几分诡异。

“我说,你已经占着林家少奶奶的位置太久了,是不是,应该让出来了?”莫卿卿的手捏紧了身上盖着的薄被,苍白的手上青筋暴起。

莫忧语不可置信的看着她,几乎是脱口而出,“卿卿,当年明明是……”

“你给我闭嘴!”莫卿卿大吼一声打断了她的话,“当年的事情已经过去了那么久,林爷爷也已经去世了,你以为会有人相信你的话吗?我回来,就是为了夺回曾经属于我的一切的!”

话音未落,莫卿卿的手直接一把扯去了身上的薄被,缓缓地推着轮椅靠近了莫忧语。

“你……你想做什么?”莫忧语被莫卿卿那满是阴郁的眼神吓了一跳,面前这个人,还是那个和她一起长大,甜甜的叫着她姐姐的女孩儿吗?

下意识的,莫忧语就想要扭头离开,可莫卿卿却好像已经发现了她的意图一般,猛地扯住了她身上的衣服,嘴上却慌张的大喊了一声,“救命!救救我!”

两个人在莫卿卿的力道下,猛地栽进了那偌大的游泳池,莫忧语死命地挣扎着,却被莫卿卿死死地按在水下,“没错,是我把你推下水,可是除了你,没有人知道,谁会相信一个轮椅上的人会这么做,你说,一会儿林茗川哥哥来了,他会救谁?”

莫忧语突然感觉浑身一个激灵,莫卿卿那美丽的脸,此时此刻看起来就像是食人的恶魔一般恐怖,“不,不要!”

她根本就不会游泳,她不想就这么死在这儿!

莫忧语死死地抓着莫卿卿的手臂,尽可能的维持着艰难的呼吸,但还是不断地有水涌进她的嘴里,让她呼吸变得愈发困难。

水面上那翻腾的水花,很快就引起了其他人的注意,林茗川快速地赶了过来,看到的便是莫家两个姐妹在水里挣扎的模样,而莫忧语还在抓着莫卿卿的手臂,似乎像是在把她拉进水底!

顾不得太多,林茗川便直接跳进了那冰冷的水里,用力地握住了莫卿卿那纤细的手腕,一把将她拉进了怀里,轻轻地拍抚着她的背部,“没事了,没事了。”

莫忧语模糊的眼底,似乎看到那个熟悉的身影,想要伸出手去,却怎么也碰不到他。

莫卿卿眼神掠过一丝暗喜,伸出手死死地抓住了林茗川的胸前的衣服,带着哭腔,“川哥哥,姐姐,快去救救姐姐。”

林茗川看着他怀里那虚弱的女人,眼神冷冽的在已经无力挣扎的莫忧语身上扫过,“不要再演戏了,戏过了,就显得假了。”

林茗川见过的莫忧语,从来都是坚定的,无懈可击的,她是莫家的掌上明珠,每个细节都能够做到完美,此时,她那在水里慌张无助的表现,在林茗川眼底只不过是一场博取他同情的戏码。

她这样虚伪的女人一向擅长演戏,不是吗?

想着,林茗川没有任何留恋的抱着莫卿卿缓缓地向着岸边游了过去,至于他身后那个大声呼喊着他名字的女人,他甚至不曾回头看一眼,她现在的歇斯底里,就当做是她恶毒的把自己身有残疾的妹妹推进水里的惩罚。

莫忧语就这么眼睁睁的看着他消失在自己的视线里,突然,她竟然没了继续再坚持下去的力气,他,一定觉得是她故意把莫卿卿推到了水里吧,他一定觉得她现在的狼狈是罪有应得吧……

眼皮越来越沉重,莫忧语却已经放弃了挣扎,岸上有人似乎看出了不对劲,“林少,林夫人她好像……”

“谁都不用下去救她。”林茗川低着头,手指轻柔的擦拭着莫卿卿身上滴滴答答的水珠,深邃黝黑的眸底只有愤怒和厌恶。

这个女人究竟有多恶毒,三年前把自己妹妹的男朋友抢走,三年后看着已经坐在轮椅上成了半个废人的莫卿卿竟然还能痛下杀手,如果他晚来一步,事情会怎么样,他已经不敢去想象。

“等她演戏演够了,自己会上来的。”

林茗川没有留恋,目光在在场的众人身上淡漠地扫过,却让其他打算出手相助的人面面相觑,一时间,竟然真的没有人敢下水去救人。

人家的家务事,他们这些外人何必去插手?

林茗川满意地看着那一时间寂静下来的画面,推着莫卿卿的轮椅,“你的身体受不了寒,我带你去换衣服。”

莫卿卿眼底闪过一丝阴谋得逞的笑意,却还是怯生生地低下了头,“川哥哥,你还是快点救姐姐吧,我不怪她……”

“放心,她舍不得死。”林茗川没有看莫忧语一眼,手轻轻地在莫卿卿的头上拍了拍,正要离开,却被人群里冲出来的一道身影狠狠地打了一拳。

“你真是个彻头彻尾的混蛋!”

来人的声音,带着些微的颤抖,更多的,却是掩饰不住的愤怒,但,那人似乎并没有与林茗川纠缠的念头,在狠狠地给他一拳后,便直接跳进了水里,将那个已经奄奄一息的女人抱在了怀里。

“你,你来了……林茗川……”莫忧语的声音带着欣慰,呛到口中的水让她忍不住的咳嗽起来,但是她依旧小声地念着那个她几乎是刻在心底的名字。

抱着她的林原心底猛地一痛,却不忍让已经心情几近崩溃的莫忧语再受刺激,只能温柔拍抚着她的背,“我来了,你睡吧,没事了。”

听到这话,一直强撑着的莫忧语这才安心的点了点头,身体一软,直接昏迷了过去。

“林原?”被打得再次落入水中的林茗川目光阴鸷的看向了那抱着莫忧语的男人,心底却是压抑不住的烦闷和暴戾,“什么时候,我的家事可以由你插手了?”

他的语气如刀一般锋利,那是他作为林家继承人与生俱来的气度和霸气,林原却冷冷地睨视他一眼,“你不知道她从小就不会游泳,曾经差点淹死在自家游泳池里?”

说完,他不管林茗川脸上是何表情,大步地带着莫忧语向着会场外走去。

林茗川皱了皱眉,莫忧语不会游泳?他的确不知道,可是,这不代表他可以看着那个女人被其他男人带走。

尤其,林原那赤裸裸不屑的眼神,和莫忧语那安心依靠在他肩膀上的模样,刺得他心里阵阵的不适。

“把她放下,她是我的妻子,再怎么,也轮不到你来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