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她回来了

第七章 她回来了

莫忧语被他手里的东西刺得眼睛一痛,原本没什么血色的脸红了红,“那也是以前,现在我们没有任何关系,请你自重。”

结婚三年没有被丈夫碰过一次,莫忧语也常常怀疑自己究竟是不是根本就没有女人的魅力,但是,她要的,绝对不是这个男人羞辱性的亲近,那只会让她感觉到厌倦和恶心。

林茗川在察觉到她脸上的抵触时脸色一暗,扯起一个邪气的笑容,眼神肆无忌惮的在她没有遮掩着的身体上巡视了一番,那赤裸裸的眼神,让莫忧语不自觉的打了个寒颤。

他到底把她当做什么,泄欲的工具,还是一个可有可无的玩物?

林茗川扫视着她因为羞愤而紧咬的唇,却又有了想要征服这个倔强的女人欲望,但是,他还未来得及出手,放在一旁的电话却响了,男人看了一眼上面的号码,这才神色略微缓和,慵懒的走了出去,“下次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寻死,否则,我一定让你比死还难过。”

莫忧语的身体在他那冷酷的威胁下不自觉地颤抖了一下,低下头,看着自己身上那斑斑的红痕,这,难道就是他说的比死还难过的事情?

不愿再想,莫忧语只能强忍着羞辱站起来,既然林茗川已经打定了主意折磨她,她只能祈祷真正离婚的日子赶快到来,让她尽快离开这个可怕的魔鬼。

从衣柜里草草的拿出一件干净的衣服,莫忧语看了看那大开的卧室门,咬咬牙,还是忍着不适的感觉走过去,她不想再在这个男人面前尊严扫地,但,才刚走到门口,男人那放低了的温柔语气却已经不受控制的钻进她的耳朵,让她原本已经麻木的左心房又是一阵闷闷的痛楚。

什么人能让这个冷酷到了极致,绝情到了极致的男人这么温柔呵护,莫忧语像是受了什么蛊惑,轻轻地走了过去,听着林茗川低低的声音。

“在酒店还好么?放心,我很快就带你回来……她毕竟是你姐姐,我不能让他在我的手里出事……”

林茗川的那明显柔和的声音,却好像是一道惊雷,让莫忧语完全动弹不得,整个人僵在了原地,她曾以为,只要她足够努力足够温柔,就一定能暖化林茗川心底的冰,可是现在,她才明白,对着一个错的人,就算流干血液,也捂不热他心底的坚冰。

林茗川打完电话,却在看到莫忧语那略显呆滞的眼神时猛地眸光锐利了起来,“你在偷听?”

“是她?”莫忧语没有回答他的问题,语气里满是孤注一掷的偏执,她能够接受林茗川为任何人抛弃她,但,唯独那个女人不行……

她的亲生妹妹,莫卿卿。

“怎么,你很不甘心?”林茗川眯起眼睛,欣赏着她脸上的绝望和愤怒,却只感觉到一种报复的快感。

如果不是当时她和爷爷打好关系死活要嫁进林家,抢走林家少奶奶的名号,卿卿怎么会黯然离开华夏国,在人生地不熟的国外流浪了三年?甚至还因为一场车祸而落下了终身残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