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昨晚去哪儿了?

第一章 昨晚去哪儿了?

莫忧语带着满身疲惫推开家里的大门时,第一时间就感觉到了不对劲。

冷……整个房间都被一层看不见摸不着的低气压笼罩着,压抑的足以让人窒息。

莫忧语有些怯懦地抬起头,才看到林茗川正坐在客厅偌大的真皮沙发上,冰冷的眸子漠然地扫向她,那其中的厌恶和鄙夷,几乎是毫不掩饰的。

莫忧语被刺得心里一痛,下意识地想要躲开他如刀子一般的眼神,男人却缓缓地开了口,“昨晚去哪儿了?”

莫忧语原本还有些躲闪的眼睛却在听到这话的瞬间猛地瞪大,他竟然问她去哪儿了?

昨晚在酒店房间那疯狂又迷乱的记忆像是潮水一般涌来,却让莫忧语原本带着些许红润的脸色一下子苍白了下去。

他这是什么意思?

昨天林氏集团成功海外上市,她为林茗川挡酒喝多了几杯,几乎醉的爬不起来时,才被一双有力的臂膀扶起来,然后,便是一夜疯狂和迷乱。

等她醒过来的时候除了身上那难以启齿的疼痛,看到的就只有空无一人的房间,和床单上那一朵娇艳刺眼的血花。

莫忧语满心以为,一定是林茗川被她这段时间的付出打动,愿意结束他们之间长达三年的无性婚姻,可是,现在男人那毫不留情的质问,却让她有了一种天旋地转的感觉。

那个男人……不是……他?

想到昨夜的种种,莫忧语几乎是颤抖着声音,“别闹了,昨天那个局你也在,那人不是你还是谁?”

林茗川看着她那几乎没有血色的嘴唇,却嘲弄地笑了,唇边的弧度明明那么动人心魄,却在莫忧语眼里成了十足的嘲讽,“我记得我告诉过你,不要太自作多情,什么时候你才能改掉这个自以为是的臭毛病?”

他一字一句说的缓慢,就好像一杯细水长流的冰水,慢慢地冷却了莫忧语心里仅存的那点期待,啪的一声,她脚下一个不稳,便狼狈地坐倒在地。

林茗川淡漠地看她一眼,高大的身影停在她咫尺之遥的位置,却疏离的好像是陌生人,莫忧语眼底满是不可思议,“不会的……不会的……你不可能看着别人把我带走的……”

她和林茗川结婚三年,她清楚他不喜欢她,甚至于厌恶她,可她从来想不到,她的丈夫,会放任另外一个她甚至不曾见过的男人玷污了神志不清的她!

林茗川没有说话,看着已经接近于崩溃的莫忧语,眸底甚至没有丝毫怜悯。

莫忧语慌乱的眸子在他面无表情的脸上扫过,却发现了他颈边一抹暧昧的鲜红色,像是抓住了最后一根救命稻草,“是我留下的,对不对,你是在骗我,是不是?”

林茗川的身体几不可见的僵硬了一下,却很快被他掩饰过去,下一刻他便狠狠地捏住了莫忧语纤细的下巴,“你觉得你配在我身上留下这样的痕迹?你真是太瞧得起你自己了,碰你我都嫌脏。”

说完,他的手指厌恶的撇开,甚至,还拿出手帕狠狠地擦拭了几下,莫忧语却好像浑然不觉一样,葱白细嫩的手指死死地抓住男人的裤脚,她一双干净澄澈的眸子里已经没有了平日里的神采,“真的,就那么讨厌我?甚至……甚至……”

甚至不惜让她保留了二十几年的第一次被陌生人夺走?

莫忧语眼底的失望和悲哀竟让林茗川心底涌起了一阵烦躁,就在他急于逃开她这样犀利的目光时,紧锁着的大门却传来了钥匙开门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