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8章 入乡随俗

第8章 入乡随俗

坐了十几个小时的车,直到天快黑了,我才到达目的地。长途汽车站里的电灯幽暗昏黄,我随着旅客下了车,站在地上我做了几个扩胸的动作。

这时过来一个很年轻的女孩,先朝我笑笑,露出一口洁白的牙齿。

“您是市里来的陈秘书吧?”

我点点头说是。

她夸张的拍着微微颤抖的胸脯说:“老天,终于等到你了。你的车都比平常晚了三个小时了,我在车站里问了好几次,人家都快把我当神经病了!”

我说:“可惜我不是司机,要是我,可能提前三个小时到也说不定。”

“那我还不是要急?”女孩子捋了捋额前的刘海,介绍自己说:“我是苏西乡的团委书记,我叫柳红艳。欢迎陈秘书来我们苏西乡指导工作。”

我连忙摆摆手说:“柳书记别客气,你是书记,我就是个秘书,今后还请柳书记多多帮助才好。”

“我们大家都不要客套,好不好?今后共事的时间还长着哪。”

我们找了家小小的饭馆吃了饭,柳红艳就拿着我的行李在前头带路。

一辆拖拉机停在车站的外边,司机看到我们过来,热情地从我手里接过行李扔到车厢里,转身拿出摇把,嗨吃嗨吃地发动了机器。

我站在旁边哑然失笑,拖拉机接我,我原先还以为最差也得来一辆吉普。

柳红艳有点不好意思地说:“乡里条件差,全乡没一台小车。再说,有小车也走不得,路况不大好。这是我们乡技术最好的司机大哥。我们要走夜路,安全重要。”她带头爬上车,伸出柔嫩的小手来拉我。

车厢里铺着一层厚厚的稻草,稻草的香味了和柳红艳身上的香味混在一起,闻起来让人觉得神清气爽。

我们到苏西乡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多了。

拖拉机停在一栋黑黢黢的房子前,刚停稳,过来几个黑影,带头的是个五十来岁的汉子,提着一盏马灯,他把马灯照着自己的脸,笑呵呵地一把抓住我的手说:“欢迎欢迎!”

我不知所错地握着他的手,嘴里嗫嚅着不知说什么。

柳红艳跳下车来一一给我介绍,这个五十来岁的汉子是苏西乡党委书记柳权,后边一个文弱的中年人是乡长郑天民。

刚跟郑天民握完手,一个穿警服的年轻人就站到了我面前,对我敬了个礼,声音洪亮地说:“派出所所长,郑刚!”

我感动起来,他们——我的同志兄弟——一直在等着我的到来,在这个连电灯也没有的地方,他们枯坐一夜,眼睁睁地看时光流转,等待遥远地方的一个陌生人的我。

寒暄了一阵,柳红艳招呼大家进屋。

屋子里灯火通明,点着四盏油灯。

“饿了吧?叫厨房老王准备准备,我们为陈秘书接风洗尘。”柳书记大手一挥,指挥郑刚:“去,要老王把野鸡炖一半,炒一半。奶奶的!那么大的一只野鸡。”柳权比划了一下,我一看,好像这个野鸡有十几斤。“那个野猪肉叫他多放点辣子。另外你到我房里把南山大曲拿来。”

郑刚乐颠颠地去了。

酒菜上齐,柳权书记拉着我在他身边坐下,给我面前的一个大搪瓷缸里倒了满满的一杯南山大曲酒。

我连忙推辞说:“柳书记,我不会喝酒啊。”

柳书记瞪着牛蛋一样的大眼看着我说:“不喝不行!你来我们苏西乡,是看得起我们苏西乡的老百姓。我们苏西人,是没有什么好东西招待你。不过,以后你也是我们苏西人了。我们一家人不说两家话,在苏西,没有不喝酒的男人!”

我只好默不做声,只能入乡随俗。

看着他带头把酒一口喝干,我的脚有点发颤。这杯酒最少也有三两,三两白酒就是一堆火哇。更何况是南山酒。

南山是一种高强度白酒,是我们地方酒厂生产的,一喝就晕头,因此我们都把这酒叫晕头大曲。

柳红艳似乎看出了我的怯弱,她说:“你能喝多少就喝多少,喝不完我帮你。”

郑刚就笑了,他说:“我们的团委书记发话了,有她帮着,你还怕什么?我可是第一次看我们团委书记这样豪爽,好!”他仰头灌下了酒,把空杯朝我晃晃。

我闭上眼睛,闭着鼻孔,端起酒杯,风潇潇兮易水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