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录相诱惑

第6章 录相诱惑

突然被发配,我感觉天都要塌了下来。

不是我不想去搞社教,而是我的爹娘都是年迈的老人了。他们一辈子只生了一个我,如果我远走苏西乡,他们的身边就会缺少我的照顾。我不敢想象万一我爹娘有个头痛脑热的,我这桶远水怎么能救得了近火?

我打电话把事情告诉了小姨,小姨在电话里说:“你先去我家,我还没下班,等我回来再说。”

我拦了一辆出租直奔小姨家去,我小姨是唯一可以全方位理解我的人。

平常我是舍不得坐出租车的,我的工资还不足以让我奢侈。但我现在要奢侈一回了。现在不奢侈,等到了苏西乡,想奢侈也奢侈不起来啊。

关于苏西乡的传说,我早有耳闻。据说在苏西乡,至今还处在差不多的原始状态。人们没有商品意识,也没有攀比的心态。比如农民一年到头喂一头猪,过年的时候宰了就挂在房梁下做风干肉,来人来客了,拿刀割下一块,或炒野芹菜,或炖莲藕,都是美味。

我有小姨家的钥匙。开门进去我就把自己扔在沙发里,小姨家的沙发是我的最爱,这套沙发是我姨父在部队搞来的。我很多时候梦想自己也有这样的一套沙发,可惜我的那点工资连个角也买不起。

小姨回来带来了很多菜,一进门就问我:“钱呢?”

我一头雾水的反问:“什么钱呐?”

“我今天给你的那个纸包啊。”

我说:“我还以为什么东西啊,我扔在抽屉里了。”

“傻瓜,那是吴倩给你的二万块啊!”

我一下子没反应过来,.我说:“什么吴倩二万块啊?”

“你啊,还是个马大哈。快回去拿来,扔在破抽屉里多危险。”

“放心,小姨,我那破办公室啊,下班后连鬼影都找不到一个。”

我懒洋洋地伸了一下腰说:“我饿了,蒋晓月同志。”

“快给我去拿回来,不拿来就没饭吃!”小姨警告我。

我看她的样子一点也不像开玩笑,只好下了楼,顺便在街边买了一包精白沙烟。

回到小姨家,见到吴倩正笑盈盈的坐在那里看电视,小姨在厨房忙来忙去的。

我把钱扔在茶几上,淡淡地说:“你来了。”

吴倩红了一下脸:“你的脾气还真大啊。”

我回了一句:“没脾气的还叫爷们?”

我们有一搭没一搭地斗嘴,小姨在厨房快活地唱着歌。

吃完饭小姨说要出去办事,把我和吴倩留了下来等她回来。

小姨出门前把我叫到卧室里,从柜子里拿出几盘录像带对我说:“没事你就陪着她看录象。”小姨指了指外面的吴倩。

我搂了搂小姨的肩说:“你就不怕我们孤男寡女的在你家搞点什么花样?”

小姨居然红了脸,挣脱我的搂抱说:“我还就怕你不能搞点什么花样呢。牛在草堆下不吃草,就是死牛。”

我嘿嘿地笑,再次搂过小姨来,这次姨没有挣扎,我的手楼在小姨柔软的腰肢上,温柔若水一般漫过来。小姨点了一下我的额头说:“再过几天就要去苏西乡了,那时候就是想也没机会啦,傻瓜。”

小姨把我赶出卧室,又将吴倩叫了进去。

她们在卧室里说了什么我不知道。我看见她们出来的时候小姨是满面春风,而吴倩,却是一脸的娇羞,连看我一眼的勇气也没有。

小姨果真匆匆忙忙出门去了。我和吴倩坐在沙发上无聊地看着电视,偶尔有一搭没一搭的说几句话。

电视剧节目极度无聊,正戏不到三分钟,广告便会铺天盖地而来。而且广告一轰炸,没个十来分钟不罢休。

我不耐烦地拿出小姨给我的录像带,我说:“我们看录象吧。”

我一提看录像,吴倩就红了脸。我很不明白她为什么就红了脸。哪年头录像是奢侈品,想看录像还得买票上录像厅。我小姨家的录像机还是我小姨夫的本事,他们部队有渠道能弄到这些紧俏的东西。我把录像带卡进机里,就进了厨房去倒水。我喝了一大杯,顺手给吴倩倒了一杯,进了客厅。

吴倩一见我回来,赶紧将脸扭到了一边。我看了一眼,发现她满面潮红,呼吸紧张而急促。

我问:“你怎么啦?”

吴倩没敢看我,低声嗔怪着说:“你看你放了什么啊?”

我看了一眼电视,吓得差点将手里的水洒了一地。

按今天的说法,哪就是一本普通的三级片,从港台偷偷摸摸地进来,成了万千家庭梦寐以求的隐秘珍品。我赶紧关了电视,有点不好意思地申辩说:“不是我。”

“还说不是你?”吴倩轻笑了一下:“明明就是你放的还不承认?难道你小姨给你的?”

我当然不能说是我小姨给我的,张着嘴不知说什么好了,呆呆的站了一会后,才说:“我过两天就要走了。”

“我知道。”吴倩点点头说:“晓月都告诉我了。”

“我是被发配的!”我咬牙切齿地说:“我没有得罪人,为什么老天爷不帮我啊!”

吴倩捂着嘴巴笑了:“其实这也是好事啊,你去了就做官了,还是秘书。如果你呆在这里,可能一辈子就是个办事员呢。”

我颓丧地说:“我宁愿做个办事员,也不想去做那个鸟官。”

她没有直接回答我,半天问我一句话:“以后还会回来吗?”

“我怎么能不回来?我不会死在那里的!”我自己安慰着自己说:“这就是个过渡,过完渡了我还会回来的。老子的队伍才开张,一个人,一条枪!”

可是我心里很明白这基本就是句废话,既然他们把我扔到山里去了,谁还会有闲心把我从山里捞出来?

“你呀,一条枪都没有!”吴倩掩着嘴窃笑着。

“是吗?我怎么会没有一条枪呢?”

“不闹了,我告诉你,我要嫁人了!”吴倩显得特沉重,语气忧郁。

“不会是嫁给我吧?”我打趣道。

“不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