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分道扬镳

第4章 分道扬镳

我们没在北京作过多的停留,天一亮吴倩就叫醒了我。

昨夜我没睡好,前半夜是被二万块钱折磨的,闭着眼我在心里盘算这笔钱该怎么花,想了很多花钱的计划,最后都被自己否定了。因为我算了一下,按自己的任何一个计划,这些钱都是远远不够的。

后半夜我被吴倩折磨着。我们俩住一间屋子,眼前的美女秀色可餐。特别是我看到她性感内衣包裹着的惹火身材,我就像一只爬在热锅上的蚂蚁。我暗下过好几次决心,甚至动过霸王硬上弓的念头。但我最终还是没敢有丝毫不轨的举动。我不像让她误以为我是一头饥饿的狼。这种滋味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深有体会。十几年后,我只要一想起在北京的那一夜,我根本就无法抑制自己的激动和狂乱。

我们聊了很久,直到吴倩睡意朦胧,沉沉睡去。

这是一个难得的机会,我麻着胆子靠近她。将她轻轻搂在怀里,亲吻着她光洁的额头。灯光下的她脸色犹如桃花一般的烂漫,显得妩媚动人。她柔弱无骨的安静地躺在我的怀里,隔着薄薄的衣衫,我能感觉到她身体的火热。

我的抚摸让她醒过来。但她没睁开眼,只是轻轻地唔了一声,任由我的手在她的身上游走。

这个信息量太巨大了,我就此以为吴倩默许了我的温存。因此我的手从她耳际开始抚摸,慢慢滑过她的脸颊,最终落在她高耸的胸前。

我的手一接触到她的胸脯,我全身的热血便使劲往一个地方猛流。我能感觉到身体的变化,浑身如同一根烧红的铁棒,刚从熊熊燃烧的火炉中被夹了出来。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动作也粗鲁了许多。我看到吴倩的眉头微微蹙起,似乎在忍受着无限痛苦。但我没有要停下来的意思,一只手固执而顽强地游走在她如花一样的身体上。

吴倩睡眼惺忪,张开一条腿压在我的身上。仿佛受我的感染,她的手也开始在我的身上游走。我们就像一堆燃烧起来的干柴,耳朵里只有柴火烧爆裂的声音。

我从一座山峰越过另一座山峰,吴倩在我的爱抚下发出暧昧而又诱惑声音。她柔软却显然藏着硬块的胸被我抚摸得愈来愈芬芳,她喘出来的呼吸声就像一片广袤的草地上两只交配的虫鸣。我分明感觉到她胸前的葡萄在慢慢地变硬,就像两颗晶莹的珍珠,在我的手心里滚动。我控制不住激动,手滑过山巅,径直探往她平坦的小腹。

吴倩嘤咛一声,我的手就在她的小腹上再也无法前进半步。

我的心里已经被欲火烧得面目全非了。我贴在她的耳边轻声说:“让我好好的爱你,好吗?”

吴倩根本就不回答我的话,只是把我的手固执地搂在胸前……。

我什么时候放弃进攻的,已经模糊了记忆。我依稀记得吴倩一双饱含泪水的双眼在恳求着我,她说,美好的东西要在最美好的时候给自己最爱的人。我是个读书人,我岂能听不懂她的拒绝?

吴倩叫我的时候她已经穿戴整齐了。她施了淡淡的脂粉,更显娇娆妩媚。

我爬起来,顾不得去温存她,七手八脚洗漱完毕,出门就直接就往机场跑。

吴倩买来了机票,我接过一看,目的地竟然是广州。

我有些奇怪,说:“我们去广州做什么?”

吴倩莞尔一笑,略显娇羞:“你都那么急了,我们去广州办些东西,回去结婚吧!”

霎那间我心花怒放,顾不得机场里那么多的人,搂过她来,在她的额头轻轻地吻了一下,手指在她的腰间用了点力,我感觉有缕如玉的温香在我的手指间悄悄的流动。

候机候了大半天,昨夜本来就没睡踏实。此刻有美在旁,我倒心安理得地朦胧睡了一个回笼觉。

登上飞机,我的兴奋感没有半点消退。这可是我人生第一次坐飞机。我的小伙伴们没坐过飞机的十有八九。这是资本,吹牛的资本啊!坐过飞机的人,看没坐过飞机的人脸上会不自觉地流露出鄙视和优越感来。我不能放弃这次心得体会啊!所以,从飞机起飞,一直到飞机翱翔在蓝天白云之上,我的双眼始终没离开过弦窗外飘过的每一朵白云。

兴奋过后,索然无味的感觉随之而来。原来坐飞机是天底下最无聊的事。窗外根本就没有任何风景,除了云还是云。

我醒来的时候飞机已经在跑道上滑行了,吴倩靠着我的肩甜甜的睡着没醒来。她的脸上荡漾着一层少女特有的清纯,我轻轻摇了她一下。附在她耳边说:“到广州啦。”

吴倩睁开眼睛,慵懒地舒张着自己的身体。

下了飞机我们直接住进了民航酒店。我们还是住在一个房间,这次吴倩主动要求与我躺在一张床上,但她有个要求,那就是我可以亲她,也可以摸她,就是不能突破最后的禁区。她的理由很简单:“我们既然已经来广州办结婚东西了,就不要在乎晚那么几天!”

我的理由就是既然已经要结婚了,还在乎新婚之夜的狂喜么?为什么我们就不能早点享受人间最激动的事呢?

然而不管我多么的巧舌如簧,吴倩就是不松口。我是胳膊,她是大腿,我的胳膊是扭不过她的大腿的。我只能软玉温香在怀,却不能丝毫巫山云雨。

我一个血性男儿,以前还没有与女性有过肌肤之亲。突然有如花一般的人儿抱在怀里,更让我抓狂的是她能让我抚摸她,亲她,却不让我踏入花丛中,采摘那朵滴着蜜的花儿。我就像一只狂乱的蜜蜂,在鲜花边上飞舞,却找不到可以落脚的一片花瓣。

睡了一觉醒来,看看时间还是下午的五点多。叫了两杯冷饮,我们坐在宾馆的一隅看着外面尘世的喧嚣。

“我们回去就买套房子吧。”.吴倩说:“结婚没有房子就不算结婚。”

我点点头,心里想,刚赚了一百万,买套房子是太轻松的事了。要知道在当时,我们这座城市的房价还在六七百左右一平方。

90年代初,买房还是个刚兴起来的事,一般是有钱人才玩得起。改革后首先就改了住房,把单位的房子变成自家的房子只要象征性的交一点钱。但这样的待遇也只有领导和老职工才可以享受,像我这样刚进入单位的,福利房于我就是一个梦。

“我们买个大点的房子。”我说:“我把我父母接过来一起住。”

“什么?”吴倩看着我说:“你父母跟我们一起住?”

“不好吗?呵呵,”我笑着说:“以后他们还可以帮我们带带孩子,做做家务,你做生意我上班,多好!”我沉浸在美好的幻想中。

“不可以!”吴倩沉着脸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