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章 两个人开一间房

第2章 两个人开一间房

一到北京,吴倩就带我住进了北京饭店,这是我这一辈子住过的最好的酒店。以前我连住个旅馆都要三思而后行。可是,我们两个人,她却只开了一个房间。我没敢问,心里却暗暗高兴。昨夜在软卧里没动你,今天住进了这么高级的酒店,我要再不做点什么动静出来,还真亏了头上顶着的“男人”两个字。

一进了房吴倩就甩飞了鞋子,光着脚丫在屋里走来走去,直嚷累死了,累死了。

我虚伪地站在屋中间,眼睛看着屋里并排的两张床,小心地问:“我们就开一间房吗?”

“不行吗?”吴倩歪着头看着我笑:“这里需要你的保护啊。”

我定了定神说:“就我们两个,不方便吧?”

“咦!”吴倩吃惊地看着我,小声说:“你是我男朋友呀,有什么不方便的呢?”

我狠狠心说:“我怕我经受不了诱惑。”

我这话说出来后,我只感觉到全身就像被火燎过一样,寸草不生。

吴倩淡定地看了我一眼道:“陈风,我相信你。你是个读书人,不会的。”

我心里想,这可保不准!别说你是老子的女朋友,就算不是女朋友,遇到这么漂亮的美女同处一室,谁个男人不会心猿意马?

我又虚伪地嗯了一声,看着她拿了内衣裤袅袅婷婷去了浴室。

没多久里面就传来哗哗的流水声。

我浑身的血又开始往一处涌。脑海里满是她丰满白皙的身体。我清晰记得在火车上无意识瞥见过她的蕾丝内裤,那一刻我差点就想将她直接扑到在床上了。我想象一个穿着蕾丝内裤的女人是多么的妖娆,我想象摘下一朵花儿的快感与激动。

想得越多,我的身体变化就越大。我害怕自己束缚不住冲动,只好一支接一支的抽烟来麻痹自己。

水声渐歇,我蹦跳的心却没平静下来。吴倩容光焕发从浴室里出来。她凸凹有致的身体裹在浴巾里,裸露的小腿,高耸的胸脯,完美的肩胛,点着蔻丹的脚趾甲,宛如一朵绽开的花,娇媚诱惑。

我第一个反应就是猜想她里面有没有穿衣服。

心动不如行动!我立即张开双臂,将她一拥入怀。

她居然不挣扎!我内心狂喜。

就在我要伸出禄山之爪之际,她突然抬起头,扑闪着一双亮晶晶的眼睛看着我:“你不洗洗?”

这眼神也太他妈纯洁了!我如同一堆熊熊燃烧的大火,兜头被浇了一瓢冷水。

我放开她,冲进浴室打开冷水从头冲下。

冷水浇急火!谁他娘的出的这个馊主意?被这兜头淋下的冰凉冷水一浇,我全身立刻泛起一层鸡皮疙瘩。

急急忙忙打开热水,我又差点叫出声来,滚烫的热水又差点烫去了老子的一层皮。冰火两重天!

我没敢急于出去。我要调整一下心态。尽管我早就心急火燎,可我还是不想自己的粗暴惊散心里美丽的温柔。我自认为做好了一切的思想准备才从浴室出来。我出来的时候,吴倩已经躺进了被窝,只露出一头青丝披散在枕头上。

我没多想,径直走到她床边,伸手把她揽进我怀里。顿时,一种从未感受过的温香软玉,劈面而来。

我的心在砰砰地猛跳,似乎要喉咙里跳出来。

吴倩一声不响,任由我将她抱在怀里。直到我的手从她脖子往下探索的时候,她才嘤咛叫了一声,抓住了我的手。

“不要。”她潮红着脸不敢看我。

记得在一本书上看过,当女人说不要的时候,其实正是她要的思想体现。我得实践一下书本的教育!

我心里有书上的经验,因此我没停下手,霸道地穿过她的手,落在一堆柔软的花骨朵上。

她惊叫一声,快速瞟了我一眼,一张脸霎时涨得通红。

我抚摸着她,流连难返。

她的呼吸急促起来,死死抱住我的手,不让我继续深入。

“陈风,别!”她低声哀求着我,看我不为所动,声音高了一些道:“再胡来我生气了啊!”

我装作没听见,男人在这个时候耳朵里还能听进女人的拒绝,就不会是真男人。

我的呼吸也急促起来,我固执地想要抚摸遍她的身体。

她开始挣扎,猛地一把推开我,双眼盯着我说:“陈风,我还是个处女!”

我愣了一下,脑海里立即跳出来一个念头,她都混了八年社会了,还能是处女?我记得我读大学的时候听说过,所有处女在出大学校门前已经全军覆灭!

尽管她没读过大学,但八年在社会上跌打滚爬,比四年的大学生涯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啊!

我没犹豫,念头也只是一闪而过。我俯身下去,不由分说就吻住了她的唇,她的唇温润但显得有些僵硬,被动地迎接着我的亲吻。其实我也没有经验,不过我读过很多文学名著,书里说接吻是男女间最能表达爱意又最容易操作的事。我得再次实践一下文学著作描写的真伪。

吴倩笨拙着迎合着我,我们的舌头互相交织着,彼此感受对方传过来如电过一样酥麻。她满嘴清香,就像嘴里衔着一朵丁香花儿一样。她的身体变得柔软起来,几乎瘫在我的怀里。我小心翼翼地亲着,抚摸着,直到探到幽深峡谷边的一片茂密的森林。

她浑身颤抖起来,嘤咛出声。

就在我忘乎所以想要更进一步,突然被她夹住了。她楚楚可怜的看着我说:“只许摸一下!”

我嘿嘿地笑,厚颜无耻地说:“好,就一下。”

她紧皱着眉头,似乎无限痛苦,却还是将自己的身体打开了。

我的手掌心里一片温热,似乎流淌着一股细细的温泉。我仿佛听到了花儿开放的声音,闻到了花儿的阵阵幽香。

我们缠绵着,彼此都能感觉到对方猛烈的心跳声。

我做男人的本能被她无休无止的激发了出来。我试着将她压到身下去。手忙脚乱之际,她再次将我推开,抱歉地说:“陈风,我们都忍着,好吗?”

欲火焚身,也只能望梅止渴。我知道再强行下去,吴倩会一脚将我踢下床去。眼前如海棠花一样的女人,她是我的女朋友,今后会是我的老婆。美酒放在最后饮,更能让人迷醉。

我停住欲罢不能的手,信誓旦旦地说:“我抱着你睡。保证不动。”

“鬼相信你。”吴倩咯咯笑起来:“你要真尊重我,就回去你自己的床上。陈风,是你是,永远都是你的。好好休息一下,我们晚上还有更重要的事,好吗?”

我长长叹了口气,意犹未尽却又无可奈何回到另一张床上,扯开被子劈头盖脸躺下。

吴倩叫醒我时,已经是晚上九点。她穿戴齐整,化了淡妆,灯光下更显妩媚。

“秦老板到了,你在房里等我电话通知。”她神情有些紧张。

“我陪你去吧。”我说,欲起身下床。

“没事。没人吃得了我,你放心!”她指着房间保险柜告诉我密码后说:“我电话叫你来就来。”

我使劲地点头,看着她毅然决然的开门出去。她在出门前回过头来深深看了我一眼,哪眼神至今让我无法忘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