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扮猪吃老虎

第3章 扮猪吃老虎

我一个人坐在房间里等吴倩的电话,如坐针毡。

约摸一个小时,电话终于响了,吴倩让我把纸箱带到1307房间去。

我迅速从保险柜取出纸箱,片刻也没停留直接就跑到1307房间门口,伸手摁响了门铃。出来开门的是一个满脸横肉的男人,阴着一双眼睛看我。

我没与他对视,看着吴倩从他背后挤过来,从我手里接过纸箱子,用我们家乡土话轻声说:“你现在是我保镖,明白吗?”说完朝我挤了挤眼。

我立即明白了过来,装逼谁不会呢?我马上收起牵强的微笑,将一张脸沉下来,作深沉状。

我的体形不魁梧,但身上肌肉还是有劲道。如果外行人看我,还真会以为我是练家子出身的。为了更逼真一些,我从口袋里掏出墨镜戴上。

屋里沙发上坐着一个老头——香港来的黄老板。香港人似乎姓黄的特别多,许多年之后我才明白,香港人中潮汕人占了将近一半。而潮汕人,姓黄的多。他五十多岁的样子,几根稀疏的头发有张致地贴在头顶,翘着腿,左手中指戴着一枚金光闪闪的戒指,胸前垂着一块墨绿色的玉。他穿着绸布衣衫,衣炔飘飘,颇有仙风道骨模样。

我心里暗笑,这人与我一样,看来喜欢装逼。

黄老板看着我们无声地笑了一下:“吴小姐啊,你也看过我的钞票了,是不是该让我看看宝贝了哦?”

吴倩似乎有些紧张,她的笑很勉强,似乎是刻意挤出来的,笑得让人心里像紧绷着一根弦。我眼角的余光看到她的腿在微微地颤抖。于是我贴过去,俯身在她耳边悄声说:“有我在,不用怕!”

吴倩显然受到了我的鼓励,她回头朝我莞尔一笑笑,小心翼翼拆开包裹得严严实实的纸箱。

纸箱里又是里三层外三层包着,层层叠叠之后,一块通红的绸布揭开后,露出一尊三足青铜鼎出来。

鼎上铜绿斑斑,其中一只足残缺了,只剩下两只顽强地支撑。顿时,房间里隐隐流动着历史的声音。

黄老板在铜鼎出现后,眼睛一刻也没离开过。他像呵护婴儿一样的双手捧起鼎来,凑到灯下细细的观摩。我看到他的双眼里射出一丝贪婪,鼻尖上开始冒汗。他面色潮红,显得激动无比。他将鼎玩弄了十几分钟后,抬起头示意开门让我进来的保镖出去。

保镖一走,我的警惕性顿起。奶奶的,这个黄老板来历不明,要是人家来个黑吃黑怎么办?我的心急剧地转了几个圈子。我得有个对策。遇到这种情况,最好的办法就是一走了之。于是我对吴倩说:“情况不对,我们得离开。”

黄老板一愣,明白我的意思后哈哈大笑起来,笑毕,问我:“老弟不是职业的吧?”

我知道他在问我是不是职业保镖,我怎么能让他看低我呢?于是我挺起胸膛说:“对不起,鄙人入行五年了!”

“我看不象!”黄老板似笑非笑。

我心里咚咚直跳,第一次扮猪吃老虎,心里还真没底。可是我不能让他看扁我呀,我便很努力地挤出个微笑。笑容牵动我脸上的肌肉,居然有些隐隐作痛,我知道我脸上的肌肉一定很僵硬。这个笑一定比哭还难看。

“老弟放心!我老黄做生意是很讲诚信的。不瞒老弟你,这么大的一笔交易,不找专家来看看,我也不放心啊!”黄老板嘴上说着话,手里却一直抱着鼎没舍得放下,他叹息连连道:“可惜呀,三足鼎变成了两足鼎,实在太可惜了!”

我笑道:“文物这东西,能保存完好无缺的很少。”

黄老板惋惜说:“是啊,要是完美无缺,这东西可是价值连城。”

我小心说:“缺有缺的美,这就叫缺陷美。”

黄老板扫我一眼道:“这不是文艺,有缺陷了就是废品了。”

吴倩的鼻尖上沁出了汗,我靠着她坐了下来,轻轻揽住了她的肩。心里想,既然装逼不成功,老子干脆不装了,堂堂天子脚下,还怕你一个香港农民作奸犯科?

没过多久保镖回来了,后面跟着一个白发白胡子的老头。老头径直走到黄老板身边,半眼也没看我们一眼。他从黄老板手里双手接过鼎去,翘着山羊胡子拿着个放大镜左看右看,他没遗漏任何一点,甚至连鼎上的花纹,他都会伸出长长的指甲去触摸。这样折腾了半个小时,老头才抬起头对黄老板说:“老板,恭喜你!”

黄老板不动声色地问:“真?”

“真。”

我悄悄握着吴倩的手,发现她的手心里因为紧张而冒出来一层细汗了。

黄老板将头转向我们,微微笑道:“吴小姐,我们成交?”

“成交。”吴倩激动地回答。

“好!”黄老板便招手叫了他的保镖过来,示意他将脚边的密码箱交给我们。

接过密码箱,黄老板伸出手要与吴倩握,吴倩将密码箱一边递给我,一边假笑着说:“黄老板,以后我要还有好东西,第一时间就通知你。”

黄老板大笑道:“很好,吴小姐。我就喜欢爽快的人。以后吴小姐有需要我帮忙的,尽管说就是。”

两个人虚情假意地寒暄客套,我这边已经有些急不可耐。我催促着吴倩说:“我们该告辞了。”

我是担心夜长梦多,第一次经历这样的事,说不上惊心动魄,但也足够汗毛倒竖了。

吴倩听话地嗯了一声,与黄老板道别。

一出门,吴倩便低声说:“走,我们换个地方住。”

我惊讶地问:“这么好的地方不住,我们还去哪?”

吴倩抿嘴一笑,伸手在我额头上轻轻戳了一下说:“听话,跟我走。”

我尽管很不舍北京饭店,但也没办法啊!谁叫咱爷们身上没钱呢?本来我想着在北京饭店住一晚,以后回去衡岳市就有吹牛的资本了。没料到吴倩直接将我的资本粉碎了。

我明白吴倩的意思,黄老板也住在北京饭店,我们要再住在一起,万一发生了什么意外,谁也跑不掉。再说,黄老板究竟是个什么样的老板,吴倩与我一样,都是第一次与他见面。吴倩是朋友介绍她来北京找的黄老板做交易,之前,他们从未谋面。

我们才钻进出租车里,就看到黄老板他们一行也匆匆忙忙出来,我们看着他们上了一辆黑色的奔驰轿车,不禁相视一笑。看来黄老板也与我们一样,他们也在防着我们!

从北京饭店离开后,我们找了一家小酒店,一进房间,吴倩就抱住我狠狠的亲了一口。

“发财了!”吴倩放开我,兴奋地打开了密码箱,一箱子的钞票,刚刚一百万!

她拿出两沓钱递到我面前:“给,你的奖金!”

我有点不好意思,什么也没做,迷迷糊糊的就发了这么大的财,我还没做好心理准备啊!两沓就是两万块,以我目前的工资,要赚到两万块估计最少要五年。

“这些都是咱们的了,不过现在我来保管,”吴倩说:“这两万块钱你先拿着,明天去买个大哥大。陈风你记住,做我吴倩的男朋友,一定要有面子。手里不拿一个大哥大,丢的是我的脸!”

我的心里还记着她进门的一吻,并不在乎手里的两万块钱。我暗暗想,你吴倩连人都是我的,还怕这钱不属于我的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