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章 活着的酒吧

第十章 活着的酒吧

苏雯又楞了一下,眨巴眨巴那双大眼睛,似乎是要看清楚我到底是那个下三滥,还是她的司机。

那一刻我心里对她的看法有了些变化,平时的苏雯虽然很漂亮,但现在的她才最迷人,干嘛整天板着个脸一副生人勿近的模样,冷冰冰地搞得自己好像真的镶金了。

她身边那男人皱起了眉头,疑惑地看了我几眼,又转过头去看她。

“苏雯,他是你司机吗?”

苏雯好像回过神来了,竟然点头:“嗯……是我的司机。程……小程,你来了就好,就不用麻烦陆总送我了,快去开车吧。”

她掏出那辆保时捷帕拉梅拉的车钥匙。

我接过钥匙,却没有转身去开车,而是走到苏雯身边,从那个男人的手上把她的手臂抢过来,一边笑着说:“陆总,谢谢您了,您就放心地把苏总交给我吧,我会安全地把他送到家,再见。”

说完,我礼貌地朝他一点头,扶着苏雯的手臂朝前面走去。

那男人没有说话,也没有追上来,我能想象他在背后的脸色肯定不好看,不论是对苏雯的拒绝,还是对我的不识时务。

一开始苏雯还乖乖地跟我走,但几步之后,她的手臂就挣扎着想脱离我,还一边低声叱喝:

“放开我。”

“苏总,您喝醉了,得当心走路啊,还是小的给您扶好了,您慢点。”

我学着电影里的腔调,没有放开她的手,反倒加重了几分力气。

“放开我,听到没有……”

“苏总,其实你喝醉之后,比平时还要好看,迷人极了。”

“你……”

“苏总用的什么香水?淡淡的,很好闻啊,能不能让我靠近一点再多闻一些?”

“你敢!”

其实,她身上有个屁的香味,就算之前擦了香水,也被那股浓郁的酒味给掩盖了。

不过是我趁机调戏她几句,想看到她很不爽却又无可奈何的模样,让我开心开心而已。

我抬头往停车场里扫了几眼,看到了那辆洁白得既豪华又高贵的帕拉梅拉。

一直走到车子旁边,拉开副驾驶座的门,苏雯确定挡住那男人的视线之后,才用力挣脱我的手,摇晃地扶着车门,带着醉意狠狠瞪了我一眼。

我按着她的头把她按到车里,关上车门,绕过去坐进驾驶室,看到她没系安全带之后,便俯身过去拉下安全带。

她身体很僵硬,显然很紧张,醉酒后的迷离眼神伴着急促的呼吸,让我刹那间竟然有些冲动。

但我只是狠狠刮了一眼近在咫尺的高耸胸口,然后扣好安全带回身发动汽车,她这才放松下来。

一边往马路上开,我一边念叨:“好人做到底,送佛送到西,苏总,请问您的闺房在哪里?”

她没有回答,而是反问道:“为什么帮我?”

我楞了一下,回过神来说:“不想让好白菜被猪拱了。”

她也楞了一下,然后紧闭起嘴巴忍着不笑出声。

“谢谢。”

“呵呵,我还没说完,你不用这么快就感谢我,我只是想自己拱而已。”

苏雯迷离的醉眼瞥了我一下,嘴角翘起一丝不屑的冷笑,说:“你找个停车场把我的车放好就行了,然后我自己打车回去,不用你送。”

“好吧,就按苏总的吩咐。”

我还嫌送她回去太麻烦,才懒得自讨没趣。

摸索了一会才打开车上的导航,找到附近可以放过夜的停车场,然后朝目标开去。

车里很安静,片刻后我发现苏雯那双秀眉皱得紧紧的,还把头甩过这边,又很快甩过那边,显得很难受的样子。

有些酒能让人喝醉之后倒头就睡,有些酒却能让人天旋地转头昏脑涨,却总是睡不着,显然苏雯的状况属于后者。

我无奈地摇头,把车掉了个方向,朝方唐的酒吧开去。

她现在这种情况,最好是喝点解酒的东西,否则她自己回不到家,就算回到家也会难受很久。

也不知刚才那个俊杰哥是什么人,高冷到近乎目中无人的苏雯,竟然跟他和那几个人喝到这种程度。

其实,就她现在的状态,我把车开到荒山野岭上面,再强行撕烂她的衣服,她根本就逃不掉我的魔爪。只是我做不出这种事,也可以说没那份不怕死的勇气而已。

夜里十点多,酒吧才开始热闹的时候,方唐那间小酒吧像往常一样冷冷清清,只有偶尔出入的一些帅哥美女证明那家酒吧还勉强活着。

我把耀眼的帕拉梅拉停在酒吧外,下车看到人行道上两个漂亮的小妞脚步放的很慢,不约而同地瞄着我。

我装作腼腆地笑了笑,指着那间破落小酒吧,说:“两位美女,进去喝两杯呗。”

那两个小妞同时愣了愣,很快又同时应道:“好啊。”

见她们有些扭捏地走到我身旁又停下脚步,似乎在等我,我急忙摆摆手:“进去吧,不要害羞。”

然后她们很听话地走进了酒吧。

除了带朋友来之外,我在方唐这间小酒吧喝酒,从来就没有付过账,不是我不想付,而是他不收,这也是酒吧频临倒闭的原因之一。

幸好我每次发工资之后,总会请一帮算不上朋友的朋友来这酒吧喝酒,算是照顾方唐的生意,生怕酒吧真的倒闭了。

除此之外,店里生意很冷清的时候,方唐就会踢我的屁股,让我到门外拉客,我一脸不情愿的时候他就会说:快倒闭了,到时候你就喝尿吧。

拉客多年,从来没有像今天这么顺过。

那两个小妞进门之后,我才打开副驾驶室的门。

“傻逼,酒量不行还喝那么多。”

我低声骂了一句,这才推了推仍在摇头晃脑的苏雯。

她费力地睁开眼睛,迷茫地四处看了看:“到家了吗?”

“嗯,到我家了,今晚你就跟我睡吧。”

“啊?”

“别啊了,下来吧,我让朋友弄点解酒的东西给你喝,要不然你今晚就得趟马路上等人捡尸。”

“什么?”

“捡尸懂不懂?就是把烂醉如泥的女人从街上抗走,扒光了搞几顿再拍点照片传上网什么的。”

“你……”

“别你了,赶紧下来。”我有些不耐烦。

苏雯气喘吁吁地看着我,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酒精上头了呼吸急促。

她最终还是下了车,躲开我伸过去扶她的手之后,脚步摇晃地跟着我走进小酒吧。

酒吧就两个员工,一个兼职的厨子,负责在厨房烧烤,再炒些米粉面食弄点果盘小吃之类的,还有一个是个学校里出来兼职的酒保,正给刚才进来的那两个小妞点单,方唐坐在吧台外的高凳上抽烟,连带那两个小妞一共才四桌客人,暂时没机会展示他风骚的调酒技术,还有那时而低沉时而刺耳的歌喉。

看到我和苏雯进来,方唐拿下嘴角的香烟,微微眯着眼仔细打量苏雯。

“唐,帮我弄一杯解酒的吧,这妞喝咩了,摇头晃脑那种。”

“哦。”他又把香烟塞进嘴角,一边起身往吧台里走,一边含糊地问:“女朋友还是炮友?”

“我跟你说的那个镶金的女人,苏雯,准备成炮友了。”

说完,我转过头去看苏雯,见她脸色铁青,醉酒可不会是这样。

方唐走进吧台,叼着香烟冲苏雯笑了笑,说:“苏总你好,不好意思哈,误会了,因为程东以前带来的女人基本都是炮友,所以……”

我打断他,指了指靠窗的一个位置,对苏雯说:“去那坐着,要不要吃点什么东西?”

苏雯压根就没搭理我,反而对方唐笑了笑,淡淡地说声“谢谢”,然后扶着头摇晃走过去坐下。

我无所谓,拿过方唐放在吧台上的香烟点燃,朝刚才被我骗进来那两个小妞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