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兼职司机

第九章 兼职司机

本来遇到黄仁东的老婆大闹一场时,帮了黄仁东一把之后,我就觉得这个单子基本就成了。

但没想到,他竟然拆穿了我的骗局,让我一下子坠入冰窟,几乎是没希望了,黄仁东不是什么善男信女。

所以,我也干脆摊开来问,彻底死心了也好。

听到我的问题,黄仁东没有急着回答,而是把烟屁股掐灭在烟灰缸里,按了一下茶具上的进水开关,这才转过头来问道:“做成这个单子之后,你能拿多少提成?要给你找的那个女人多少钱?”

“提成一万五左右,那个女人陪吃饭加过夜要一万。”

“也就是说,最后你只能拿五千?你就不怕我吃进嘴不认账?让你白白亏了那一万?”

“怕,但我没其他办法,只能赌一把。”我没有说会留一手,如果他不认账的话,就抓着他的把柄威胁他。

“哈,哈哈哈……”黄仁东突然莫名其妙地笑了起来。

“程东啊程东,做业务给客户送礼套关系的人很多,但没见过你这么不计成本的,拿一万去赌五千,看起来很愚蠢。但是从另一个方面来说,如果成了的话,就能和我交上朋友,以我的社交和工作关系,认识的有钱人不少,自然会给你介绍点生意,这一万块怎么看都值得投,你这业务做得很精明啊。”

我楞了一下,他说的这些压根就没想过,只想着做成这个单子,搞一回苏雯就走,压根就没想过要继续干这行。

但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只故作无奈地笑了笑,把手中的烟头掐灭。

黄仁东侧着身子看了我片刻,突然说:“你这两天做合同吧,就用李明月那个方案,她之前已经和我谈好了方案,合同弄好了就拿过来让我签,这个单子就算便宜你小子了。”

我简直不相信自己的耳朵,愣了一下:“你说把单子给我?”

“你不想做?”

“做,多谢黄总了。”

幸福来得猝不及防,前一刻我还以为不是善男信女的黄仁东会恼怒我骗他,没想到一转眼,他竟然把单子给我了。

高兴得我连连道谢,一边抢着帮他洗茶具,说不献殷勤那是假的,得了好处还要故作清高那是伪君子,这年头,不用低头哈腰像条狗一样去挣钱,就已经很好了。

陪黄仁东喝了几泡茶,就到下班时间了,我出于业务礼貌,提了一句:“黄总,今晚赏脸吃个饭吧,就当给你道个谢。”

“行,今晚我也不想回家吃饭,临时也约不到别人,你就当陪我吧。不过,那个女人就不用叫来了,我不缺这种女人。”

我惭愧地笑了笑,然后拿出手机找个好点的酒店订桌。

之后我还不忘给舒可发一条短信,意思是说那单生意取消了,表达了一下歉意,说改天再请她喝酒道歉。

然后,舒可没有回信息,大概是没什么然后了。

我大概知道黄仁东是什么样的人了,要是他瞧不上眼的人,理都懒得理,但对于入得他眼的人,他压根就没什么架子。

现实中的有钱人,大部分都是有一定修养和品格的,否则也难以积累足够成功的人脉。至于电视和小说里那种目中无人嚣张狂妄的成功人士,有,但现实中这类人真正成功的却很少。

我订酒店时问过黄仁东的意见,按他的意思定了一家很高档的酒店,是黄仁东经常来的地方,幸好他没有叫上别人,就我们两个人,他就点了三个菜,而且没有喝酒,怕酒后开车不安全。

席间,我们没有聊别墅装修的事,更没有聊李明月或者他的家庭,他对我好像很感兴趣,不停地问我的从前和现在。

有些人,有过刻骨铭心却又失败的爱情之后,总会觉得从前很沧桑,我也不例外,但我从不轻易对别人说起那段傻逼一样的沧桑生活,对黄仁东也不例外。

我只告诉他一些工作经历,说完了经历和现在,到了尽头没话可说之后,只好把话题又说回起点,比如家乡,比如念书时的宏大志向。

黄仁东不是一个合格的听众,他只是想了解我而已,少到几乎没有的感慨和共鸣。

很多老练的成功人士就这样,一心想要对别人知根知底,才会放心地和对方来往。他们因为有钱所以怕,我只不过是一条光脚的什么都没有,也没什么可怕的。

也基本能理解黄仁东对我的好奇,他约莫是看上我的业务能力,也可以说是手段吧。

直到夜里十点多,我和他才离开酒店,把他送到停车场,直到他开车离开之后,我一个人站在酒店门前的停车场,拿出香烟点燃,抬头看着上海永远也看不到星星的夜空。

这几天的憋屈,随着黄仁东的口头承诺和一顿饭而基本消散了,我却突然有些失落,有些茫然。

和苏雯的一个赌局,让我为了目标燃起了斗志,不屈不挠想方设法地达成目标。

但是,现在单子基本上到手了,我该何去何从?

是留在苏雯的公司,还是跟黄仁东谈一谈到他公司上班?亦或是放弃这两份工作机会,再重新找?

赢了苏雯,把她扒光了让她跪在床上不论是否迎合都狠狠地蹂躏她,然后呢?

或许,她只会狠狠地记恨我,那种从心里面恨之入骨,恨出三生三世的那种,只会更加认为我肮脏恶心,想方设法诅咒我被天打雷劈或者阳痿早泄。

至于她是否会想念我让她要生要死的床上手段,就不得而知了。

对于我来说,最终得到的也只有跟方唐吹牛的资本,而且吹得更响亮更自信满满而已。

我化不开心里的失落和迷茫,狠狠抽了几口烟,转身想要离开酒店。

这时,酒店门口走出来几个人,男的大热天全都穿着西装,人模狗样;女的要么长裙飘然要么长腿刺眼,怎么看都是让人难以把持的类型。

只是瞄了一眼,我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苏雯。

刚才正想着怎么弄她,现在她就出现在眼前了。

她没有穿那套有着独特诱惑的职业套装,换上了一件白色的蕾丝长袖上衣,配一条红色的百褶半身裙,显得艳丽而不脂俗,也更有女人味。

她走路有些摇晃,显然喝醉了,但还尽量保持着矜持的淑女形象,旁边一个长相帅气穿着整齐的年轻男人,正扶着她的手臂,小心翼翼地显得呵护备至。

我忍不住冷笑,白天像是冰清玉洁的女神,晚上还不是出来跟男人吃饭喝酒?然后喝醉了就躺到男人的床上去了。

那群人在门口站着聊了片刻,然后在相互道别中分散开来,走向不同的车辆,最后剩下苏雯和那个男人,一起朝我这个方向走来。

那年轻男人的看起来彬彬有礼,而且对苏雯呵护有加,但途中摇摇晃晃的苏雯却推开那男人的手,然后走路飘忽得厉害,那男人又急忙上去扶住他的手。

渐渐走近的时候,我听到了他们的对话。

“苏雯,都说你醉成这样了不能开车,我送你回去吧。”

“不用麻烦陆总,我也不开车了,就是到车上拿个东西,然后我自己打车回去就行了,陆总你先回去吧,今晚实在是不好意思,我不胜酒力……”

“没事没事,我不放心你自己回去,还是我送你吧。”

“真的不用。”

苏雯再次推开那男人的手,脸上露出一丝不耐烦。

看得出那男的对苏雯有意思,但还是止于谦谦君子的行为,而且这男的长得高大帅气,穿戴举止得体,肯定不是我这种穷屌丝,加上苏雯叫他陆总,显然是个年轻有为的俊杰哥。

苏雯很明显在拒绝他,哪怕醉成这样,也不愿意让他送回家。

看到这,我忽然冒出想帮苏雯解围的念头,或许是心情稍微好一些,也或许是因为我对那种年轻有为的帅气男人有种莫名其妙的反感,不想让苏雯被那种人模狗样的俊杰哥给啃了。

当他们离我只有几米远的时候,我心里暗骂一句苏雯这傻逼女人,然后扔掉烟头朝他们走去。

挡在苏雯身前,我笑着对她说:“苏总,小李说你今晚有饭局,可能会喝酒,所以让我来接你,不好意思来晚了,你没事吧?”

她楞了一下,用力地睁了睁醉意朦胧的漂亮眼睛,像是在努力回想着什么。

倒是她身边那个男的不悦地问:“你是哪位?”

“苏总的同事,在她工作需要的时候,也兼职她的司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