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七章 我只是个过客

第七章 我只是个过客

我在方唐的小酒吧里呆了一下午,没有回公司,反正他们知道我出来找黄仁东了。

再说了,不论是苏雯还是公司其他人,都只是把我当做一个过客而已。

夜幕降临的时候,酒吧里来了三个化着网红妆傻傻分不清的女孩,就是方唐所说的出来卖的,白天偶尔去拍些淘宝图片,就成了所谓的嫩模,晚上经常在酒吧里边聊天边等电话,还在酒吧里留过小卡片。

没等她们点单,我和方唐就拿着几瓶啤酒和两碟小吃走过去坐下,仔细端详那三个女孩的相貌。

其中一个胸最大的女孩莞尔一笑:“怎么?唐哥想帮衬我们的生意呀?”

“不是我,是他。”方唐指了指我。

我接过话:“请问三位小姐姐,包夜是什么价格?”

那胸最大的面色不变地说:“我七千,她们俩都是六千。”

我心里直骂草尼玛,这三个还是一点名气都没有的,要是那种在网上稍微出名一点的,还不得几万才行?

但也只是心里骂娘而已,表面上仍然要装作若无其事地说:“三位小姐姐,我这边有一单生意需要你们其中一人帮忙,陪个客户吃顿饭,再陪他一晚上,就按你们说的价格,但是得假装是正经的上班族,也就是要演戏,还有,你们可不可以重新画个淡妆让我看看?”

三个女人几乎同时微微蹙眉,像看傻子一样看我。

那大胸的一脸不悦地说:“你让我们化淡妆,什么意思?懂不懂规矩?知不知道吃饭和角色扮演得另外加钱?”

我心里再次骂娘,就这素质还七千块,但只能装作无辜地说:“抱歉,让你们化妆只是想挑个合适的人选而已,没别的意思。至于加钱,再加两千,可以吗?”

三个女人看了看我,然后开始交头接耳低声讨论。

片刻后,她们同意了,并且当场就开始卸妆。

其中一个最沉默的六千块女孩,让我眼前一亮,卸了妆模样还不错,画上眉毛和淡淡的口红之后,竟然还挺清秀水灵,笑容也挺甜美迷人的,虽然气质没有李明月那么婉约娴静,却比李明月高冷,五官也比李明月好看一些。

这女孩不像那个大胸的那么没素质,关键她是三流艺术学校出来的,有一些表演功底。

我选了这个叫舒可的女孩,跟她详细地说了我的计划,尤其明确几个重点,还告诉她,我只能先付她四千块,因为我没钱,得等到我拿到提成之后,才能给她剩下的四千。

结果,舒可一口拒绝了,话也不多,只说钱要一次性付清。

我也只能放低姿态去求这个六千块女孩,把我遇到的困难添油加醋讲了一遍又一遍。

一旁的方唐无奈地瞥了我一眼,然后说他给我担保,保证不跑单。

他知道我现在根本拿不出四千块,还得跟他借,幸好他这个频临倒闭的酒吧每天晚上也有一两千的营收。

但,不管是方唐的担保,还是我的喋喋不休,舒可始终冷着脸不答应。

我差点放弃了这个计划,但在尝试着把价格抬到了一万,先给五千,拿到提成再给五千之后,她淡淡地说“好”。

我心里又一次骂娘,打算先看看这个舒可是否能胜任再说,于是便一边陪她们喝酒,一边教她到时如何谈吐,如何跟黄仁东相处,专业知识也懒得跟她说,而且也没那么重要。

让我越来越有希望的是,她本身素质就不低,谈吐还算得体,也没见她像大胸女一样骂过脏话,演一个良家上班族,竟然还演得挺像。

舒可的表现让我下定决心,再豪赌一把。

如果输了,我会血本无归,得借一万块来给这个舒可。如果赢了,去掉一万成本,我除了得到五千块提成之外,还能得到金钱难以衡量的一些东西。

第二天一早上班的路上,我用道尔公司的名片模板,给舒可做了一盒名片,电话号码是她的,名字也是她的,我也不去研究这个名字是艺名还是真名,反正除了和牙膏及动画片人物同音之外,也挺好听的。

来到公司,李明月还是没有过问那个单子的情况,只是友好的和我打过招呼,便皱着眉头对电脑自言自语,像是在埋怨什么。

“怎么了?”我问她。

她一脸苦恼:“昨天开会的时候,苏总说公司在国内用了两年时间来稳固基础,现在是要大力推广的时候了,她要我们每人做一份品牌策划书,说是征求全体员工对未来发展的建议,做得好的有奖励,甚至还会破格提拔。可我根本就没有做过什么策划书,哪懂这东西啊。”

我恍然笑了笑:“这东西还不简单,往死里吹牛逼就行了。”

说完,我才后知后觉,李明月能参加的会议,我却一点都不知道,对全体员工征求意见,唯独没有征求我,对苏雯来说,我只是个下三滥的过客而已。

虽然早有自知之明,但我还是很失落,被人无视的感觉很不好受。

李明月却没有看出我的失落,仍凑过来一脸希冀地说:“程东,真的很简单吗?可不可以教我怎么写?”

本想拒绝的,但是看到她恳求的眼神,想到这公司里也就只有她会主动跟我打招呼,主动跟我说说话,于是就心软了。

我稍微整理了一下思路,说:“品牌企划这东西我没做过,但是看过别人的,无非就是如何鼓吹品牌和产品的定位及价值。

“道尔公司是个国外品牌,可以拿两三个有优势的点来吹,很多人都觉得国外的东西可靠性和安全性都比较高,那就拿这两点来吹吧,产品可靠性代表着质量和使用期限较长,安全性则可以大做文章,现在国内老年人越来越多,开放二胎之后小孩越来越多,人们居家更讲究安全性,比如一个老人在家里摔倒了会给其他人发警报甚至报警之类的……

“如果道尔的先期思路是以房地产开发商合作为主的话,在个个都吹智慧社区的情况下,道尔可以吹得更具体一点,比如联动管理之类的,当然系统得主要往这方面去开发……”

我把这几天刻苦钻研得出的一些看法,由粗到细都一一告诉李明月,她听得很认真,还飞快地在纸上做简单的概述。

完了之后,我对李明月说:“小李,帮我一件事好吗?如果黄仁东打电话找你的话,你就告诉他,你已经辞职回老家了,可以吗?”

李明月楞了一下:“为什么?”

“以后再告诉你。”

“好吧。”

我感激地对她笑笑,然后走到楼梯间拿出手机,给黄仁东发了一条彩信,放上舒可的淡妆生活照。

内文字容大概意思是:李明月已经辞职回老家了,公司来了一位漂亮的新员工,就是照片上那位,并让新员工接替李明月的工作,包括他那栋别墅的单子,而我只是帮助她熟悉客户而已,黄总有空的时候,我带她过去见个面。

我的计划很简单,既然黄仁东想趁机睡一个良家,那就给他找一个,同时又骗他说李明月回老家了,让他断了对李明月的念想,把注意力转移到舒可身上来。

只要他睡了舒可,这个单子几乎就成了,哪怕他拔卵不认账,我也会留一手,大不了拿这事来威胁他。

但,彩信发出去后,我左等右等,他却没有回信息。

我又忍不住打电话给他,他还是没有接电话。

我烦躁不安,只能安慰自己地觉得黄仁东没看到那条彩信。

在公司里越来越焦虑地渡过了大半天,直到下午,我再次来到楼梯间抽烟的时候,黄仁东才终于回了信息,说:没必要和你的新同事见面了,你以后也不要再来找我了,就这样吧。

看着寥寥数语的短信,我脑子一阵发懵,难道他看不上舒可?

很快,一股浓浓的失败感涌上心头,让我忍不住暴躁地踹了几脚墙壁。

哪怕是厚着脸皮忍着冷嘲热讽天天去找他,哪怕千方百计地花钱找个漂亮女人给他,他仍是把我拒之千里。

我输了,输给了苏雯,只能照她所说的有多远滚多远,可以想象我黯然地离开时,她会毫不掩饰嘴角的讥笑。

但是,黄仁东为什么偏偏执着于李明月,而对比李明月还漂亮几分的舒可毫无兴趣?

我狠狠揪了几下头发,忍不住站起身大步朝电梯间走去。

不行,我要去找黄仁东问个明白。

我不甘心这些天受到的冷嘲热讽,不甘心自己的努力就这么白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