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章 恶妇

第八章 恶妇

在黄仁东的公司门口,我不顾前台接待的阻拦,直接闯进了他们公司。

现在的我不怕得罪黄仁东,甚至想打他一顿,反正对他那栋别墅已经没有希望了。

走到一个宽敞的办公区,我看到了令我意外的一幕。

一个略显肥胖相貌丑陋的中年女人,声色俱厉地指着眉头紧皱的黄仁东,偌大的办公区里的人全都在看热闹。

“黄仁东,你这个狼心狗肺的东西,要不是老娘年轻的时候给你吃给你穿,给你资金开公司,还靠着我和我爸的关系,在医院里帮你拉单子,帮你到处讨好别人让你有生意做,你能有今天?现在你生意做大了,有钱了,就在外面找女人了是吗?”

黄仁东脸色很难看,却没有暴怒,只是冷冷地说:“我再说一次,我没有找女人,你别在这无理取闹丢人现眼,有什么事回家再说。”

“我无理取闹?”那丑女人勃然大怒,狰狞着脸,“你找小三还有理了?我就是要在这里说,就是要让所有人都知道,你只不过是一条穷的时候点头哈腰的狗,养肥了却是条忘恩负义的白眼狼。”

黄仁东脖子上的青筋暴起,牙根咬得紧紧的,看起来在极力忍耐,却没有继续争辩。

我不禁幸灾乐祸地发笑,在我面前不可一世冷言冷语的黄仁东,被那女人骂成狗了。

想不到长得堂堂正正的他,竟然有这么一个又肥又丑的老婆,还是个恶妇,难怪他这么大的公司,前台接待员却长得很普通。

看来,当年的他也只是个穷小子,却因为长得高大帅气,被这个丑陋的富家女看上了,然后他为了前途娶了这个女人,最终也确实飞黄腾达了,只不过生活有些悲催而已。

无法想象,对着这么一个泼妇又肥又丑的身体,他是怎么扑上去的,也基本能理解他为什么想出轨了。

看到他低头忍耐的样子,丑女人似乎坐实了他出轨的事,嘴脸愈发狰狞。

“黄仁东,别以为我不知道,你利用我们家别墅装修的机会,睡了一个年轻女人,那女人是道尔公司的对吧?你还想跟她……”

“够了!”黄仁东突然抬起头打断她,似乎忍无可忍了,愤怒地说:“这二十多年来我对你一忍再忍,但你不要太过分。”

“你……好你个黄仁东,原来这二十多年来你一直觉得我很过分,觉得我们家对不起你是吗?当初是谁说愿意入赘我们家的?又是谁给你吃给你穿?你黄仁东当年只不过是黄浦江上一个臭打鱼的,没有我,能有你今天?”

黄仁东两眼通红:“好,这些年我在你们家吃的饭,花的钱,包括开公司的钱,我加倍还给你,现在,给我滚。”

“你竟敢叫我滚!”

他老婆气极,抬手就朝他脸上狠狠甩去。

黄仁东反应快,同样很愤怒地一把抓住她的手,

他老婆没有继续咒骂,但那肥胖的前胸不停地急促起伏,显然是在酝酿更猛烈的怒火。

黄仁东也没有说话,只是牢牢抓着她的手。

周围看热闹的人很多,没有任何人敢上去劝架。

我却忍不住了,边走过去边说:“两位都冷静一下吧,这里面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之所以出去说话,一个原因是我讨厌泼妇的狰狞嘴脸,更讨厌动不动就打人耳光的泼妇;另一个原因,就是想试着帮一下黄仁东,如果他能逃得过这件事的话,那别墅应该就会给我做,前提是那栋别墅还属于黄仁东。

本来我说的是很客气很中立的话,却没想到那丑女人扭头看了我一眼后,便冲着我吼:“你是哪个小瘪三?给我滚一边去。”

我忍着怒气,无奈地说:“黄太太,我是道尔公司的人,就是你刚才说的那个公司。”

“你就是道尔公司的人?你们公司那个小狐狸精呢?叫她滚出来。”

“抱歉,黄太太,我们公司没有什么狐狸精,你们家别墅的事,一直都是我在跟黄先生谈,并没有什么年轻女人跟黄先生接触。”

黄仁东眼里闪过一丝惊讶,很快又恢复冷漠的神色,也没有插话。

他老婆则拧起脸色那堆白得渗人的肥肉,威胁道:“这段时间跟他谈别墅的就是一个小狐狸精,小瘪三你敢骗我,信不信我找人整死你?”

我坦然地笑了笑:“黄太太,我有必要骗你吗?骗你有什么好处?我就是道尔公司负责你们家别墅那个单子的人,我叫程东,你可以打电话到我公司去问问,今天过来就是想跟黄先生商量签合同的事,不信你问他。”

那丑女人盯着我看了一会,又转过头去看黄仁东。

黄仁东却没有说话,仍紧紧抓着她的手,冷冷地看着她。

一旁那个长得普普通通的接待员也算机灵,急忙接过话,小心翼翼地说:“黄太太,程先生这几天来都找过黄总,每次过来都是我接待的,他也每次都是来找黄总谈别墅装修的事。”

他老婆的脸色终于缓和了一些,但也仍然狞着脸:“黄仁东,这件事我会查清楚的,要是让我查出你养狐狸精的话,哼!我绕不了你。”

重重地哼了一声,丑女人扭着同样重重的身躯走了。

围观的人几乎不约而同地坐回座位上假装认真工作,那个前台接待员大气不敢出,直到丑女人消失在过道之后,才小心翼翼地踩着高跟鞋走出去。

黄仁东面无表情地看了我一眼,说:“到我办公室谈吧。”

我按捺心里的兴奋,真是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工夫,他那栋别墅的单子,十有八九是要交给我了,除非他老婆临时接手,不让他管装修的事。

和黄仁东在他那张宽大的真皮沙发坐下,他抽出一支九五至尊递给我,我不客气地接过了。

各自点燃眼,他狠狠地抽了一口,又长长地吐出烟雾,像是把心里的闷气都给吐掉一样。

“刚才的事,多谢了。”他淡淡地说。

我笑了笑:“黄总不用客气,我帮你,是有目的的。”

“呵呵。”他也笑了笑,“我知道,但想不到你能这么坦白,以前算是小看你了,没想到你不但有毅力,还很有气魄。”

我没有丝毫受宠若惊的表现,只是抽了一口烟之后,才淡淡地说:“黄总过奖了。”

他没有为以前对我的讥讽而道歉,我也不奢望,哪怕他能给我发烟,能坐下来好声好气跟我谈,我也依然认为他既是个既狗眼看人低又道貌岸然的伪君子,绝不是好鸟。

他则着身子靠在沙发扶手上,定定看着我,似乎看透了我心里所想,突然不咸不淡地笑了一声:“你是不是觉得,我前几天看不起你,应该对你道歉?”

我坦然地看着他,微笑着说:“黄总说笑了,每个人都有各自的立场和处事方法,总不能让你这个成功人士对我这个小业务员笑脸相迎恭敬有加吧?换做是我,有钱了也做不来这种鸡毛蒜皮的事。”

“呵, 你很实在,还很有手段,找另一个女人替代李明月这种瞒江过海的手段,你也真敢做。”

我心里一惊,仍装作若无其事地问:“黄总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明月还在你们公司上班,压根就没有回老家,你发照片给我看的那个女人,根本就不在你们公司上班,而是你在外面找的,想用来替代李明月,没错吧?”

我定定看着他,说不出话。

当初想到这个方法的时候,就知道有风险,黄仁东只要用心去查,就知道是假的,但我根本没有其他办法,只能孤注一掷。

我无奈地摇摇头笑了笑,又狠狠抽了一口烟,抬眼说道:“没错,我骗了你,我就是想拿到你那栋别墅的单子,就这么简单。事情到了这地步,黄总你就直说吧,这个单子,给不给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