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仰慕你许久了

他轻轻环绕了场中一眼,他突然发现,他这个王妃的身后已经多了好几双追随的目光。就连他的七弟,看向她的目光似乎也多了几分欣赏。

沈钱钱害怕苏洛奕再出更刁钻的问题来考她,于是她先发制人,撇着嘴说道,“常听人说六王爷才高八斗,文采不俗。既然六王爷刚才考了我,那我也想出题考考王爷,看看王爷是否真如传说中的那般。”她说罢,目光毫不畏惧的直直迎向苏洛奕。

面对她**裸的挑战,苏洛奕眨了眨他那那双温柔多情的眸子,淡色的薄唇轻抿,做了恭请的手势,“请!”沈钱钱哼哼唧唧的瞪了他一眼,为了让他出丑,她自然要出最难的题了!

“既然王爷答应了,那我也献丑了!”沈钱钱低头暗自思考了一小会儿,便又开始了她作为穿越女的拿手剽窃好戏了,出了一题她自认为很复杂的题目,“我出的这题是对对联,王爷只要对出我出的对联,就算过关。那么王爷现在听好了,我出的题目是……云朝朝朝朝朝朝朝朝散。”

话说,想当年她读书的时候,有一次语文考卷上也写着这样的一道题,她当时死活不知道怎么回答,到后面老师讲解时,才勉强的记下来。这幅对联有两种念法,不过从古至今能对上的人少子又少。她就不相信苏洛奕能够对的上来。

诚如沈钱钱想的那般,她刚被把这谜面背完,苏洛奕眯了眯他那双温柔多情的眼睛,眼里多了几分疑惑。

昔日被他认为草包的女人,今日竟然能想出这样的一副对联。这对联看似简单,实则不好对。

他得想想!看到苏洛奕蹙眉凝想,沈钱钱心里相当得意。她并没有急于去催促他的答案,反而转身向一边的苏卿言拱手抱拳,颇有些狗腿的说到,“七王爷,我、我仰慕你许久了。不知能否从您这里讨得一副墨宝?”她好拿去卖,赚点钱啊。

苏卿言本也是在想着怎样对上她的那副对联,没有料到她会突然向自己讨要墨宝。他虽然偶尔来了兴致会提笔写几个字,但一般都不送人。他正想一口回绝过去,抬首却对上她希翼的眼睛。她的眼眸亮的惊人,水色莹莹,仿佛清晨的草叶上,一夜凝霜而成的露珠。

“呃……好吧。”苏卿言一开口,就突然改了主意。沈钱钱挑了挑眉,立刻接话,“那我这里就先谢谢七王爷了。”说罢,她很是得意的昂头挺胸看向还在一边思考着对联的苏洛奕。

苏洛奕并没有想出对联的下一句,其实场上也没有其他人能够对出这副对联。

沈钱钱又回到座位上,坐着喝了几杯茶。中途让小翠陪着她上了趟茅厕。刚从茅厕中走出来,眼前迅速的晃过一个身影,下一刻,她整个人便被苏洛奕堵在一堵墙壁上,苏洛奕紧揪着沈钱钱的胸前的衣领,然后整个人便覆在她身上。沈钱钱翻了个白眼,嘟起粉唇,嘲讽道,“啊……王爷,大白天的你是想装鬼吓人呢?还是到我这里来套对联的答案的。”

苏洛奕牙咬得咯吱响,回过头,对干站在一边发急的小翠喝道,“滚!到一边去!”

小翠哪里肯听他的话,沈钱钱又朝苏洛奕翻了个白眼,这才安慰小翠道,“你先下去吧。我不会有事的!”她就不相信了,大白天的,苏洛奕难道敢在七王府对她动粗!

“小姐!”

沈钱钱又向她使了个颜色,“下去吧。”

小翠躬身退下,临走时还对沈钱钱投去担忧的目光,而沈钱钱回给他的则是“你家小姐能应付得来的”眼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