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奇怪的女人

沈渊亦是冷冷的甩了袖,“自然是带她回该回的地方。

沈钱钱看着面前两个针锋相对的男人,她摸了摸自己的肚子,好饿啊。

希望她的丞相老爹能够战胜这王爷相公,快点带她回去喝汤。

“岳丈大人,这个恐怕不行吧。钱钱好歹是本王的王妃,她刚醒,你就想带她离开这里,你以为这六王府是丞相大人想来就来,想走就走的地方嘛?”苏洛奕火药味十足,一双温柔多情却是冰冷的如结了冰一般。

沈渊把沈钱钱往背后一带,护住她。他轻扯了扯嘴角,同样笑着说道,“钱钱虽然嫁给王爷为妃了,但我们父女两聚少离多。微臣只要上书给皇上,我想皇上也会应允我把钱钱带回家暂住几日的吧。”

苏洛奕淡色的薄唇抿成两片刀片,他冷冷一笑,身上不怒自威的气势便渗透出来。“丞相大人,出嫁从夫,钱钱既然已经嫁给本王了。那她的事情自然是本王的事情了。你这样一来,就嚷着要把人带走,你又置三纲五常,置皇家的尊严为何地!”

“苏洛奕,你别在老夫面前摆谱!”沈渊怒目相视。

“沈渊,你也别在本王面前放肆!”苏洛奕冷声应对。

眼看两人的争执已经产生,大有一触即发干一架的趋势……沈钱钱摸摸肚子,觉得自己要是再放任这两个男人在这里吵下去,她的肚子估计要饿扁了。于是她清了清嗓子,轻轻扯了扯沈渊的袖子,假装无辜的问到。

“爹爹,所谓的三纲五常和皇家尊严指的是不是妻子刚死,丈夫就可以在妻子的灵柩前和别的女人行颠龙倒凤之事啊?”

得了,她这话一出。苏洛奕的那张冷脸直接拉黑。这个死女人,她是真的失忆了?还是假装的?一张嘴竟然如此厉害!

沈渊再次讶异的看向自己的女儿,心里虽然也有疑惑。但现在最关键的事是父女两要一致对外!

“六王爷,我想钱钱刚才那个疑惑已经把老生的疑惑一起问完了。就这样吧,我先带钱钱回家休养一段日子,至于什么时候回来,那我也不知道了。”沈渊说完,狠狠的甩了下袖子,拉着沈钱钱的手故意撞开前面挡路的苏洛奕,大步的离开。

父女两走出灵堂大门时,沈钱钱回头一看,苏洛奕还站在那里,明灭不定的烛火把他的身形烘托的有些凄凉,他就那样站着,一双冰冷的眸子里闪着幽幽的嗜血的光芒。

沈钱钱恶作剧的朝他吐了吐舌头,然后紧张的回头迈着小步跟在沈渊的身后出了门。

苏洛奕剑眉望着他们父女两的背影,剑眉又蹙紧了一分。

为什么今天的沈钱钱给他一种完全陌生的感觉呢?

沈钱钱跟着沈渊这个便宜老爹回了丞相府。

她想象中,丞相府应该是十分豪华奢靡,就连门外的石狮子都拿鼻孔看人的那种地方。但沈府却让她大跌眼镜。

沈府并不是什么豪宅,相反它的装修从内到外,都紧紧扣住“清雅”两个字。假山、曲泉、风车、雅阁,还有各式各样的花卉,把沈府妆扮的极为幽静,素雅。

沈钱钱刚到沈家的时候,沈家的家丁看着这个“起死回生”的少主人都惊诧都要掉下巴,待沈渊解释好,他们慢慢的才适应沈钱钱没死的事实。

再说沈渊吧,他的爱妻五年前病死的,自此他就带着自己的女儿当起了鳏夫。沈渊是把他女儿当足了手心里的宝,一心想着把她培养成一代大家闺秀,琴棋书画,诗书礼仪皆通的那种。

也不知这沈钱钱是不是真的读书读傻了,她平时都窝在家里,捧捧心,葬葬花,某天进宫看到苏洛奕后,当即惊为天人。后来就狂热的喜欢上了他,恋他成痴。哪知人家根本就看不上她,她只能干捧着一颗心无处话相思了。

原沈钱钱的的贴身丫鬟跟她讲完这个故事后,沈钱钱正翘着二郎腿,不屑的往外吐瓜子壳呢。

不要怪她心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