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灵堂内的旖旎

在一个风雨交加,电闪雷鸣的晚上。

狂风肆虐的吹过,风卷着雨打在屋顶上,哗哗作响的声音十分扰人。

六王府的灵堂内。

室内暗影沉沉,素白的帷幔随风翻滚。躺在棺材内的沈钱钱蓦的睁开眼睛。

她整个身子平躺在狭小的空间内,十分不舒服。抬了抬手,想要挪个舒服的姿势睡觉,却发现身子似乎不能动了,她皱眉盯着黑漆漆的屋顶,心里没来由的产生一阵恐慌。

她这是怎么了?

她现在躺的这地方又是哪里?

她记得今天是自己发工资的日子,她特地请了一小时的假,想要到银行去转账,不料被突然驶来的一辆货车撞翻了,然后就失去意识了。

沈钱钱皱眉想事情时,却隐隐听到了外来传来的古怪声音。

“王爷,这里似乎不方便吧。她刚走,奴家怕……”一个娇媚女人的声音传至她的耳畔,那娇滴滴的声音虽是犹如蜜糖一般,但配合着彼时的环境,传入沈钱钱的耳朵里,却让她汗毛直立。

“呵呵,莫非你是在同情那个女人。”一个男人冰冷的声音传来。

女子似乎低低笑了声,说道,“王爷,奴家怎么会同情那个女人呢。只是现在她刚死,王爷总要在外人面前做出些悲伤的模样,这样才能堵住外人的嘴。可王爷现在……”女子稍微停顿了下,接下来说出来的话比刚才还要酥媚,颇有些欲拒还迎的样子,“嗯,王爷……不要……这里毕竟不是办事的地方……”

男子冰冷的声音再次响起,“本王就是要让那个女人死不瞑目。她就是死了,也要看着本王宠幸别的女人。”

声音渐渐低下去,取而代之的是渐渐发粗的喘息声……沈钱钱安静的听着,她很想挣扎着起身,让外面的那对男女告诉她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

可她刚张了张口,却发现喉咙痛得要死。为此,她只能靠自己。她牟足了力气,咬着牙,双手互撑着爬了起来,可下一刻入她眼的却是一块厚实的木板,她心中一动,皱眉的扭头看向另一边,仍旧是块厚实的木板。

她心中蓦的升腾起一种不好的预感。

再抬头看向场中时,她便瞥见了两具交叠的身影正在“奋战”,两人衣服已经褪去一大半,场面极为旖旎。

“王爷,奴家想了想,还是不要在这里了。毕竟对王妃她不好!”女子嘴里拒绝着,可沙甜的声音却极为勾人。

而她身上的男子却不耐烦的撕扯掉她身上的衣服,邪魅的一笑,“你别在跟本王提那个可恶的女人,要不是她,本王现在早就娶了淑媛为妃。这个女人仗着她那个当丞相的爹,为非作歹。幸好老天有眼,先行收了她,要不然本王迟早有天也会了断了她的性命。”

男子说完话,明灭的烛火下,两人的激战十分亢奋。

沈钱钱眼睁睁的看着面前的这出“活春宫”,再低头看了自己身上的打扮,她心里已经把发生的事情猜了个大概。

她穿越了!

而且这身子的原主人还是个刚进了棺材的。

至于面前的这一男一女,男的可能是个王爷什么的,是她这具身体原主人的相公,而那个女人,可能就是这王爷的侍妾什么的。

想通这一点,她心头开始发沉。想想自己在现代社会,虽然混得也不怎么样。可是省吃俭用了好几年,再加上父母交通事故的赔偿金,她好不容易的用这些钱刚换来一套期房的首付合同。合同才攥在手里没几天,她这里就穿越了。

亏死她了!

沈钱钱越想越郁闷,再抬头看向屋中的那两位,那两位的似乎很“投入”的在奋战,根本没有察觉到她的存在。

“王爷,既然王妃没掉了,淑媛姐姐又失踪了……那奴家能否为王爷生个孩子。一个……聪明的孩子。”女子扭着细腰,婉转低哑的撒娇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