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妹子,别脱衣服啊

紫禁大酒店,就坐落在紫金山庄旁边,依山傍水,风景秀丽,有温泉,有美女,实在是装逼休闲的首先去处。

当然徐默此刻站在酒店的门口,首先想的不是穿着比基尼的佳丽们,而是怎样把怀里的千年何首乌给卖掉。

就在徐默犹豫着应该怎么进入酒店,怎么参加这场拍卖会的时候,他恰恰就看到了公交车上遇到的那个“丰臀”妹妹。

然后,这厮就带着一脸贱笑自以为很潇洒的走了上去。

天可怜见,徐默真的只是想问问“丰臀”妹妹怎么参加拍卖会,除此之外,他真的真的没有任何私信和企图。

不过显然妹子不是这样想的,“丰臀”妹妹在看到徐默的第一眼,就惊惶失措的准备逃跑。

“妹子,你给我站住!”徐默见到小妹妹要跑,顿时就着急了,不过他这一喊不要紧,只是将所有人的目光都吸引了过来,“丰臀”妹妹看到这幅场景,顿时又羞又恼。

不过“丰臀”妹妹还是站住了脚步,她不想把事情闹大,不然只怕她这份好不容易得来的工作又要丢掉。

为了工作,为了赚钱,妹子决定忍了,“先生,请问你有什么事情吗?”

“丰臀”妹妹语气虽然很平淡,但是徐默还是听出来了她平淡之中的疏远,联想到自己的举动,徐默也意识到可能有些唐突,当即就带着歉意说道,“请你不要误会,我想问问怎么参加拍卖会?”

或许是徐默的诚恳打动了“丰臀”妹妹,这一次,她到没有生气,而是耐着性子说道,“参加拍卖会的宾客必须满足资产、身份等等条件,你如果有五百万元以上资产的话,就可以直接进入参加。”

“丰臀”妹妹明显误会了,徐默连忙解释道,“我不是要拍买东西,我是想拍卖东西!”

徐默的解释,瞬间化解了“丰臀”妹妹心中的疑惑,她刚才还在想呢,像徐默穿着普通,还要挤公交的少年,实在是看不出有五百万资产,但是,这个穷小子又有啥好东西值得拍卖呢?

“丰臀”妹妹带着不解再次给徐默说道,“先生,想要委托我行拍卖物品,首先您的委托物必须符合我们鉴定师的鉴定标准。”

“而且这次盛世年华拍卖会,是我行成立50周年的一次大型拍卖会,对于拍品的要求更加严格,除绝品古董、书画作品、天材地宝之外,其他物品,一律不会纳入这次拍品行列,不知道您想要委托拍卖的是什么?”

徐默到没有因为“丰臀”妹妹语气中的质疑感到不高兴,毕竟人家妹子解释的这么详细,别的不说,就这敬业水准,都必须值得夸赞。

“我想拍卖的是祖传千年何首乌!”徐默直接说道。

“啥?”丰臀妹妹被惊呆了,她还是第一次听到千年何首乌这几个字!

不过瞬间,“丰臀”妹妹眼神中的呆萌就被一股精明取代,“丰臀”妹妹不管徐默说的是不是真的,就直接把他往酒店里面带。

一边带路,“丰臀”妹妹一边介绍道,“我是恒丰拍卖行清水分部的职员,我叫邓佳,先生您贵姓?”

“丰臀”妹妹,不,邓佳一身OL装,黑色长腿细腰,灯光下一看,还颇为迷人,徐默一边打量着邓佳,一边自我介绍道,“我叫徐默,很高兴认识你。”

邓佳热情的将徐默带进一间休息室,然后就让他先稍等片刻,而邓佳则去寻找拍卖行的负责人。

兹事体大,不管是真是假,邓佳觉得都有必要上报,当然,她这么热情,自然也有她的盘算。

如果徐默的拍品是真的,而且还拍出了高价钱的话,她作为牵线人,还能从其中得到百分之一的抽成,为了钱,邓佳都必须热情起来。

很快,邓佳就带着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男子看到徐默,带着些许震惊的问道,“徐先生,我是恒丰拍卖行清水分行总经理何振,小邓说你要拍卖一株千年何首乌,不知道这件事是不是真的?”

和邓佳一样,何振也有些惊疑。

徐默一脸平静,他也不作答,直接将怀里的锦盒递给何振,然后说道,“千年何首乌就在这里,何经理尽管鉴定就是!”

徐默的表情,让何振有了些许信心,瞬间,他满脸炙热的就将锦盒打开。

在启开锦盒的第一眼,何振就被眼前的何首乌惊住了,这品相,这块头,这浓郁的药香,无疑,这是真货!

不过到底有没有一千年的成分呢,何振也不敢确定,他向徐默说了声抱歉,然后立即打电话让负责鉴定天材地宝的鉴定员来休息室,当场为徐默的这株何首乌进行专业鉴定。

鉴定员很快就跑来了,通过专业仪器,鉴定员铁定无疑的告诉何振,眼前的这株何首乌,年份,肯定是超过一千年了,而且其药效只怕还要超过普通的千年何首乌。

嚓!

鉴定员的话,让何振还有邓佳瞬间惊住了,还是何振有经验,当场就拍板决定道,“快,将这株何首乌放到今夜的拍卖物品中,记得,要留到压轴的最后三件拍品中,起价定在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快去办!”

派走鉴定员,何振就一脸和善的笑道,“徐先生,您看我们现在是不是签订委托拍卖的合同?”

徐默笑了,他心想你都把何首乌留到压轴的拍品中了,这会儿才来问我签合同,这不是因果倒置嘛。不过徐默也没挑剔,他现在急于将何首乌出售,于是当场就和何振签订了委托合同。

何振带着满意离开了,临走的时候还让邓佳留下来好好招待徐默,而这个时候的邓佳,满脑袋都是何振的那句‘起拍价五百万,每次加价不得少于十万’的话。

小姑娘算数不好,算了半天才明白过来,就算这株千年何首乌被人以起拍价卖走,那么她也能得到五万块钱的抽成,瞬间,妹子就笑了,看向徐默的眼神也变了。

“咳咳,妹子,有话咱好好说,别脱衣服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