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出售千年何首乌

徐默瞬间凌乱了。

沐雪也表示很胸疼。

徐默梆梆梆的一通无影腿和伏魔脚,只将沐雪打的毫无反击之力,而反观徐默,在发现沐雪是块能磨练武技熟练度的磨刀石之后,就慢慢减少气力与他打斗。

徐默从刚开始的全力出击,到只用八成力、七成力再到只用五成力,打到最后,徐默发现自己竟然只需要三成精力就能和沐雪打个平手,这不禁让他咧嘴大笑。

“不打了,不打了!”

沐雪自发现徐默开始隐藏实力,把自己当作练功沙袋之后,她就表示很忧桑,尼玛也不带这么玩的啊,这小子才多大竟然这么厉害!

“真的不打了?”

看着沐雪收拳,徐默却有些不舍,他才将无影腿和伏魔脚的熟练度由初学升到入门,还想继续练下去呢!

但是看到沐雪气喘吁吁,香汗淋漓,一对双目,不容置疑之后,徐默还是决定改天找她比试。

而随着沐雪认输,战神系统的提示音也再次响起,由于完成系统临时任务,徐默又得到了50点经验值,加上击败兔爷得到的50点经验,徐默瞬间升至2级。

沐雪听到徐默过几天还要找自己比试,顿时满脑脸黑线,沐大美女带上警帽,穿上警服,狠狠地瞪着徐默说道,“姐姐平常很忙的,小弟弟乖,没事别来打扰我的工作!”

沐雪的拒绝,让徐默很难受,他觉得沐雪肯定是怕了。

徐默满脸幽怨,沐雪却心想着怎么将这个瘟神送走。

她故意看了看手表,一副本警察公务在身,很忙很忙的样子,看的只让徐默想骑在她身上再将她蹂躏一番。

沐雪不仅人长得漂亮,说话办事也是很有信誉的,她开着车将徐默和洛熙送到市里面,然后这才一脚踩起油门逃之夭夭。

眼见都快中午了,徐默心想洛熙也肯定饿了,于是就对洛熙说道,“走,我们去吃饭。”

洛熙此时满脑子都是徐默大展武艺和人打斗的情景,见徐默和自己说话,连忙点头道,“都听你的。”

这声音那叫一个甜啊,不仅甜,而且软,一点一点的就把徐默的那颗闷骚的心撩拨的躁动起来了。

妖精啊!

坐在附近一家商场的茶餐厅里,徐默盯着对面的洛熙,心中一阵阵浪叫。

洛熙皮肤很白,羊脂玉一样,乌黑秀丽的长发,柳叶儿眉,一对凤目,眼眸和宝石一样耀眼,乖巧的鼻子,可爱的嘴巴,苗条的身姿,虽然胸部还没完全发育,没有沐雪的丰满,但是在同龄人中已经算大的了。

“小熙,你真漂亮。”徐默看着别个胸部无耻的说道。

“徐默!”洛熙瞪了他一眼,心里面却乱乱的,如同有一只小鹿在奔跑。

虽然两个人关系还没确定,洛熙也还没告诉徐默要不要做他女朋友,但是两人一边吃东西,一边眉目传情,含情脉脉,笑语连连,直接羡煞旁边正在用餐的一群单身狗。

吃完饭,徐默正准备结账,结果却发现自己早晨出门没带钱。

徐默满脸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办的时候,洛熙却带着满脸甜蜜和幸福走过来说道,“你把钱搁在桌子上就跑过来结账,嘻嘻,真笨。”

徐默怎么会不知道洛熙这是主动帮他化解尴尬,他带着感激看了眼洛熙,然后在收银员质疑的目光中结过帐,临走出商场的时候,徐默轻声对洛熙说了声谢谢。

洛熙家住在栖霞湖边的紫金山庄,这里是整个清水市乃至江南省最高级的别墅区,不仅环境优美,而且住在这里的非富即贵,洛熙的父亲洛晓峰能从一个农村娃,做到清水市排名前十的大富豪,足可见其能力和付出。

“徐默,我……”到达紫金山庄入口处,洛熙本想邀请徐默到家里面做客,但是想到母亲白凤华对徐默的态度,她就犯难了。

“我知道,你妈妈不太赞成我们的感情,尤其是我爸出了事之后,不过小熙你放心,我会在最短的时间里,让你的父母同意我们的感情,你快回去吧。”徐默故作平静的笑道。

洛熙看到徐默没有丝毫尴尬和怨恨,而且很坚定的告诉自己他会努力的时候,她不禁感动的留下了眼泪,在给徐默说了声要经常找自己来玩之后,小姑娘就带着对徐默的眷恋和不舍回了家。

看着梨花带雨的洛熙,徐默再次暗暗发誓,一定要让这个傻姑娘幸福,徐默心想自己靠战神系统也许很快也能和父母一起住进紫金山庄!

……

带着离别的丝丝感伤,徐默走进了位于栖霞山庄山脚下的宝芝堂大药房。

徐默来的时候查了,整个清水市就这家药店资金最雄厚,而且还是全市连锁,徐默心想自己的千年何首乌定能在这里卖个好价钱。

徐默一身洗的泛白的牛仔裤、T恤衫、运动鞋走进占了四五个门面、两三层楼大小的宝芝堂大药房,顿时引来一顿鄙夷的眼光。

不过徐默没在乎,他走到专门负责收购药材的区域并且询问道,“大夫,你们这儿收不收药材?”

宝芝堂大药房负责药品收购的老大夫抬起头,瞄了眼徐默,然后就低下头说道,“收是收,但是我们宝芝堂只收顶级药材,普通药材就不要拿出来了,宝芝堂只卖精品药,我们是不会收的!”

老大夫语气那个傲娇啊,听得只让人上火,不过前番见过了医院医生的吊样,徐默对这些牛逼哄哄的医生态度已经免疫了,他直接递出锦盒对老大夫说道,“千年何首乌,什么价格?”

“啥?千年何首乌?”

老大夫猛地抬头,接过徐默手里面的锦盒,启开一看,果然看到一株散发着浓郁药香的何首乌躺在里面。

尽管还没有检验,但是凭着几十年的从医经验,老大夫觉得这株何首乌就算没有一千年也应该有五百年了。

老大夫的惊喝,顿时将药店里面所有人的目光吸引了过来,众人都看着这千年何首乌发愣,有个脖子上戴着比狗链还要粗的暴发户老板,更是直接说道,“小兄弟,十万块,我要了!”

十万?

徐默笑了笑,这是在欺负他不了解行情,他可是专门查过,这千年何首乌的价格绝对不会低于两百万,想也没想,徐默就拒绝了暴发户的开价。

得知消息的宝芝堂药店栖霞店店长朱强也走了过来,他看了眼锦盒里面的千年何首乌,连忙压低声音道,“小兄弟,请借一步说话。”

从店长的目光里,徐默能看得出他对这株千年何首乌的垂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