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你没有资格

萧城和叶岚以及众亲人错愕的看着萧天平,这个老头子,明显是在为他的孙子,重孙子铺路吗。

那他们手里的股份,岂不是要被收回去,那集团每年的分红,他们还有份吗?

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萧天平也只不过一笑而过,这个决定他考虑了很久,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妥,毕竟,萧氏集团是他打下的江山。

现在,更是萧城在管,别人,只是个打酱油空手套白狼的角色罢了。

“爷爷,要不您再考虑一下?”

萧城心里一万个不愿意,公司百分之五十的股份,等于公司一半的权利落在一个还未出生的婴孩身上了。

这要是传出去,岂不要遭人笑话。

“是啊,萧老爷,我们都是萧家的后代,难道还不如一个未出生的孩子?”

“萧城出生的时候,您也才给了百分之五的股份啊,怎么叶岚的孩子还没出生,就平白无故比他爸多了十倍?”

“您老人家再想想,想必,您喝高了,一高兴,说错了……”

“有可能,萧老爷今年七十了,可以原谅的。”

众人开始指责萧天平,但又不忘了给他台阶下,一时间,客厅里叽叽喳喳吵个不停,原本的祝福声变成了指责和谩骂声,萧天平始终不发一言。

叶岚觉得,所有的矛头不应该冲着年迈的萧天平,他这么做,自然有他的道理,但是那么多股份,很难服众的。

叶岚站起来,客厅逐渐安静下来。

叶岚朝萧天平鞠了一躬,又朝着众人鞠了一躬,好看的脸上竟没有慌乱,她先是微微一笑,然后扬高声音道。

“各位叔伯长辈,爷爷今天寿辰,我们应该高高兴兴的为他过个生日,至于别的,饭后再说吧。”

“你算哪根葱?给你儿子股份就是给你股份,别在这装大尾巴狼了。”

“放肆。”

萧天平站起来对着众人说到,“我萧天平说出的话没人能改,除非,你们想从这里搬出去。”

一听这话刚才说话的人缩紧脖子,从这里搬出去,那就是离开了凤凰窝,傻子才搬呢。

“各位的顾虑我想过,在这里我向大家保证,每年的分红不变。如果还有人有异议,等有能力取代萧城再说吧。”

“叶岚,坐下,你现在是有身孕的人,我看谁敢对你说半个不字。”

叶岚坐好,今天的局面她没有想到是这样的,手中拿着筷子,却不想吃任何东西。

整个晚上直到散场,席上都压抑着气氛,萧天平也在用餐结束后回了卧室,整个宴会厅,只有佣人们在打扫。

萧城抓着叶岚的胳膊拖至院里的大树下,他忍了一晚上了,可叶岚,愣是没给他个解释。

风吹的树叶哗哗响,也吹乱了叶岚的头发,几根黑发在眼前漂着,如同她慌乱不堪的心。

“什么时候怀孕的,为什么不告诉我?”

萧城拥着叶岚靠到一棵大树上,俊郎的脸贴着叶岚的,今天,他竟然被动的接受了一个事实。

“一个多月了。告诉你,没有必要。”

“呵呵。”

萧城冷笑着,高大的身躯将叶岚围在树上,困得她一动不动,做工极好的纯手工定制西服被他生生扯掉几个扣子,萧城想掐死她。

“叶岚,你说没必要让我知道,那你,今天晚上之前,是不想要这个孩子了?”

明明说好,生下孩子就离婚,那叶岚,还想长期赖着他了?

也对,背靠大树好乘凉嘛。

叶岚被误会,可她不想解释,萧城想怎么想就怎么想好了,反正,在他眼里,她永远比不上叶珂。

拜金女的帽子被萧城扣上了。

“怎么不说话,被我猜中了?”萧城俯身看着叶岚,她眼里的不屑像在嘲笑他,你萧城再努力也只是为她叶岚打工而已。

叶岚将头发勾到耳后,露出小巧的耳垂,萧城这样说她,真的好没良心。

“萧城,告诉你,我很爱这个孩子,但绝对不是从今天晚上开始的。”

“还狡辩,不是今天晚上,那是什么时候?”

萧城离开叶岚,留给她一个冰冷的后背,叶岚趁机擦掉因为不争气流下来的泪水,她爱过萧城,却被他看的一文不值,她觉得自己很不值得。

“从和你在一起的那刻,你信吗?”

“骗谁呢?”

萧城咆哮着,他不想去想叶岚对他的感情,这样的他,对叶珂来讲,是一种变相的背叛。

“看来,你看中那些股份胜过这个孩子。萧城,你是不是不想让他出生了?”

“混蛋。”萧城恼怒的回过头,却没有动作,他想打叶岚一巴掌的,她怎么想的,居然拿孩子开玩笑。

“叶岚,好好把他生下来。万一他有个闪失,你也别想活。”萧城身上散发的,是透到骨子里的恨。

不过叶岚听到,还是有些欣慰,至少,萧城没有让她私下里打掉孩子。

想到远在婺城的尘埃,想到离开萧城,离开萧家的未来,叶岚心里极其不安,她应该为她在乎的人争取些什么的。

“我可以答应你,但是我有个条件。我要公司百分之十的股份。”

像听到个笑话一般,萧城却笑不出来,没想到叶岚的胃口大的很,他还以为,她是个柔弱,骨子里有点倔强的女人罢了,原来,他误会她了。

“我要是不答应呢?”

萧城不想让叶岚得逞,给她那么多股份,她随便一找,就有无数男人为她服务了。

萧城晃了晃神,他竟然想到的是这个,而不是公司的稳定,什么情况?

“你可以不答应,我也可以不离婚。还有,孩子是我生的,你也别想左右他的人生。”

“威胁我?”

萧城抓着旁边的树枝生生折断,他压制的好辛苦,要不是知道叶岚怀孕了,他一定折磨的她生不如死。

“如果离婚,财产是要平均分配的。所以,仔细想想,我并不过分。”

叶岚想,她只是得到属于她的那点利益而已,更何况,骨肉分离的痛苦,岂是萧城能够体会到的。

她也想什么都不要,只要孩子,但是,她觉得自己是痴心妄想。

短暂的沉默后,萧城终于做了妥协,“好,只要孩子平安降世,我答应你的条件。”

风吹过脸颊,叶岚淡淡的笑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