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六章 你是故意的

“是嘛,这种看似清纯寡言少语的人越是心机婊,还装作不会游泳让总裁救她,真是不要脸呐。”

“呵,下次长点心吧,故意落水这出戏学会了,爬上总裁的床还不是小意思,也不知道她那小身板受不受得了……”

“哈哈哈……”

众人开始大笑,想着叶岚被总裁折磨的样子就觉得心理稍稍平衡一些。

叶岚从她们中间过去,不想理会这些八卦嘴,偏偏,有人不想放过她。

“大家看啊,叶岚的脖子。”

众人齐刷刷看向叶岚,那道光聚拢起来形成一个聚光点,恨不得将她的肌肤戳上一百八十个窟窿。

叶岚向上拉了拉衣领,早上没看仔细,也不知道上面有没有不堪入目的东西。

“红色印记。看来,确实被总裁上过了,身上呢?”

一个大胆的女员工试图撕扯叶岚的衣服,叶岚后退一步让她抓了空。

“麻烦各位不要这样,现在是上班时间,难道都想被炒鱿鱼吗?”

“大家散了吧,小心枕边风,这吹起来,不是我们兜得起的。”

众人嘘了口气,对叶岚这种不懂得处理关系的人越发觉得她无趣的很。

任何一个聪明人,如果真和总裁有了裙带关系,恨不得拿个大喇叭宣告炫耀一番,叶岚呢,傻帽儿。

叶岚坐在办公桌前,心里的怒气没有减弱半分,萧城什么意思?难道他今天早上注意到她的脖子了?

难怪呢,她坐了那么久的公交车,萧城都没有动过让她搭车的心思,她一落水,他就借机送她,好让那些人诟病她,这步棋,走的妙。

既折磨了她,他又不用费力,真是一“贱”双雕。

盯着设计图好久,叶岚还是不想咽下这口气,萧城凭什么这样,她好歹是他的妻子,他就那么乐意看她被羞辱吗?

拿出手机,叶岚迅速编辑了一条短信,觉得语言不够犀利她删了重新输入,最后一键发了出去。

心里这才好受些,叶岚摇摇头让她清醒些,接着投入到工作中。

萧城收到短信时,正在入神,今天晚上老爷子问起叶岚还没怀孕的事,他该怎么说呢?

都怪那个不争气的女人。

滑开手机,萧城嘴角漫起一丝讥笑,如同雕刻的脸上闪过一抹玩味,没想到,他刚冒出来的同情心被人践踏成这样,这个叶岚,真是不识抬举。

“金曼,把你们部门的叶岚给我请到这里。”

萧城挂断电话,一个主意涌上心头,叶岚经不起嘲弄,可他,偏偏要她成为公司的笑柄。

两分钟后,叶岚走了进来,紧身的职业裙包裹着她身体。

她,真和在家的时候不一样呢。

“今天早上,你是故意的。”

叶岚攥紧双手,她恨不得把心里的怒气一股脑抛出来,可她不能,她还要去看尘埃,还不能得罪他。

“那又怎样?”

萧城站起身慢慢走向叶岚,看着叶岚一步步后退,萧城眼里越发精明起来,对啊,像个羔羊才好。

“叶岚,我说了,我是故意的,你想怎么样?”

叶岚咬紧嘴唇,她真的不知道怎么办,看着萧城这副模样,她心里更找不到宣泄的口子了。

“婺城,有你喜欢的人?”

萧城把叶岚逼到墙角,直到她退无可退,身体有个地方微微泛酸,他也不想探究是哪里,一想到叶岚对另一个男人投怀送抱的情景,他就想把叶岚捆了。

“没有。这是我的私事,你没权利管。”

叶岚心在滴血,她有多喜欢萧城,难道他感觉不出来吗?

也是,他的心里从来只有叶珂而已。

又岂会在意她的一举一动。

“私事?”

萧城猛的抬起叶岚下巴,指骨分明的细长手指捏紧那块细肉,“难不成,你要怀个野孩子?”

“萧城。”

叶岚怒了,她晃着头摆脱掉萧城的魔爪,双手用力的推开他,“你可以怀疑我任何事,唯独我对你的感情,你怀疑不起。”

萧城站在那里愣住了,她这话什么意思?

“我喜欢上一个人就会用一辈子去守护,不像你,周身的烂桃花。”

叶岚说完走了出去,门,狠狠的响了一声。

萧城回到座位上坐定,没想到,叶岚对他……

他这么折磨她,让她难堪,她还没有死心,可他,心里只有叶珂,谁也改变不了。

她脖子上的那道红印,是他留下来的,难道,他昨天晚上喝了酒动情了?

一定是想到叶珂了吧,把叶岚当成她了。

“叶珂,你在哪里,什么时候回来?”

萧城喃喃自语,放在桌上的手握成拳,用力再用力,直至发出咯吱的声响。

门突然被打开,萧城刚想发火,却发现是折返回来的叶岚,萧城皱起眉头,眼底闪过不快,“手废了?不懂得敲门?”

叶岚自知理亏,她低下头看着脚上的鞋子忽略掉萧城的冷言冷语。

“是这样。下班后我想先回家……换身衣服,毕竟,爷爷的生日我穿的太随意不好。”

其实,真正的原因是她不想让秦家人看到萧城对她的不好,在心里,她还是愿意维护好萧城的形象。

也许,骨子里,她还是爱他的。

萧城冷眼看着叶岚,这个女人也不是太笨嘛,还知道顾及他的面子。老爷子很喜欢她,要是他对叶岚不好,这次回去惹老爷子不高兴不说,还会受到训斥。

可家里的衣橱里,叶岚根本没有什么像样的衣服。

“下班后,我和你去买。”

“啊?”叶岚难以置信的看着萧城,他今天怎么了,又是送她又是和她买衣服的。

“不要乱想。你穿的像个乞丐难道我有面子?”

原来如此。

叶岚的眼黯下去,直至失去所有光彩,语气淡漠疏离着,“好。即是为了你的面子,那……由你买单。”

“什么?”

萧城觉得听到个笑话,这个女人要不要这么精打细算?

为了三百块钱,为了衣服钱,还真是不要不要的。

“我说,买衣服由你买单。我的薪水本就不多。”

明天还要去婺城,也不知道尘埃的病怎么样了,还不知道要花费多少钱呢。

叶岚头疼的想着,一个不明物体飞了过来,擦着她的头发飞了过去,吓得她一激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