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她比不上她

这一刻,萧城的心里无比的嫌弃眼前的这个女人。这个女人太过势力,为了金钱可以出卖一切,出卖的自己的婚姻,自己的清白,甚至是自己的清白。

她和那个温柔善良,落落大方的叶珂怎么能比?有那么几天,他居然以为可以和这个女人共度一生,看来他真的是疯了!

“是,为了那三百块,我也要去上班。萧大少爷,今天的事情是你一手造成的,所以你不能扣我工资!”

“好,你想去死,我不拦你。”

萧城气愤的转身离开,这样一个斤斤计较的女人,根本不值得他多关心一丝一毫。

萧城眼底的愤怒和嘲讽她都一一看在眼里,叶岚苦笑,她怎么会不知道萧城心里在想什么?他大概又把自己跟叶珂相比了吧。

可是他为什么不想想,她从小失去母亲,眼看着叶珂的母亲嫁入叶家,看着叶珂出生,逐渐抢占她在这个家里的所有地位。

她变得光彩夺目,她逐渐失去所有一切。她的心,大概早就已经不堪重负了吧。

从叶珂消失的那一天开始,也许她已经彻彻底底成为叶珂的替代品了。

她这一辈子,注定要为别人而活。

第二天一早,她拖着疲惫的身子出门,看着她一步步把走出别墅,又缓步走向公交车站牌,萧城的眉头皱成“川”字。

“少奶奶没车吗?”

“少爷,是您吩咐的,不给她任何代步工具。”听见萧城称呼叶岚为少奶奶,佣人多少还是有些惊讶的,毕竟以前是萧城吩咐,不准喊叶岚少奶奶,还说萧家的少奶奶永远都只有叶珂一个,今日是怎么了?

“哦?”萧城眯眼,困惑的看了佣人一眼,他有说过这句话吗?

“那她每天都是坐公交车去上班?”

“是的少爷。”

虚弱的背影彻底消失在自己眼前,萧城皱了皱眉,什么话都没说,双手插兜也抬脚离开别墅。

日子这样一日一日过,萧城似乎越来越讨厌她了,而她身上的钱,也快要用的差不多。

刚下班回家,萧城还没有回来,他今晚有个聚会,会回来晚一点,她决定给医院打个电话。

“喂?蔡院长?”

“叶小姐,终于接到你的电话了,尘埃的住院费快要用完了,您看什么时候能继续缴费。”

提到了钱,叶岚的眉头皱的更深了。

“我知道,我这几天就给你打过去,尘埃现在的病怎么样了?”

“过几天还要准备一场手术,他很想你,你要是抽空过来一趟,对他的病情会很有帮助。”

“好。”

挂断电话,叶岚拿出自己存了许久的银行卡。她决定了,她要亲自却婺城一趟,她要去看尘埃。

萧城今晚回来的很晚,似乎还喝了许多酒。

叶岚整理好自己的情绪,想要好好的跟萧城说一下自己有事要出门的事情,顺便请个假。

“萧城。”

他喝的醉醺醺的,被佣人扶进他的房间,佣人正准备替他换衣服。

叶岚出现在门边,佣人似乎有些尴尬,立刻抬眸看向叶岚。

“叶小姐来了?那你来帮少爷换衣服吧,我就先下去了。”

佣人立刻松开萧城,准备出去。

叶岚立刻摇头,“不,不,我只是找萧城有事,你替他弄就好了。”

“怎么?叶小姐替自己的丈夫换个衣服都不可以吗?叶家的小姐就这么金贵吗?别忘了少爷给了你什么,你要懂得感恩。”

佣人的眼神和话语让叶岚哑口无言,她有说什么吗?她用的着对自己那么有敌意吗?

“我知道了。”

换个衣服而已,叶岚安慰自己。

佣人“体贴”的将房门关上,叶岚壮着胆子走到床边,看着萧城醉成这副模样,心里的某个角落竟然柔软下来。

他喝醉的模样,很像一个孩子。双眸紧闭,修长的睫毛像把扇子,一颤一颤的。高挺的鼻梁,紧抿的唇。

无论从哪个角度来看,眼前的这个男人都很好看。怪不得,整个离城有那么多女人想要嫁给他。

“萧城。”

她伸手推了推他,他毫无反应。

叹了口气,叶岚只好细心的替他脱衣服,当上衣脱光的时候,看见他那古铜色的肌肤,她的脸颊还是不自觉的红了起来。

平复好自己的心情,她端了一盆热水,准备替他擦拭身子,他却突然抓住她的手。

“是你吗?”

她的心猛地跳动起来,任凭他抓住自己的手,目光却一动不动的看着他。

他缓缓睁开双眸,深邃的目光如同浩瀚星海,只一眼,就会迷失。

“我好想你,你为什么不回来?”

他开始胡言乱语,她也不动,只是静静地听着。

“你去了哪里?为什么要留我一个人?”他突然抬手,狠狠地将她的身子往下拉,直到她的身子趴在他的身上,他才紧紧的抱住她。

叶岚趴在他的胸膛,能够听见他强壮而有力的呼吸声,她闭眼,能够闻见他身上浓烈的酒气。

心在这一刻似乎也渐渐平静下来,她完完全全的放松自己,伸手抱住男人的身躯。

“萧城。”

“我爱你。”

男人的话让叶岚不敢置信的睁大了双眼,没等她反应过来,他的双唇已经覆盖在她身上。下一秒,他翻身将她压在身下。

叶岚跟着他的动作颤抖,脑海里还是那句挥之不去的“我爱你”。

这是第一次,她不想反抗,她想把自己好好的交给萧城。

“我也爱你。”

隐藏了多年的心里话,在此刻终于说出了口。

心似乎在这一刻活了过来,但是在下一秒,却又被深深地打入谷底。

“我爱你叶珂。”

在他彻底进入她的身体之前,他的话再次让她清醒过来。

眼角一滴清泪划过,叶岚心底苦笑连连。

原来,他的心里一直都只有叶珂。原来他喝的酩酊大醉,也是为了叶珂。

呵呵,她还真是可笑。

她居然以为那句“我爱你”是对她说的,她什么时候变得如此自作多情了?

一夜缱绻,她在萧城醒来之前离开他的房间。

回房后她洗了个澡,换上一身清爽干净的衣服,收拾了一下自己的包包,便立刻下楼。

她下楼的时候萧城还没有下来,她率先坐到餐桌旁准备吃早餐,佣人却什么都不愿意为她端过来。

“叶小姐你是不是忘了自己的身份了?这个家里少爷是老大,他若是不下来吃饭,你是没有饭吃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