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空空如也

“唔——”

男人还在动作,而叶岚只是咬紧嘴唇,默默地忍受这一切。

“怎么?不叫出来?”

男人冰冷的嗓音在头顶上方响起,伴随着粗鲁的动作。

叶岚眯起迷离的眼眸抬头看他,一圈一圈的光晕里,他的脸庞是如此的温沉俊朗,他生的好看,是整个离城公认的事实,她嫁给他,也应当感到开心。

但是这一刻,她的心里却无丝毫的欣喜。

“如果不是你,此刻躺在我身下的应当是你的妹妹,叶珂!既然你害了她,那就由你来替她承受一切!”

他毫无感情的眸子如同白色的刀刃,狠狠地划在她的心上。

忍受着他的粗鲁,叶岚弯起嘴角,勾起一抹苦涩的笑。

“萧城,你想怎样都好,麻烦快一点。”

“好,那我成全你!”

她的笑容成功将他激怒,怒火中烧,他的动作越发的迅猛凌厉起来。

那一夜不知道是怎么过来的。

窗外的阳光透过纱幔轻柔的散在她稍显虚弱的脸庞上,叶岚睁开双眼的第一件事情就是去看身旁的位置。

没有人,空空如也。

他每次来,都是为了折磨她,从不会在这个房间里和她同睡。

遍体鳞伤,连动一下都会觉得很疼。

“嘶——”

她掀开步子,下床的时候却发觉身体已经不是自己的了,麻木的厉害。垂在身侧的十指收紧,叶岚低声咒骂道:“该死的萧城,真是个疯子,神经病!”

“叶小姐,我劝你还是别在背后说少爷的坏话比较好。”

冷不丁的声音在不远处响起,叶岚眉头微蹙,看见佣人的那一刻,心里顿时有股无名之火。

这个四十出头,却保养得当的女人是萧城家里的保姆,因为仗着自己在萧家做了十几年,也算是看着萧城长大的,所以经常连门都不敲,直接进入她的房间。

“为什么不能说?你要去告状?那就去吧。”

没有心情和她说话,叶岚转身,准备进入浴室好好洗个澡。

“叶小姐,少爷在楼下等你,你最好快点下来。”

佣人冷漠的看了她一眼,迅速转身离开。

叶小姐?她嫁给萧城一年多了,这个家里的人,有谁把她当成少奶奶看待过?她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她这个名副其实的叶家大小姐居然过的这么卑微。

叶岚看着她的背影,鼻子突然发酸,似乎有滚烫的热水要从眼底滑落。

从楼上下来的时候,萧城正在用早餐。

他坐在客厅里,头顶是微弱的灯光,他整个人映在光晕里,从脸庞的轮廓到他的一举一动,无一不透着温柔与优雅。

可是叶岚知道,他看似温润的外表下隐藏着一颗恶魔的心脏。

“坐下,喝汤。”

“喝汤?”

看着他面无表情的脸庞,叶岚皱了皱眉,“喝什么汤?”

“你说什么汤?保胎汤。”

说话的语气冰冷里带着嫌弃,萧城不愿意多看她一眼,也不愿意多跟她说一句话。

“可是,我没有怀孕,怎么——”

她的话还没有说话,他一个眼神睥睨过来,“叶岚,你什么时候废话这么多了,你在这个家里,有发言的权利吗?”

叶岚默不作声,没有说话。

她端起眼前的汤药,一口气全部喝了下去。

不知道是什么汤,虽然说是保胎,但是味道却还可以,她能够接受。

“我喝好了,先去上班了。”

不想和萧城在一起多待一分一秒,叶岚起身,准备转身出门。

“站住!”

一声突如其来的命令让叶岚停住了脚,她挺直背影,握紧手中的东西,站在原地冷声道:“什么事?”

“你手里的东西是什么?”萧城起身,朝着她一步步靠近,看向她的目光如炬。

唇瓣微抿,叶岚如实回答。

“设计稿。”

“设计稿?”身后的男人突然笑了起来,发出讽刺的嘲笑声,他停在她身后,修长的指尖轻而易举的抽出她握在手里的几张画稿。

“萧城,你想干什么,这是我的!”

看着他的动作,叶岚的心狠狠的提了起来。她抬眸,一双勇敢果断的眸子直直的射向萧城,眼底有种拼命的气势。

“你这么紧张?”

漫不经心的打开手中的画稿,却还是被她的创作惊讶。萧城微微抬眸,瞥向眼前的女人。在设计部待了一年,却因为他的命令从未升职,一直是一名小小的设计师助理。

但是叶岚的设计天赋早几年就已经人尽皆知,让她做设计师助理的确委屈她了。

可惜,他永远不会让她升职。

“萧城,你动什么都可以,就是不要动这些设计稿!”

叶岚皱眉,脸上有少有的情绪波动,但是这些细微的波动却是能够激起萧城心底千层浪的石子,他冷笑一声,抬眸看她,“哦?你凭什么以为我会不动这些设计稿?”

话音刚落,那几张纸已经被他扔在地上。

看着她的心血就这样被他扔在地上,叶岚死死的握紧手掌,却在用力隐忍自己心底的怒气。

她没有理会他,只是低头,打算将那几张画稿捡起。

在弯腰的那一瞬间,一双锃亮的皮鞋落在眼前的画稿上,并且正在肆意的践踏蹂躏着。

“萧城!”

她怒了,她真的怒了。这些设计稿是她熬了几个晚上做出来的,她花了多少心思才画出这些东西?结果就这么被他给糟蹋了?他凭什么这么做?他到底凭什么?

湿漉漉的眸子蒙上一层雾气,叶岚气冲冲的瞪向他,“你为什么要这么做?你知不知道我——”

“这些都是垃圾,我这样做是不想让我的员工浪费时间。”

狭长的眼眸轻眯,看见她哭,他的心里似乎有些异样。但是很快便又消失不见,他冷冰冰的看着眼前的女人,沉声道:“叶岚,别指望你能做一个真正的设计师,只要你在我手上工作,你就永远都只是一个助理,永远!”

话音刚落,萧城的身影便已消失在她眼前。

在他转身离开的那一刻,她眼底的泪水还是瞬间滴落。

心疼的无法呼吸,看着地上满是脚印的画稿,她缓缓弯下腰,温热的指尖触碰到画稿。

“活该!”

身旁走过的佣人鄙夷的看了她一眼,叶岚闭眼,将所有泪水都逼了回去。

哭什么?她有什么好哭的?这一切她早就经历过无数次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