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杀意凛冽

“你比他更谨慎!”

看着那胸口染血而退的另一人,苏宸宇目光有些惊异。

“是啊,要不然他怎么会死呢。”毫无感情的话语自其口中说出,竟比之凛冽的寒风更加冰冷:“只不过,我现在后悔了。”

看着眼前这忽然像是换了一人的敌人,苏宸宇眼中先是一怔,然后闪过一丝了然之色道:“原来如此!”

他没想到,这两人根本就不是一伙的,难怪以此人的谨慎,都没有在胖子上前时出声提醒,想来一开始便存了灭口的心思。

“我没有想到,你的重伤居然是装的,我更没有想到的是,你居然还能以此为诱饵再杀一人。”持刀弟子脸色阴沉的说道。

“我也没有想到,你居然可以躲开。”苏宸宇放开手,任凭身前的胖子自由落地。

低头看了看胖子那仍自残留着不可置信的双眼,以及终于有血迹隐现的脖颈,苏宸宇还是没有忍住心中的好奇问道:“你是怎么发现的?”

“我很怕死!”

看着少年颇有些不可置否的表情,那人一脸平静的说道:“因为我很怕死,所以我不相信一个即便是重伤垂死也不愿放下手中之剑的人,会没有保留一剑之力。”

苏宸宇先是一脸愕然,随即才苦笑道:“原来如此!”

此人心智,着实可怕!

“为了避免再发生意外,我不会再给你任何机会。”

一道阴沉中带有忌惮的声音响起,随即,苏宸宇便看到一道凛冽的刀光向自己迎面袭来,将他那已经到嘴边的话语全都堵了回去。

凛冽的刀光如同怒海狂涛,将苏宸宇整个身形淹没。

恢复正常的面容上无悲无喜,在这无尽的刀光之下,苏宸宇面色平静的挥出了自己的第三剑。

“铮!”

清脆的剑鸣之声忽然响起,就好似有万千利剑同时出鞘。

刀光如瀑,本已展露出绚丽的光芒,却在剑鸣之声响起的那一刻,瞬间支离破碎,再难伤害到苏宸宇分毫。

磅礴的剑芒伴随着冰冷的杀机,如同一道剑刃风暴凭空乍起,眨眼之间反将持刀少年笼罩其中。

噗!

飘渺的剑光自风暴之中悄然而过,随即便是一道剑刃入体的声音传出。

风暴渐散,显露出那仍保持着出刀姿势的弟子身形。

锋利的剑身穿胸而过,持刀少年一脸惊骇,他先是难以抑制的喷出了一口鲜血,随后,才面露绝望的沙哑着声音说道:“这……怎么……可能!”

“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我既能杀两位淬体七重,那再多你一位,又有何奇怪。”

苏宸宇收剑回鞘,丝毫没有因为因为跨两界杀敌而流露出丝毫异样。

清风剑法,终于在这一刻突破至炉火纯青的境界。

成功将敌人灭杀,连带着清风剑法的突破,让苏宸宇心情很是不错,然而就当他沿路回返之时,却又在距离山洞不远处发现了几道鬼鬼祟祟的身影,看其架势,其目标不言而喻。

“居然还有人,而且还不少。”

苏宸宇眼中杀意凛然,如今他已经知道这些人是为了自己身上那所谓的造化而来,然而除了自己之外,根本就没有人知道自己脑海中有一片造化雷海。

也即是说,那背后放出消息的人,其实根本就是想要自己的命。

“究竟是谁想置我于死地?”苏宸宇心中念头急转,却丝毫没有头绪。

能够让那么多人相信自己身上拥有造化,并且甘愿冒着生命危险进入青云山脉之中,背后那人身份绝对不一般,然而在他的记忆中,却并没有与任何身份相符的弟子有过仇怨。

毕竟以他以往的身份,如果真是与这样的人结仇,根本就活不到现在。

“不好,柳莹有危险!”

忽然之间,苏宸宇想到了深受重创的柳莹,这让他的心顿时提了起来。

没有任何犹豫,也没有惊动那些鬼鬼祟祟的身影,苏宸宇将自身速度提升到最快,全力向着山洞而去。

一想到那有可能出现的后果,苏宸宇便有些心急如焚,眼中的杀意也越来越盛。

既然之前那三位弟子能知道那个山洞,难保别人也会知道,他现在能做的,除了以最快的速度赶回去之外,唯有在心中祈祷她不要出事。

“最好不要出现什么意外,不然的话……我不介意杀个血流成河。”

虽然对那位醉心武道的便宜未婚妻并没有什么男女之情,但苏宸宇仍是心中发狠,他已经下定决心,一旦柳莹出事,他将血洗所有与之相关的人。

至于那位幕后黑手,不管如何,他都不会放过。

“不好,有陌生人来过。”

才刚到山洞之前,苏宸宇便感觉自己的心狠狠一沉,之前的几日,他已经对这里了若指掌,所以只是匆匆一眼,他便发现了陌生人来过的横迹。

“咻!”

身形毫无停留,苏宸宇手握长剑直接往中激射而去,因为心中有所担忧,此时的他已经顾不得隐匿身形。

果然,就在他刚进入到山洞之中,便是一道凌厉的剑光迎面而来,这其中所蕴含的凶险杀机,即便是他都无法小觑。

感受到这刁钻狠辣的一剑,苏宸宇同样是眼神一狠,身体没有丝毫躲避,只是心神一动间,同样蕴含着无尽杀意的一剑已直接刺出。

锵!

精铁交鸣瞬间响起,双剑始一接触,苏宸宇便感受到对方剑招之中蕴含的虚弱。

对方这一剑虽然占尽天时地利,且极尽刁钻狠辣之能,但持剑之人俨然是重创之身,所以在苏宸宇炉火纯青级的清风剑法之下,仍是不够看。

凛冽的寒光直接将对方剑招破尽,眼见着饱含无尽杀意的一剑就要刺进对方要害,但终于看清对方面容的苏宸宇却是忽然咯噔一下,于最后关头硬生生改变了攻击的方向。

“怎么是你?”

无尽的杀意骤散消散,苏宸宇身形一转,将脸色苍白如纸的柳莹带入怀中。

身形落地,苏宸宇目光便是一凝,入眼处,数具染血尸体横七竖八的躺在地上,而每一位,几乎都是一剑毙命。

“你终于来了!”微弱的声音自怀中响起,苏宸宇低头一看,却发现此时的柳莹竟已昏迷过去。

感受到柳莹那微弱到极致的呼吸,再看看地上兀自残留着不可置信神色的染血尸体,苏宸宇眼中寒光凛冽,周身杀意再度凝为实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