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7章 传说中的未婚妻

锵!

长剑入鞘,风暴消散,苏宸宇长身而立,身前兽影如同雕塑。

嗤!嗤!嗤!

忽然之间,有轻微的声音响起,在苏宸宇那古井无波的目光注视下,身前这巨大的金纹豹身上,接连有剑痕出现。

殷红的鲜血自剑伤处迸溅而出,将整个兽身染红。

清风剑法虽以清风为名,却并不会局限于此,清风虽弱,却也有化作风暴之时。

苏宸宇默然转身,尽管脸色苍白如纸,却难掩那飘然若仙的非凡气质。

轰!

倒地之声自身后响起,当巨大的身体与地面接触的那一刻,残留着凶残之色的狰狞头颅,已然和躯体分离。

嘴角勾勒出一丝满意的笑容,苏宸宇迈步而出,离开了这个血腥味浓郁的战场。

……

“呼……”

一个安静明亮的洞中,苏宸宇正盘膝而坐,浓郁的天地灵气蜂拥而至,几乎将他的身形淹没。

虽然成功将金纹豹斩杀,但他也是受创不小,在离开战场之后,他便找到了这个环境不错的山洞疗伤。

除了天赋上的转变,洗净伐髓过后的身体也具备了强大的恢复能力,这在他预计中至少需要半日方能够恢复的创伤,居然只用了不足半个时辰,就已经恢复如初。

伤势恢复后,苏宸宇并没有停止修炼,感受到身体中即将突破的感觉,他没有任何犹豫,将此前领取的淬体丹取出,迅速纳入口中,开始了进一步的突破。

庞大的药力在身体之中化开,然后被迅速吸收,与此同时,外界那被吸引而来的天地灵气也不断的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并迅速被转化为他本身的力量。

轰!

不久之后,苏宸宇身体忽然一震,随即一股澎湃的的气息自他身上散发而出。

“淬体境四重,到了!”

仿佛一道电光闪过,苏宸宇睁开双眼。

感受到充斥于四肢百骸的强大力量,他心情甚好,这可比以往强盛了数倍不止。

激烈的战斗果然能够极大刺激人的潜力,这才来到连云山脉没多久,但苏宸宇就已经有了显著地改变。

不但剑法有所突破,就连境界,都提升了一重,比预想的还要快上些许。

接下来的几日,苏宸宇进入到疯狂的修炼之中,每日的战斗几乎都没有间断过,除了必要的疗伤及短暂的休息,他都处于凶险的战斗之中。

随着不断的深入,他也遇到了各种各样的强大妖兽,也曾陷入过生死危机,但每一次,最终都被他成功逃脱。

这其中,他那恐怖的恢复速度可谓是居功甚伟!

经过不断的浴血厮杀,他对于清风剑诀的领悟可谓是越来越深,虽然还没有达到炉火纯青的地步,却也算是有了登堂入室的水平。

且随着领悟的不断加深,他隐隐感觉距离剑法上的突破已然不远。

噗!

又是一场激斗之后,苏宸宇成功将妖兽击杀,才行不远,他便忽然闻到一股诱人的药香。

“这是灵药的气息……药香如此浓郁,怕是不止一阶,很有可能是二阶灵药。”

苏宸宇眼中兴奋之色一闪而过,随即又化为谨慎。

相比而言,妖兽对灵药的感知可要比人类强得多,如此浓郁的药香连他都能够闻到,想必会引来不少强大的妖兽。

顺着药香传来的方向,苏宸宇谨慎前行,走了没多久,他便听闻有打斗声伴随着妖兽怒吼,从不远处传来。

“已经有人先一步到达!”

苏宸宇皱了皱眉头,听着这激烈的打斗声,他已然猜到已经有人先一步来到这里,并与妖兽遭遇,然后便开始了对灵药的争夺。

在略微的迟疑之后,苏宸宇隐匿身形,悄然来到一个山谷之中。

波光粼粼的湖面上,一朵晶莹如碧玉的莲蓬在众多五颜六色的荷花中显得格外显眼。

“二阶灵药碧玉莲,而且还结了莲子。”

隐匿身形的苏宸宇惊讶的说道,他没有想到,在这青云山脉外围居然能够看到这种灵药,碧玉莲虽说只是二阶灵药,但若能结出莲子,却是堪比普通三阶灵药。

怪不得能发出如此浓郁的药香,还引发如此激烈的争斗。

“竟然是她?”

目光转到战场,苏宸宇惊讶的发现,那正处于激烈战斗中的一道身影,自己居然认识。

这是一个身着水绿色长裙的少女,相比于此前曾经见过的苏雨涵,这位少女显然要逊色不少,但也算得上是倾城之姿。

柳莹,流云城四大家族柳家家主之女,苏宸宇的未婚妻。

柳家同为流云城四大家族之一,一向与苏家交好,特别是柳家家主柳毅与苏宸宇的父亲在少年时期关系极铁,即便是后来成为了各自家族的家主,这份情谊也没有改变。

也正是因为有这样的关系在,苏宸宇很小的时候就与柳莹定了娃娃亲,若是按照一般的情况发展下去,这将会是苏柳两家关系更进一步的纽带,或许在很多以后还会成为流云城的一段佳话。

可惜的是,自从苏宸宇那垃圾一般的天资逐渐展现,这件事情也就逐渐变得尴尬了起来。

一方面柳毅碍于兄弟情面不好主动反悔,另一方面苏宸宇那便宜老爹又想着为儿子保住靠山,再加上将其送入青云门导致家主之位摇摇欲坠,那柳毅就更没法开口了。

偏偏柳莹天赋还相当不错,又是个心高气傲之辈,又哪能将容忍自己一生的幸福与一个废物绑在一起。

于是乎,柳莹虽说没有一哭二闹三上吊,但也赌气的直接跑到了青云门,并发誓说不退婚就不回去。

因为同在青云门,所以苏宸宇与自己这位未婚妻也是见过,虽说每次都不是很愉快吧,但柳莹也确实从未刻意针对过他。

所以,对于这位如同陌生人一般的未婚妻,他既谈不上什么好感,但也不曾有多少厌恶,总之彼此都没啥感觉就对了。

“不愧是天之娇女,这一身修为怕是都快要到淬体境十重了吧!”

“这条碧水蟒实力也挺强的,怪不得这么浓郁的药香都没有其他妖兽敢来。”

与柳莹激斗的是一条碧水蟒,此前应该一直守护着这株碧玉莲,只是它运气不好,眼看守护了那么久的灵药终于成熟,不曾想半路却杀出个强大的敌人。

“可惜了这三阶灵药,与我无缘!”

看其场中战斗的架势,那碧水蟒被斩杀也不过是时间问题,趁现在双方战斗激烈,苏宸宇觉得自己还是赶紧离开,免得到时候见了,反倒引起不必要的误会。

他本就是做事果决之人,所以打定主意之后便准备离开。

然而就在他离去没多远,一道更显激烈的碰撞身自身后传来,随后便再没有了打斗的声音。

忍不住心中好奇,苏宸宇还是回头看了看,不曾想这一回头,他便看到了一个出乎预料的结果。

“两败俱伤?”

当看清场中情形,苏宸宇先是眼神一愣,随即便毫不犹豫的转身向谷中激射而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