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6章 金纹豹

清风渐起,冷意横生。

偏僻简陋的房屋前,有清风拂过,苏宸宇手握一黑铁长剑,身形舞动间,有凛冽剑光显现。

改造后的身体没有让他感到失望,甚至在修炼清风剑法时有了莫大惊喜。

即便是出神入化的开碑掌已经展现了改造后的武技天赋,但真正开始修炼一门新的武技,苏宸宇方才深刻感受到这其中不同。

一般而言,想要将一门武技掌握至小有所成,需要将近半月的时间,而想要修炼至炉火纯青的大成境界,更是需要两三月的苦练,至于想要将一门武技修炼到出神入化,那可不是简单的苦练便能够做到,还需要一定的机缘。

苏宸宇修行这部清风剑法仅不过半日,俨然已是一幅小有所成的模样。

微风拂过,一片落叶随风而舞,苏宸宇挥剑而出,不带有半分烟火气息,仿佛与这微拂的清风融为一体。

就好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苏宸宇已是收剑入鞘,唯有那随风而舞的落叶,在清风中悄然化作整齐的数片,随后翩然落地。

这就是苏宸宇的剑,如清风拂柳般轻柔,又如缥缈不定的云霞,不沾染半分尘世气息,只是在悄然之中取敌性命,而后翩然而归,静默无声。

“即便只是剑法小有所成,威力也堪比炉火纯青级的开碑掌,若是能够更进一步达到登堂入室,杀伤力比之出神入化及的开碑掌都能远远超出。”

“看来,是该往青云山脉走一遭了!”看着远方那绵延不绝的青云山脉,苏宸宇眼中闪过一道火热。

只有在真正的战斗中不断压迫自己,挖掘出更多的潜力,才能在短时间内将剑法打磨到出神入化的地步,那时候,或许能够更加容易领悟出清风剑意。

更何况一个月后便是晋升内门的考核,届时若能够获取前三名,则会有丰厚的奖励,不说其他,单是那奖励中的玄级功法,便能够让他的修炼速度再度有所提升。

哪怕是玄级低阶,也不是区区黄级功法所能够比拟的。

也不需要收拾,打定主意的苏宸宇仅仅是带着手中之剑,便直接向着青云山脉行去。

不同于身处宗门之内,青云山脉妖兽众多,若是一不小心招惹到强大的妖兽,即便是丢了性命那也是白丢,所以若是对自己实力没有一丝自信,一般不会轻易进入连云山脉之中。

步入青云山脉山脉,入眼全是遮天蔽日的树木以及茂密的灌木丛,虬劲的树根裸露在外,宛如一道道沉睡的虬龙。

浓郁的天地灵气伴随着草木的清香,让第一次进入其中的人很容易忘却暗中隐藏的危险。

虽然说相对于淬体境三重的实力,青云山脉显得异常凶险,但苏宸宇仍是一脸平静,没有表现出任何紧张的神态,那云淡风轻的飘然姿态,让不知道的人瞧见,准会以为他是来游玩。

苏宸宇当然不是来游玩,再随意斩杀了一些不入流的妖兽之后,他凭借自己敏锐的感知,很快便锁定了一头真正的猎物。

这是一头金纹豹,虽然比较常见,实力却不可小觑。

金纹豹战力虽不及紫纹豹,速度也不及暗影豹,但综合实力却是颇为不凡。

初来乍到,以它来作为练手的对象,还是非常不错的。

“吼……”

也不知是对于自身实力的自信,还是因为被发现后没了隐藏的必要,在一声咆哮中,它便直接跳了出来。

这头金纹豹明显是将苏宸宇当做了自己的猎物!

足有三四米的身躯并没有影响到它的灵活性,那庞大的身躯给人以一种巨大的压力,粗壮的四肢,流水般的身躯,无不展示着他的难缠与强大。

这是一头堪比淬体境四重巅峰的强大妖兽,可不是付山那种只敢躲在宗门的废物所能够比拟的,若是其狂暴起来,怕是普通的淬体境五重都不一定能对付。

面对这眼中满是凶戾的金纹豹,苏宸宇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

“咻!”

相对于苏宸宇来说,这头凶残的金纹豹显然没有太多耐心,只见其有力的四肢猛地一蹬,整个身体便像是化作了一道狂风,直接是凌空扑杀而来。

“好快!”

苏宸宇瞳孔猛地一缩,顿时感受到了此前与宗门弟子战斗时从未感受过的压力,关键时刻,长剑出鞘,如同拂过的一道清风,悄然挡在身前。

轰!

狂暴的力量自碰撞之处激射而出,苏宸宇只感觉到一股强大的力量自剑身传来,让措不及防的他吃了个小亏。

好强!好快!

这已是他第二次发出惊叹,也只有亲身经历,方才明白那宗门弟子与妖兽之间的巨大差距。

不过,这正是他所希望的。

周身的血液流淌加速,整个心脏也在有力的跳动着,感受着自金纹豹身上传来的压力,苏宸宇不但没有丝毫畏惧,反而感觉身体中有一种强烈的战意被催发,以至于整个人都好似要燃烧起来。

狂暴的攻击如影随形,就在苏宸宇念头急转的功夫,又一轮攻击已是接连而至。

“来得好!”

面对这强大的攻击,苏宸宇不躲不避,只是手中之剑已经悄然而动。

就好似被带起的道道微风,不带有丝毫烟火之气,虽不曾像金纹豹那般狂暴强势,却往往于不经意间将所有的攻击拦下。

没有动用任何其他的手段,唯有那手中之剑,有时如翩飞的蝴蝶,有时如水中灵动的游鱼,不论那攻击如何狂暴隐秘,都无法攻破这密不透风的防守。

“吼!”

气急败坏的咆哮声不断在空气中回荡,在那越来越激烈的碰撞中,金纹豹也变得越发狂躁。

即便如此,苏宸宇挥出的剑也依然平稳。

若说一开始在那疯狂的攻击中,苏宸宇还有些相形见绌,那么随着战斗的持续,他是越来越得心应手,甚至于逐渐显露出几分游刃有余的姿态。

双眼之中的精光愈发炽热,随着手中之剑不断挥出,苏宸宇那一身气势也在不断攀升。

半个时辰后……

就好像是积累到了一个极点,当苏宸宇一身气势达到最鼎盛的那一刻,他手中的长剑也忽然有了变化。

没有了剑光,甚至没有了剑,当苏宸宇那积蓄到极点的气势猛地一收,整个战场都忽然安静了下来。

一道清风忽然从场中拂过,也不知从何而来,但即便是金纹豹那狂暴的力量,都诡异的被这道清风所压制。

“呼!”

在金纹豹那急剧收缩的巨大瞳孔中,清风骤变,竟是化作一道呼啸的狂风,在眨眼之间将整个战场所笼罩。

“吼!”

凄厉的惨叫声忽然响起,当那恐怖到极致的狂风呼啸而来,不论金纹豹如何挣扎,那巨大的身躯依然被卷入风暴之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