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5章 清风剑法

成功解决了麻烦,苏宸宇也很快将这个插曲抛之脑后,开始认真的寻找合适的功法武技。

“这里等级最高的功法也不过是黄级中品,虽然各有特色,但对我来说修炼效果差别并不大。”

在随手翻过几部功法之后,苏宸宇心中已有了个大概,他随手拿了一部名为《青木诀》的黄级中阶功法,便向盛放武技的区域行去。

“《滚石拳》,黄级中阶武技,使用时拳法有如山石滚动,一往无前……”

“《虎啸劲》,黄级中阶特殊武技,使用时如同虎啸山林,强大难防……”

“《流云斩》,黄级中阶武技……”

“《赤炎枪》,黄级中阶武技……”

相较于选择功法的随意,在选择武技时,苏宸宇就要仔细得多,除了那些级别太低的,他几乎是一本一本的仔细查阅。

“怎么没有黄级高阶的武技,不是说为了选拔一些天资较高的弟子,武技阁中还放了几部黄级高阶的武技吗?”

看了数十本武技之后,苏宸宇仍然没有发现有黄级高阶的武技存在,直到将近一个时辰之后,他方才找到一本名为《九重劲》的黄级高阶武技。

而就当他准备借下这本黄级高阶功法时,另一本布满灰尘的高阶功法映入眼帘。

“《清风剑法》,黄级高阶剑法,剑起如风,飘渺难寻,炼至大成可于风起之间取敌性命,若能感悟清风剑意,则堪比玄级武技……”

取下这部高阶剑法,将厚厚的灰尘拭去,苏宸宇打开一看,瞬间便被其吸引。

这其中提到的清风剑意,让他很是心动,虽然后面特意标注了想要领悟清风剑意需要极高的剑道天赋,但无疑被他忽视了。

“就是你了!”

将《九重劲》放回原处,苏宸宇拿着这两部选好的秘技,便转身离开。

“居然是《九重劲》。”就当他前脚刚走,后脚便有一位弟子来到他刚才所呆之处,并一眼看到了他刚刚放下的黄级高阶武技。

“连黄级高阶武技都不选,难道……”

这位弟子疑惑之色一身而过,随即便是脸色大变,来不及放下手中功法,他便已向苏宸宇离开的方向追去。

“站住!”

就当苏宸宇即将走到出口时,身后忽然响起一道爆喝,随即,他便感觉有一道劲气袭来,目标直指拿着秘籍的右手。

“找死!”感受到这突如其来的抢夺,苏宸目光一狠,也不管来人是谁,随手一式开碑手便是直接拍出。

“咔嚓!”

只听有清晰的骨头断裂声响起,紧接着,便是一道如杀猪般的惨叫响彻整个武技阁。

“又是你们!”

看着拦在自己身前的三位外门弟子,苏宸宇心中终于有杀意浮现。

除了那被自己废了一只手的弟子,三位之中还有两位是此前参与围攻自己之人,至于另外一道陌生的面孔,应该就是他们找来的后台。

“你很嚣张!”

眨眼之间便被废掉一人,这让那领头的陌生弟子脸色很不好看,不过苏宸宇显然并不吃这一套,不得不说,对方三番两次的行为已经将他彻底惹怒。

“废话真多!”

守阁长老的不作为已经让苏宸宇毫无顾忌,他不相信以守阁长老的实力会不知道武技阁中所发生的一切,既然如此,他心中便再无顾忌。

还是那招目前仅会的开碑掌,只是相比于以往而言,苏宸宇的这一次出手,已经带有毫不掩饰的杀意,出手也毫无保留。

“你死定了!”

出乎预料的是,面对苏宸宇这杀意凛然的一击,对方并没有出手反击,而是身形疾退,直接躲到那自四面八方悄然而来的弟子身后,并面带讽刺的对着苏宸宇做了一个你死定了的嘴型。

“救命啊,杀人啦!”

凄厉刺耳的尖叫声在武技阁中突兀响起,紧接着,脸色一变的苏宸宇便感觉有一股阴寒之力悄然向自己袭来。

关键时刻,他身形连动,在一道微不可闻的惊疑之声中,艰难躲过这道攻击。

“怎么回事?”

不等更多的人围观而来,骤然出现的武技阁长老已是一脸阴沉的问道。

“是他,这个废物想要抢我的秘籍。”看到脸色阴沉如同狂风骤雨即将降临的武技阁长老,那被打断一只手的外门弟子眼中惊慌之色一闪而过,随即瞬间化为阴狠。

将那耸拉着的右手高高举起,顾不得那让脸色发白的锥心之痛,他抬起握着秘籍的左手,指着苏宸宇便大声嚷道。

“我好不容易找到一本黄级高阶秘密,没想到被这个废物看到后他居然偷袭我,想要抢走我的秘籍,长老,你要为我做主啊,你看,我的手都被他打断了,哎呦……”

不得不说,这位弟子很有表演的天赋,两句话下来,便让所有闻声而来的其他弟子露出恍然之色,并对苏宸宇投以鄙夷、愤慨、幸灾乐祸等诸多异样的目光。

“武技阁中禁止动手,你不知道吗?”

许是真的被这位弟子的精湛表演所迷惑,只见这位武技阁长老转身面向苏宸宇,语气森寒的说道。

“是非曲直,长老心中应该很清楚!”

面对这来势汹汹的质问,苏宸宇只是将手中秘籍轻轻一扬,随即一脸嘲弄的说道。

眼中诧异之色闪过,当看清苏宸宇手中秘籍上的那几个字时,武技阁长老脸皮微微一抽,连带着森寒的气质也为之一滞。

“你竟敢讽刺长老。”

听着那毫不掩饰的嘲讽话语,那位受伤弟子几乎高兴得跳起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长老的异样,而是指着苏宸宇一脸兴奋的说道:“废物你死定……”

“住嘴!”

还未等这位弟子把话说完,武技阁长老便已暴怒出声,看着苏宸宇那讽刺的眼神,他的脸皮再度抽了抽,心中甚是恼怒。

他没想到,这小子选的居然是《清风剑法》,若是其他功法武技,他都可以让其无话可说,唯独这一本……

这小子还真会挑!

深深看了苏宸宇一眼,武技阁长老将目光转向受伤的弟子,语气冰冷的说道:“你,私自在武技阁动手,从今天起,禁止再进入武技阁!”

“不愧是守阁长老,果然是非分明!”

眼见长老如此决断,苏宸宇也不知是赞赏还是讽刺的说了一句,然后便像什么都没有发生过一般,淡然自若的向外面走去。

徒留那掉落一地的眼珠,以及那位受伤弟子反应过来之后的惨嚎。

“不要啊长老,我知道错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