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4章 武技阁之行

“如果没什么其它的事,我便回去了。”

苏宸宇话音落下,也不等苏雨涵回答,心烦意乱的他便已错身离去,俨然一幅片刻也不想待下去的架势。

“这是父亲让我给你的。”身后传来的声音让远去的少年脚步一顿,然而他还是没有转身,而是在微微一顿之后再度迈开了步伐。

少年步子越迈越快,眨眼之间便已走出很远,苏雨涵目视着他渐渐离去,眼中痛苦之色难掩。

“你不适合撒谎!”

直到他的身影即将消失在视线之中时,方才有一道蕴含着复杂情绪的声音隐隐传来。

“师妹,如此不知好歹的人,你又何必放在心上!”

就在苏宸宇身影彻底消失的时候,一道温和的声音忽然在苏雨涵身后响起。

听到这道熟悉的声音,苏雨涵没有说话,只是那一身气质,却是忽然变得冰冷难近。

眼中痛苦之色隐去,苏雨涵收将手中之物收回,也不曾回应,更不曾转身,只是其身形一动,便已如离尘的清冷仙子般飘然而去。

“不过是一个废物而已,居然让你屈尊降贵的去对待。”

看着那飘然而去的身影,缓缓行来的周浩洋脸上笑容不在,而是换做无比狰狞的表情,此时的他,即便是一身尊贵的紫金色长衫,也难掩那阴冷的气息。

“若非是为了博得你的好感,我早就让他消失在这个世界上了,只是现在看来,他的存在反倒是成了一种阻碍。”

脸上狰狞之色散去,紫袍男子再度恢复了那气质超然的状态,唯有在看向苏宸宇离去的方向时,眼中方才有阴狠之色闪过。

深深一眼苏雨涵离去的方向,周浩然转身离去,只是那无意中吐出的话语,好似从九幽之中传出,让人心神都为之发寒。

“她是我的,所有妨碍我得到她的人,都只有一个下场,那就是悄无声息的消失在这个世界,哪怕,是她的亲人……”

苏宸宇并不知道自己走后所发生的一切,苏雨涵的出现虽然让他心神烦躁,但离开之后,他便又很快调整恢复过来。

“修炼天赋的提升已经可以确定,但对《开碑掌》的领悟仍是有些莫名其妙,前身每次一修炼武技时,都会感觉脑海混沌一片,也不知道经历洗筋伐髓后的自己,再修行武技时会是何种情况。”

“奥义境三重的境界,已经有进入武技阁挑选一门武技的资格,这心中,还真是有些忐忑呢!”

暗叹着苏雨涵的出现竟是让自己乱了心神,以至于把最主要的事情都给忘了,苏宸宇苦笑着摇摇头,转身朝武技阁行去。

根据记忆中得知,不论是修行功法还是武技,都有天、地、玄、黄四个级别,而每个级别又分为高、中、低三个品阶。

除了天赋之外,每一个人修行的功法品级也会影响到其修行速度,级别越高,修行效果就越好,也就越显珍贵。

武技也同样如此,品级越高的武技威力就越是强大,不过有一点值得注意的是,越是强大武技就越是难以修炼,而真正威力强大的武技不仅需要超凡的天赋,对于修行者的实力也会有所要求。

看着眼前数百个书架被摆得整整齐齐,哪怕是身为流云城苏家家主之子,在看到那么多功法秘籍之后他也是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

这还只是外门武技阁而已。

“欸,我没看错吧,这不是传说中的宗门第一废吗,怎么跑到武技阁来了?”

不得不说,在宗门之中苏宸宇还真的算得上是“声名显赫”,虽然这是不好的名声,但也让无数人认识了这个所谓的“宗门耻辱”。

这不,他才刚进入武技阁呢,就已经被人认了出来,并随着一声不可置信的惊呼,瞬间引来大量围观。

“哪儿呢哪儿呢?我看看……”

“还真是……我不会眼花了吧?”

眨眼的功夫,苏宸宇便被这闻声而来的弟子层层围住,这让他眉头紧皱的同时脸色有些发冷。

“我很好奇,这废物是怎么进入武技阁的?”

“我也很好奇,武技阁不是只有淬体境三重允许进来的吗,难道他突破到淬体境三重了……”

“嘶!不是吧,这废物怎么可能突破到淬体境三重!”

“不会是偷偷溜进来的吧,也不对啊,武技阁可是有长老看守,别说这个废物,就算是内门弟子来了,也休想偷偷溜进来。”

“难道说……他真的突破到淬体境三重了?”

“怎么可能,你他么这是在逗我吗,要是连他这个废物都能突破到淬体境三重,我立马就去吃翔。”

“那他是怎么进来的,总不能是武技阁长老悄悄放进来的吧!”

此话一出,武技阁中瞬间安静,随后便是一片哗然。

貌似还真有可能!

不得不说,不论身在何处,都改不了众人那八卦的心思。

长老徇私啊,这可是一个大新闻,因为潜意识里谁也不相信苏宸宇会突破到淬体境三重,所以理所当然的被一句话带偏。

一时间,众弟子竟围绕这个话题激烈的讨论起来,什么“宗门第一废材与长老不得不说的故事”、“废材行贿记”、“论宗门黑暗之外门篇”等等……

其想象之丰富,描述之详细,简直如亲眼所见一般活灵活现,而随着周围的讨论越来越激烈,内容也越来越过火,苏宸宇眉头皱得越来越深,脸上的表情也越来越冷。

“够了!”

苏宸宇的一声冷喝,让周围所有的声音为之一顿,但下一刻,便有人因为自己的反应而恼羞成怒。

“怎么,废物你还有意见?”

苏宸宇的开口并没有让讨论平息,反而引来了无数不怀好意的目光,这让他怒意升腾的同时已经有些不耐。

“一群垃圾!”

如同寒冬一样凛冽的气息仿佛要将整个武技阁冻结,这短短四个字中所蕴含的彻骨寒意,让周围不少弟子都忍不住打了个寒颤。

“你说什么?”

一张张不可置信的脸上带有些许滑稽,谁也没有想到,这个废物居然敢当面骂他们为垃圾。

“我说,你们就是一群垃圾!”苏宸宇目光阴沉,一字一顿的再次说道。

“你找死!”

面对如此羞辱,他们显然无法忍受,于是一些被愤怒冲昏了头脑的弟子根本就忘记了自己身在何处,挥舞着拳头便向苏宸宇袭来。

面对这几乎同时袭来的十余道攻击,苏宸宇眸光一寒,同样毫不犹豫的推掌而出。

出神入化级的开碑掌显现出了其强大的威力,只听得那掌掌到肉的沉闷碰撞声接连响起,紧接着,便是一连串的哀嚎声。

“都说了你们是一群垃圾。”看着那被轻松放到的十余位弟子,苏宸宇眼中阴寒之色略减,然后一脸鄙夷的说道。

“这……这怎么可能……”

没有在意其余弟子那不可置信的表情,以及仍在哀嚎的十余位弟子那怨毒的目光,苏宸宇直接踏步前行,其一身势不可当的气势,竟让所有拦在他身前的弟子都下意识的散开。

“好强!”

直到他的身影消失在书架之后,方才有弟子的低喃之声响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