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苏雨涵

卓离感觉今天心情非常好!

在领取了这个月的淬体丹后,他花了三天的时间将其消化,终于有了那种即将突破的感觉,所以,他打算再换取一枚淬体丹,好一鼓作气突破至淬体境三重。

原本以他的身家,除非耗尽所有,否则根本无法换取一枚珍贵的淬体丹。

然而,就当他一咬牙,心中无比肉疼的准备换取丹药时,却偏偏不小心得知苏宸宇还未领取丹药的消息。

这如何不让他感到兴奋!

以往苏宸宇每次领完丹药,都毫不意外的被付山那一群人抢走,这似乎都成了一种惯例。

虽说卓离也曾有过抢夺的心思,奈何自身实力弱小,别说淬体四重的付山,就连付山的一个小弟,他都打不过。

所以每次苏宸宇的丹药被抢之后,他都会落井下石的将其揍上一顿,以发泄心中郁气。

不过这一次有点不太一样,不说那废材没有按时领取丹药,就连付山那一伙人,似乎最近都没有出现。

这不摆明了是老天给自己的机会吗,恰值自己即将突破之际,就听闻了这个振奋人心的消息。

还有比这更美好的事情吗?

顿时,他的心思便活络了起来。

怀着一股兴奋之意,卓离守在了领取丹药的必经之路上,还特意选择了一个较为偏僻的地方,准备在苏宸宇领取丹药之后动手。

经过了大概一天的蹲守,他终于看到了目标的出现。

“来了!”

看着缓缓行来的苏宸宇,卓离一甩凌乱的头发,以一个自认为很拉风的姿势拦在前行之路上。

“呔,你个废物,赶紧把领到的淬体丹交出来。”

卓离已经打算好,一旦将丹药抢到手,自己就立马找个地方躲起来,暗中进行突破。

到时候,哪怕是付山那群人寻来,自己也已经突破至淬体三重,有了进入武技阁的资格,相比之下,就算被揍个半死,那也不算亏。

“你想要我的淬体丹?”苏宸宇眼睛微微眯起,不带有任何感情的说道。

曾无数次遭遇打劫的屈辱画面在脑海中一一浮现,让他眉头深深皱起,只是很快,那皱起的眉头便又舒展开来。

此时在他心中,居然有一丝丝兴奋和隐隐透露出来的快意。

和原身的完美融合,无疑让他对以往的遭遇感同身受,即便对他来说,这才算是真正意义上的第一次亲身遭遇,但并不妨碍他心中升起那种即将开启报复的快意。

“废话,识相点的就赶紧把丹药交出来,不然的话……”

卓离脸上露出不怀好意之色,随即又瞬间化作一幅凶煞模样,摩拳擦掌,大有一言不和就要大打出手的架势。

“原来是打劫啊!”

苏宸宇忽然一脸揶揄,眼中那毫不掩饰的讽刺让卓离一阵怒火中烧。

“我最讨厌你这种眼神!”

本为了安全起见不欲闹出太大动静,但苏宸宇这道毫不掩饰的嘲讽眼神,却让卓离内心深处那一直以来被压抑的负面情绪,忽然如火山般爆发出来。

因为实力同样弱小,所以卓离也是那经常被欺负的对象,长久以来心性都变得有些扭曲,这也是为什么他总喜欢找苏宸宇发泄的缘故。

被强大的弟子看不起也就罢了,如今就连这“宗门第一废”都敢对自己露出嘲讽的眼神,这如何能够容忍。

卓离心中发狠,对着苏宸宇的眼睛就挥拳而上,脸上狰狞之色难掩,眼中戾气几乎要凝为实质。

“本想取你丹药就行,但既然你要找死,那我就成全你!”

虽然苏宸宇那平静的表情让卓离感觉有些不对,但突破淬体境三重的的机会就在眼前,再加上心中那熊熊燃烧的怒火催动,他这一拳可谓是毫不留情。

宗门确实是不允许杀人,但若只是废掉这个废物的一只眼睛,也没有人会在意。

拳劲凌厉,带起破空之声,苏宸宇仿佛被吓傻了似的一动不动,眼中有惊讶之色显现。

“傻了吧,现在就算求饶也没有用!”卓离仿佛已经看到眼前之人眼珠迸裂的景象,这心中升起的病态快感,都让他忽略了那从身后传来的沛然之力。

“嘭!”

只听得一道低沉的碰撞声响起,而后便是一道身影直接抛飞出去。

“怎么可能!”

感受到这如同腾云驾雾般的感觉,卓离一脸的难以置信,隐约间,他似乎才真正看清那个废物眼中所蕴含的情绪。

那是嘲弄,以及冷漠。

“你没事吧?”

一道柔和的声音在耳边响起,此时在苏宸宇的眼前,已然站着一位飘然若仙的绝美身影。

这是一位倾城绝世的仙子,如玉的容颜上带有几分清冷之色,体态修长,身姿纤细,一身淡色衣裙随风而动,将起完美的身材勾勒得淋漓尽致。

苏雨涵,流云城苏家家主义女,苏宸宇的姐姐,也是青云门有着“青云仙子”之称的内门天骄。

“我没事!”

不知为何,一看到这张美得如梦似幻的熟悉脸庞,苏宸宇便感觉内心深处有一种复杂难明的情绪激在荡不休,这让他感到心烦气躁,却又找不到任何缘由。

按捺住心中激荡不休的情绪,苏宸宇轻轻摇了摇头,也没有关注那悄悄溜走的卓离,只是有些心不在焉的问道:“你怎么会在这里?”

感受到这平淡语气中不经意流露出来的疏离及淡漠,苏雨涵那好看的黛眉微微蹙起。

忽然之间,她像是想到了什么,整个人忽然脸色一白,直到她发现苏宸宇除了因为心烦意乱而有些厌烦不耐,但并没有表现出其它的什么情绪时,这才悄悄松了口气。

“好久没见你了,所以过来看看。”尽管心中苦涩,但面对自己这唯一的弟弟,心存歉疚的苏雨涵还是语气柔和的说道。

“是吗,那你现在可以走了。”

平淡的语气中,显现出来的是毫不掩饰的不耐及厌恶。

苏宸宇眉头深皱,尽管他想不明白为何记忆中的每次相见,前身都会对这位一向对自己疼爱有加的姐姐表现出莫名其妙的抗拒,但他并不打算改变这近乎于身体本能的表现。

眼中苦涩之色更甚,苏雨涵伸出洁白皓腕,将手中之物递到他的身前,再次柔声说道:“这个你拿着,里面有一些丹药,虽然不一定能对你有所帮助,但……”

“我不需要!”少年粗暴的打断了她的话。

不知为何,苏宸宇感觉自己内心似乎忽然多了一丝杀意,而且针对的对象正是眼前这位,这丝若有若无的杀意让他在愈加烦躁的同时,也隐隐有些不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