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 贼老天的恶作剧

琼州,青云宗。

“还是不行,难道说,我这一辈子都只能卡在淬体一重……”

“贼老天,你为何如此待我?”

苍凉绝望的声音在夜色下突兀响起,这是一位不甘的少年在泣血诉控。

就在此时,天空忽然传来一声雷鸣巨响,随即一道神秘的紫光从天而降,就如同苍天降下的雷罚,丝毫不差的落在了少年的身上。

顿时,院中一阵电光闪耀,火花四射。

“我……不……甘……心!”

随着不甘的声音逐渐散去,唯有那即便身死,也依然不曾低头,即便受下天罚,也不倒下的桀骜身影,静立在斑驳的夜色之中。

……

“我这是在哪儿?”许久之后,这具身体忽然诡异的动了动,并传出一道茫然不解的低喃声。

“容我想想先……我应该和同学们刚喝完酒后出来,因为出门时遇上暴雨,所以躲到了一颗大树下,然后……”

少年抬手揉了揉发胀的额头,希望能忆起更多东西,然而就在此时,一股陌生的记忆忽然涌入脑海。

“不是吧,穿越都能被我遇到!”突如其来的记忆,让少年有点发懵。

这是一个浩瀚无边的世界,辽阔的地域绵延不知有多少亿里。

这也是一个以武为尊的世界,强者如帝王,受人尊崇,权势、地位、美色皆是唾手可得,弱者如蝼蚁,只能受人欺凌,为了生存每日都活的战战兢兢。

在这里,强大的武者拥有翻江倒海、指断山河的能力,更有传言武道修炼到极致时,可以遨游星空、破灭星辰,端的是上天入地无所不能。

而经过无尽岁月的演变,武者对于武道境界已经有了严谨明确的划分,从低到高分别为淬体、练气、玄武、地煞、天罡、逆命六大境界,而据说逆命之上,似乎还有更高的境界,只是在记忆中并没有相关信息。

至于被自己占据身体的这位仁兄……

苏宸宇,男,流云城四大家族苏家家主之子,青云宗有着“宗门第一废物”之称的外门弟子。

入宗两年,不但修为依然被死死的卡在淬体一重,就连武技,都才堪堪掌握一门最基础的开碑掌。

废材到如此程度,纵观青云门历史都闻所未闻,可谓是开创了历史先河。

待融合了所有记忆,苏宸宇忽然有种欲哭无泪的感觉。

在另一个世界中自己混得惨也就罢了,没想到穿越到这个世界之后,居然更惨。

一想到这,苏宸宇就感觉一阵心烦气躁,无从发泄的他无意识的挥出右手,一掌劈在了身旁的石桩上。

轰!

不曾想,随着轰的一声巨响,身旁的石桩竟被他这随意的一掌劈为粉碎。

碎石飞溅,尘土飞扬,苏宸宇呆呆的看着自己毫发无伤的右手,难以相信这恐怖的后果竟是自己随意一挥所造成的。

“这……这怎么可能,不是说花了两年才勉强达到初窥门径的吗,就算出神入化级的开碑手也不过如此吧,难道说融合的记忆都是假的,那我脑海中……”

气急败坏的声音忽然戛然而止,苏宸宇一脸惊骇的发现,在自己的脑海中,此时正有一片深紫色的雷霆在翻滚。

“我的脑袋里居然有一片雷……”苏宸宇倒吸口凉气,几乎是哆嗦着说道。

因为这具身体的原主人就是被雷劈死,而自己也因为被雷劈而穿越,他心里早就对雷电有了阴影,如今忽然发现自己脑海中又一片雷云,那惊恐就别提了。

悄悄的闭上眼睛,苏宸宇以一种掩耳盗铃般的方式,准备转移自己的注意力,然而就在他即将有所行动的时候……

那如同惊涛骇浪一般的雷海忽然暴动,深紫色雷光化作一道道电光缭绕的游龙,携带着深沉的雷霆之力,直接冲向他的全身各处。

“啊……”

随着雷霆之力入体,苏宸宇忽然感觉到一股狂暴的力量在身体之中爆发开来,这些强大的雷霆之力通过大大小小的经脉流转各处,如海浪般一遍又一遍的冲刷身体。

深入骨髓的疼痛感不断刺激着每一寸神经,这比千刀万剐还要难以忍受的强烈痛楚几乎让他晕死过去。

还好没过多久,这流转全身的狂暴雷霆便悄然褪去,然而这短短的一小段时间,在苏宸宇感觉中却远远要比一个世纪还要来得漫长。

“靠……贼老天你就不能一次性劈个够,用得着这么反复折磨我吗?”

浑身的衣物已经湿透,苏宸宇大口大口的喘息,等到那被痛楚刺激到麻木的感知终于回归,他才终于算是恢复过来。

本以为一切到此终于结束,但就在感知彻底回归的时候,忽然一股强烈到让人无法忍受的恶臭,于不经意间被苏宸宇吸入……

“草,好臭……”

感受到这差点将自己熏晕过去的恶臭,苏宸宇几乎是以平生最快的速度向附近的一条河飞奔而去。

“呼……终于搞定了,没想到自己连雷霆都扛过了不止一次,却差点儿被自己给熏死,这普天之下,古往今来,怕也就唯我一人吧!”

当终于感觉到变得无比清爽的身体,苏宸宇一阵兴奋,如今哪怕是再迟钝,也已经反应过来自己是被强行洗经伐髓了。

低下头,借着水中的倒影,苏宸宇打量着自己现在的模样。

十四岁的年纪,却早已褪去了这个年龄本该有的稚嫩与纯真,继承了原有的坚韧不拔的性格,以至这如今有些唇红齿白的面容也掩盖不了无意间显露出来坚毅。

若非是一身凌乱的装束将其掩盖,这端的是一位气质非凡的少年才俊。

“哼!青云门第一废材,还是那被人羞辱却无法反抗的蠢货和受气包?从今天开始,我要让你们看到,废物是怎么逆袭的。”苏宸宇拍了拍手,对自己这身改造后的模样表示很满意。

回到简陋的小屋中,苏宸宇盘膝做好,他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尝试一下,洗筋伐髓之后的自己在修炼上有什么变化。

正所谓修行自筑基始,在这个以武为尊的世界,修行者先是要淬炼身体,打熬筋骨,直至淬体十重圆满,方才算是筑基完成,可突破到炼气境。

别看这仅仅只是一个境界的提升,除了一些天资超凡之辈,绝大多数人都需要花费三五年的时间才能够完成这个过程,甚至有天资极差之人,即便是耗费一生精力,也未必能突破至练气境界。

这其中的差距,便是源于天资的不同。

传说有天赋超绝者,可以将一身灵力凝练到极其恐怖的境地,以至拥有远超同级的强大战力。

而天赋极差者,有如前身一般无法凝练元气,或是凝练出来的力量驳杂不堪,这种人战斗力就是个渣,在同级别中纯粹就是被秒的对象。

前身在宗门之中,就曾是天赋极差的显著代表,简直就是人人皆可欺压的悲剧角色。

不过如今,可就不一样了。

沉心静气,闭目凝神,少年开始了穿越后的第一次修炼……

才一开始修炼,苏宸宇就有了与以往天差地别的感受,以他的身体为中心,无数天地灵气如百川入海般蜂拥而至,然后通过口鼻甚至是全身毛孔进入到他的身体之中。

由于灵气聚集得太快,他的整个身体,都逐渐被凝聚而来的乳白色灵气所淹没。

无数天地灵气涌入到改造后的粗大经脉中,咆哮着进入丹田,然后又以一种匪夷所思的速度被凝练。

因为身体改造而空空荡荡的丹田,终于出现第一缕晶莹剔透的力量,这足以将一般人丹田灌满的天地灵气,竟直接被凝练成一丝,可即便如此,这偌大的丹田也迅速的充盈起来。

轰隆!轰隆!

苏宸宇仿佛听到了经脉之中的咆哮声,仅仅是眨眼的功夫,他就感觉到自己的实力开始了突破。

淬体境一重,突破!

淬体境二重,突破!

“呼……”

直到又一次突破之后,那独特的波动方才逐渐平息,口中一道浊气吐出,苏宸宇结束了此次的修炼。

“淬体境三重!”

挥了挥有力的拳头,苏宸宇几乎是喜不自禁。

舒爽的感觉让他忍不住伸了个懒腰,刹那间,只听闻一阵噼里啪啦的声音接连响起,听在他的耳中,却是如同仙乐。

“嘭!”

然而,就在这暴涨的实力让苏宸宇心情大好之际,只听得嘭的一声,那简陋的木门忽然被人一脚踢成粉碎。

呼!

清冷的晨风携带着破碎的木屑迎面袭来,让心情舒畅的苏宸宇神色一变,而当看到门外那几道气势汹汹的熟悉身影时,他的目光,忽然变得森寒一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