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说《早安,薄凉前夫》简介

身怀六甲,却被认为是孽种,他狠绝的撕碎了她对他最后一丝祈盼,红色的血液自她两股之间蜿蜒流下……。鲜血却让她更加明白她只是他的复仇泄恨的工具!“不要……孩子!”她捂住小腹凄迷的泪眼带着错愕祈求的望向他,而他对着她勾起一抹罪恶的笑意,手指还在她脸上抚摸,膝盖却弯起再次狠狠撞向她!那一天,她放开他的手,对他说,韩澈,我喜欢你,良久了,等你,也良久了,此刻,我要走了,比良久还要久……她信守诺言,一别经年。他以为对她,除却恨意,他不曾爱过,亦不曾痛过!但所有埋藏的心思和情愫,都在重遇她的那一刻苏醒,汹涌如潮。只是她却——视而不见。她怀里那个娇嫩的小娃,分明同他是一个模子刻出来的,她却笑着对那孩子说:“乐乐,叫二爷爷。”那一刻,痛楚触碰他灵魂深处的脉络,提醒着他内心挥之不去的不舍,该怎么缝补,他亲手毁掉的她的爱恋?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楔子

白雪轻柔地落在院子里的鹅卵石小路上,覆盖住攀附在栏杆上的蔷薇,间或扑向玻璃窗,像是要沾湿那墨绿色的窗帘。

已经是后半夜,别墅四周寂静无声,透过透明的落地玻璃窗,可以看到外面正飘着纷飞...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1章:富人区别墅

A市西北角安静的一隅,繁复的树木萦绕着一座西式别墅,交错的枝叶间依稀可见白木栅栏,尖耸的褐红色屋顶。

间或一两声鸟叫从中发出,有挥着彩色羽毛的名贵鸟种从树木间振翅飞出,不一会儿又俯身...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2章:致命的力量

她已不自觉的在往后挪动着自己的身子,那门却“哗”的一声从里面打开了。

里面走出一名男子,光裸着上身,腰间系了一条浴巾,手上拿着毛巾擦拭着头发,修长的双腿迈着步子正在向她靠近。靠的近了...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3章:灭顶的绝望

聂真真双眼无神空洞的注视着天花板,吊灯不知何时已被男人关了,房中只点着壁灯,光线黯淡。

身上酸涩疼痛,动一下而牵扯到全身。聂真真挣扎着从男人怀里出来,想要起来。

韩澈也没...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4章:翻滚的思潮

聂真真睡得迷迷糊糊的,耳边总是有各种人声围绕着,她一直微蹙着眉头,想要起来赶走这股喧闹,眼睛却像被粘住了似地,任她怎么努力也睁不开。

眼前模模糊糊的看见一个五岁小女孩的身影,留着齐刘...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5章:倔强的逃生

李欣阳从韩澈手上接过外套替他挂起来,玻璃的纯黑香木桌上电话铃声一声一声响起。韩澈侧过头,斜长刘海滑过浓黑的剑眉,眸光闪动,嘴角抿了抿抬手松着领间的领带。

李欣阳走到书桌边接起电话,电...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6章:孤寂如黑暗

聂真真越跑越快,伤处的疼痛也越来越剧烈。那些人就跟在她身后,说话和喘息的声音就在她耳边。

“小四,出手拦住她!”当中一人暴喝一声,显然是早已不耐烦了,同一个小丫头这样周旋,真是麻烦。...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7章:视死如归般

毁灭只是在一瞬,修复却往往需要花去几倍、几十倍乃至几百倍的时间。

聂真真的伤恢复的很慢,所有的药用的都是最好的,生活起居上陈嫂也是事无巨细,可她的情况却反反复复。

两周后...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8章:刻意的讨好

聂真真的确是个聪慧的女孩,很快便懂得如何讨得韩澈欢心。自小在欢场耳濡目染的那些东西她都在韩澈身上一一试验了,她成了韩澈的地下情人。

韩澈不再只将她限制在小楼内,韩家的任何一个地方她都...

《早安,薄凉前夫》精彩试读 第009章:笃定的强制

晨光穿过花格子窗直射进宽敞的客厅,罩住韩澈高大俊挺的身形,投射在地板上清晰的阴影,如同他分明的轮廓干净利落。

韩澈回过头看向站在楼梯口呼喊着自己的聂真真,浓眉舒展着,荡起柔柔的涟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