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章 谋害【一】

“参见皇上,参加皇后娘娘——”一时之间平安门里所有的人都齐齐跪在地上,对行到最上面的皇上凰无傲盛以及皇后慕容悠。

皇上与皇后入座后开始叫众臣以及嫔妃们起身。

樊落无心听那群人的恭维,只自己闭上眼睡觉,慕容悠看樊落闭上了眼,还以为是樊落困了,忙叫奶娘将樊落抱到后殿去,就在这时皇上给樊落拟的名字也下来了,称凰无落,封号未定。

樊落,也就是现在的凰无落,本就无意睡觉,天天被人哄着叫睡觉她早就烦了,如今只想着出去走走,当然,她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她现在两条小胖腿真是没有一点力气啊,况且她穿的太多,如今完全站不起来……

“嗒,嗒……”是玉佩互相敲击的声音,原本有点烦躁想动的樊落突然就不动了,她前世因着跟了个有钱的主人,也算是见过世面的了,这样通透声音的玉佩,绝对不可能会是她身边奶娘宫女的!是有别人来了。

她并不知道来人身份,且又不能表现的太过妖孽,否则被人当做妖怪烧死就不好了,只能闭上眼睛装作什么都不知道。

直到,那人走过来,用着让她很不舒服的阴狠眼神望着她时,才让她有些忍不住,睁了眼看向来人,只见来人是一个十分美艳的女子,她认识这女子,这女子,当初随着众人来参拜过她的母后,是她父皇的妃子。

对于父皇这些妃子,她心里是不喜的,虽然母后宠冠六宫,却也不能阻止父皇纳妾,也不能阻止父皇去别的嫔妃那儿,最后每每有宫人来说她父皇歇在了哪些嫔妃的屋里,她母后就会异常难受,抱着她整夜整夜的不睡觉。

凰无落前世本就是现代人,接受不了三妻四妾,再加上看到自己母后这样难过,也让凰无落更加不喜那些妃嫔,连带着对自己的父亲也冷淡了不少。

那女子仿佛并没有想到凰无落会突然睁眼,一时有些楞,紧接着又露出一副温柔的模样,上前拍着凰无落的襁褓,温柔的哄凰无落。

凰无落……她又不是真正的小孩,她只想看看这女的想干啥,难道这么快就开始宫斗了吗?

“公主乖,公主听话。”这女人口中不断地重复着这样的话,然后又从腰间掏出了什么东西来,拿到凰无落面前。

凰无落看那只是一包粉末状的的东西,凰无落看着女人把那一包打开,然后离的她越来越近,想挣扎,却挣扎不了,现在的身体太小了,眼见着那女人就要把东西倒她嘴里,凰无落只能一边大声的哭喊一边把头扭到一边。

让慧嫔楞是弄了半天也没把药倒进去,心里暗恨这孩子怎么这么闹腾,却一点都没想过她怎么会突然哭闹,这样小的孩子如何会得知她手里拿的是什么?

慧嫔只一心想要把药粉倒入凰无落嘴里,凰无落内心也很绝望,她见这女人无阻拦的进来了就知道外头的人大约都被解决了,她再哭闹也不会有什么结果,却仍是忍不住的想试一试,她还不想死呢,她才刚重生啊,她还要好好孝敬对她这样好的母亲呢。

就在那药粉离凰无落的嘴越来越近,而凰无落也已经绝望时,一只白嫩的手突然出现,直接夺过了慧嫔手里的药包。

慧嫔急忙转头去看,只见是一个看起来锦衣华服面料却早已过时的少年,这少年手里,正抓着她刚刚的药包。

无论是凰无落还是慧嫔,皆呆愣的看了这少年两秒,然后凰无落笑了,慧嫔阴暗了。

“原来是三皇子,三皇子怎么到这边来了?可是那帮奴才轻慢了三皇子?三皇子放心,你慧母妃一定为你讨回公道!但是,但是在这儿之前,三皇子得把手里的东西先还给慧母妃。”慧嫔勉强打起笑容,对那个少年诱哄道。

然后凰无落又震惊了,这男的竟然是她爹的第三个儿子?是她三哥?

三皇子凰无昔念抿抿唇,却没有说话,手里依旧紧紧的抓着那个药包。

慧嫔见凰无昔念并没有要将手里的东西交给她的意思,不禁黑了脸,果然他跟他那个早死的母亲一样惹人厌恶!

只是这凰无昔念明明是有腿疾的,那么刚刚是如何如此快速的从她手里抢到东西的?

她在想的也是凰无落在想的,她记得她母后曾说过她这个三哥身有腿疾,如今怎么……莫非这就是传说中的武功!

凰无落自穿越古代,每时每刻都在想着能习武,能做一个强者,却奈何年龄因素无法出去看看那些会武功的人是怎么样的,而如今!她看到了!看到了!一瞬间,凰无落就下定决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习武!保护自己的母亲!也顺便保护保护眼前这个救了她的少年吧。

“你不是我母妃。”就在慧嫔还在阴暗的深思的时候,一直以来没有开口的凰无昔念突然开口说了这一句。

慧嫔……这是计较这问题的时候吗,她不过是想套个近乎而已……

“好好好,不是就不是,那三皇子能把东西还给我了吗?”

“不能。”

慧嫔内心接近绝望。

“为什么?只要你把东西还给我,我以后就能保证你在宫中再也不被欺负!”

是的,一个半大的没有母亲的孩子,在宫里是很容易受到欺负的,更何况皇上也并不重视凰无昔念,直接导致凰无昔念在宫中受尽欺凌,穿的衣服料子虽好,却也都是过时的,而伺候凰无昔念的宫女太监却比一般奴才过的都要好。

“不能。”

凰无昔念又重复了一遍,眼里没有任何表情,慧嫔也不知道为什么一个半大的孩子却会这样的冷静,此时她只想着赶紧把东西拿回来,这时候皇上皇后也快要来了,再不把东西拿回来怕是要出事。

“三皇子,你……”

还没说完,慧嫔身后的某公主就开始大声哭了起来,吓得慧嫔忙转身看,阴狠从眼里一划而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