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九章 囚笼

慕容悠心里大约明白凰无落已经听懂她的话了,却仍继续说,“母后没有儿子,有你便够了,但母后去了后你总要有人护着的,你三皇兄啊,虽然看着不受待见,却能在这儿吃人的皇宫里活这么久,也不是个小角色,凭他的本事必然是护得住你的。”

凰无落没想到,还这么早,她的母后就开始想到了自己死后,这让凰无落有点想笑,却又笑不出来,只能抬头楞楞的看慕容悠,仿佛要将慕容悠此时慈祥的脸深深地印刻在自己脑海中。

这是她的母亲啊,她前世,从未有过这样的感觉,仿佛被人呵护着,仿佛自己是那人的掌中宝,即便是与陈皓月在一起的时候,也没有过,大多数的时间,反而是她将陈皓月当做了掌中宝。

慕容悠摸着凰无落的小脑袋,将自己的头抵在了凰无落的头上,脸上绽开了甜甜的笑。

皇上凰无傲盛进来时,看到的就是这样一副场景,他的皇后将头顶在了他的闺女的脑袋上,脸上流露的,是他没有见过的幸福,美丽而温馨。

突然的,凰无傲盛有点不想打破这样的温馨,随即退了出去,抓了个外头侍奉的宫女,“今日都有谁来过?”

“回皇上,三皇子来给皇后娘娘请过安。”宫女恭敬回凰无傲盛,没有多说一句话或多做一个表情,低眉顺眼的,可见礼仪。

皇上陷入了深思,他儿子来了,他媳妇儿就这么高兴,他这时候应该说什么……末了,凰无傲盛只能叹一口气,“去叫三皇子日后多来。”

李敬已经惊呆了,皇上居然对他下了这样的命令?不可思议。

不可思议的李敬奉着圣旨走了,刚说了不可思议的话的皇帝陛下进房找媳妇儿了。

慕容悠并不知道皇上来了,凰无落却是知道的,小孩子听觉灵敏,况且凰无落警惕,刚刚她就听到了脚步声,只是这脚步声退出去也退的相当及时,她也就没提醒自家母后。

“皇上怎么来了。”慕容悠看到凰无傲盛的时候明显有些慌张,却很快的端正了仪态,对着皇上温和的笑,一副贤良皇后的形象跃然眼前。

“怎么,没事朕就不能来了?”皇上心里存着逗弄慕容悠的意思,故意略带不满的说。

慕容悠心里一慌,面上却丝毫不显,“怎么会,皇上自然可以来,只是臣妾听说皇上最近政务繁忙,还以为皇上今日不来了。”

“再忙,朕也不能忘了朕的小皇后啊,朕可是很怕朕不来了皇后会哭鼻子呢。”

听了凰无傲盛的话,慕容悠俏脸一红,这是个真实的事迹,完全来源于她当初刚嫁给皇上那会儿,太少女情怀了,一见皇上去了别的地方心里就止不住的难过想哭,这几年她可再没有做过这样的事了。

“皇上净取笑臣妾。”慕容悠很适时的做出了一副羞涩的模样,让凰无傲盛更加心动。

“咱们闺女今天有没有闹你?”

凰无傲盛拉着慕容悠的手,将慕容悠拉过去坐在床上问她。

“没有,芫芫很乖的。”慕容悠眉眼温和,不染豆蔻的手指不停地抚摸着凰无落的小脸,让凰无落觉得有点痒痒的。

时间过得很快,很快凰无落就已经会走了,她身体里的灵魂本就是成人的,在自己刻意的情况下很多都学的很快。

而三皇子凰无昔念,在皇上命人去叫他经常找皇后后,也确实每日都去与皇后请安,而每天去的时候,他都能看见某公主,某公主总看着他傻笑,总爱粘着他,渐渐地,两人关系越来越好。

“三皇兄三皇兄~”

听到轮椅声,凰无落就知道是她三哥凰无昔念来了,于是就迈着一双小短腿,快速的朝着自家皇兄的位置移动,最后一下趴在了皇兄的腿上,顺着腿网上爬。

凰无昔念好笑的看着凰无落笨拙的往上爬,面上仍旧没有表情,眼里却明显含着笑意,每次他来芫芫都喜欢这样,一开始他还会伸手将芫芫抱起来,坐到自己腿上,可是芫芫不高兴,芫芫想自己上去。

渐渐地,他不再阻止,由着芫芫气喘吁吁的爬到他的腿上。

凰无落坐在凰无昔念腿上,伸手抓住一缕垂下来的头发,只把这当做每日的锻炼。

“芫芫今天想去哪里?”

自从凰无昔念与凰无落渐渐熟泛后,凰无昔念就时常着凰无落逛皇宫,直到今天,皇宫大大小小的地方已经几乎要给他们逛遍了。

“要,出,出宫!”

说完后,凰无落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亮晶晶的盯着凰无昔念。

凰无昔念……

他没想到凰无落会说想要出宫这样的话,心里就生出了几分懊悔,他本不想带她出宫的,她还小,出宫万一出了什么危险,他不好交代不说,自己也会着急。

“下次再出去吧,今天就不了。”

凰无昔念一脸冷漠的样子,企图让凰无落知难而退。

可凰无落压根不吃他这一套,一开始凰无落看到凰无昔念这幅冷冰冰的样子还会稍微害怕一下,担心自己是否惹恼了这位三皇兄,而熟了之后她就发现了,她三皇兄本来就生的一副冷酷模样,也就越来越不怕他了。

……凰无落没说话,只用一双水汪汪的大眼睛紧紧看着她三皇兄,眼里迅速的溢满了泪水,那会说话的眸告诉凰无昔念,今天他若是不答应,这小妮子下一秒能哭出来。

“好好好,但是只许玩一个时辰。”凰无昔念只能无奈妥协,他又想起今日听父皇说芫芫想要学武的事,不禁摇摇头,这样爱哭的姑娘怎么能学武能?他本身武功也不弱,自然知道学武是个多么辛苦的事儿了,心里倒觉得他皇妹这么娇娇软软的小姑娘,还是少接触的好。

凰无落听到三皇兄同意自己出宫去玩,高兴的不得了,忙就要身边的丫鬟去给自己换衣裳。

见凰无落如此兴奋,凰无昔念也只能失笑,到底还是个孩子,这皇宫又如个囚笼一般,总是想要飞出去的。

一如他,便从未放弃过飞出这样的囚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