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谋害【二】

只是还没等慧嫔眼里的阴狠完全散去,身后就传来了一声厉喝,“你们在做什么!”

是皇上。慧嫔脑海中一瞬间闪过了这个想法,没想到皇上竟然这么快就来了,她还没来得及走,慧嫔悄悄的握紧了藏在袖子里的双手,脸色也是白了白。

只是很快的,慧嫔又变得神色如常,转头抱起凰无落,然后就看见了凰无傲盛眼中的紧张一闪而过,慧嫔冷笑,果然只有这个女人生下的女儿才配得到你的在意吗?

虽心里不屑,慧嫔却也没有表现出来,而是转换了一张楚楚可怜的脸,眼里泪水涟涟的,就这么看着凰无傲盛,看的人鸡皮疙瘩都要起来了,本来这样慕容悠心里一定会觉得不舒服的,只是现在慕容悠却管不了许多了,只紧张的看着凰无落,想把凰无落接过来。

慧嫔看着慕容悠紧张的样子,心里一阵痛快,随即侧了侧身子并没有把凰无落交给慕容悠,可怜凰无落不停地挣扎都没有用。

凰无傲盛眉头一皱,有些不满,正要开口,慧嫔却抢在了他的前面哭道,“皇上,皇上,臣妾一来就看到了三皇子站在公主面前,手里拿着一包东西不知道要做什么,臣妾,臣妾刚刚是心急的过去想护着公主殿下啊。”慧嫔哭的梨花带雨,虽然妆都没花一点,还是美美的,但是却依旧让凰无落震惊了,这就是传说中的宫斗吗?居然能变脸这么快,真是厉害了。更让凰无落震惊的是慧嫔刚刚说的话,她这么骗人不怕天打雷劈吗?刚刚是谁手里拿着东西她会不知道?睁眼说瞎话是想污蔑凰无昔念?不得不说,公主殿下您真相了,人家还就是想这么干来着。

听了慧嫔的话,凰无傲盛怀疑的看向了三皇子凰无昔念,“你慧母妃说的可是事实?”

什么也不用做,就是这句话,气势毕露,让人忍不住颤抖,忍不住想要说出实话,只是这对于凰无昔念来说却仿佛并没有什么区别,凰无昔念只是淡淡的抬头看了凰无傲盛一眼,又重新低下头。

……

“她不是我母妃。”就在众人都以为凰无昔念不会开口了的时候,凰无昔念却又开口说了一句话。

众人……哎呦我的三皇子哎,您的重心这是放在哪儿了呀,也怪不得不得皇上的宠,这么不会说话又没有母亲没有母族势力的孩子,怎么可能会得宠?

凰无傲盛仿佛也被凰无昔念这句话惊到了,竟然失神了一会儿,却也不过是一会儿,很快就回过神来。

“那你说,你到底有没有想要对你皇妹不利!”凰无傲盛的话依旧严厉,然没有再提慧嫔是凰无昔念母妃的事,显然是认同了刚刚凰无昔念的话,这让众人对于凰无昔念的定位不禁悄悄的改变了,能让皇上闭口不谈的人,虽然不见得就得宠,但也总不是完全不重视的。

凰无昔念没说话,无论皇上怎么问,他都没有说话。

“皇上您看,三皇子手里可还抓着那药包呢!皇上,您一定要相信臣妾啊。”慧嫔哭的凄惨,一脸被心爱的人所不信任的伤痛让凰无傲盛也有点动摇,怀疑的眼神一下又一下的扫过了凰无昔念。

蓦地,凰无昔念脸上露出了些许讽刺,将头转到一边连看都不看凰无傲盛一眼,“您既然觉得是,那便是吧。”

凰无昔念的话彻底的惹怒了凰无傲盛,他是皇上!是西玄的君主!怎能被人这样轻视讽刺?

“既然三皇子都已经承认了,那就先将三皇子压入刑部大牢!听候审问!”

凰无落又呆住了,这剧情不对啊,两人不是应该互相指责然后再互相拿证据吗?怎么就这么决定了?她爹莫不是个昏君……

关键时刻,凰无落只能看向自己的母亲,但是慕容悠却也没看凰无落,而是一脸迟疑,照理说她是不会相信三皇子想害自己的女儿的,但是这时候她也不能开口,否则前朝的言官怕是就要说她拉拢皇子了,为了拉拢皇子而不顾自己女儿的安危。

慕容悠没说话,凰无傲盛也就没有问,直接唤了人就要把三皇子带走,慧嫔嘴角露出一抹得逞的笑,只是这笑容还没有完全绽放出来,她就僵住了,只因自己怀里抱着的这个孩子突然就哭了起来。

凰无傲盛平日里最宠的就是这个小女儿,如今宝贝闺女都哭了哪有不心疼的,忙就要从慧嫔手里抱过女儿,慧嫔能拒绝的了皇后,却无法拒绝皇上,只好把凰无落递给凰无傲盛。

凰无傲盛一抱到凰无落,凰无落就哭的更厉害了,不住的扭动着小身子企图往凰无昔念的身上倒。

这动作看起来很平常,却让凰无傲盛不禁深思,都说小孩子最是敏感了,如果老三真的有要害芫芫的意思的话,芫芫又怎么会想跟他亲近?而他若是记得不错的话,刚刚芫芫在慧嫔手里,可是一直想挣脱呢。

凰无傲盛从来是个英明的君主,之前不过是被三皇子气昏了头,如今清醒过来了倒也能想过来,他才从外面回来的时候,慧嫔站在芫芫面前的样子,可不像是保护,反而像……

凰无傲盛眸色渐深,就在这时候,皇后慕容悠也说话了,“皇上,你看芫芫这么喜欢老三,想必今日的事也不会是老三做的,皇上可要三思,莫要因一时意气而伤了父子情分。”

听了慕容悠的话,凰无昔念诧异的转过头,只见慕容悠温柔的眸光落在了凰无傲盛的手上,那里,正被一个小孩子所霸占,这样温柔的眼神,果然不是对着自己的,凰无昔念心里无端的生出了一股失落来,眼波流转见却又看到自己父皇手里的某个小东西正朝自己笑,笑的那么灿烂,就仿佛是照进他生命里的一缕阳光。

凰无傲盛本来说要将凰无昔念压入大牢也是因为正在气头上,如今这股气过了也就有点后悔了,他的儿子,堂堂皇子,入了刑部大牢!这像什么话!

可他是皇上,皇上就应该金口玉言一言九鼎,他又如何能收回自己刚刚的话?幸而有皇后懂他,给了他台阶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