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穿越

“阿月,你要带我去哪?”一个容颜艳丽的女人小鸟依人的靠在了身边身形修长的男人身上。

“小落,今天是你的生日,我有惊喜要给你。”

听到陈皓月的话,樊落惊喜的看着他,这个她一直喜欢的男人,眉目俊郎,身形修长,真的很好看,也很容易让人着迷。

“怎么,小落又看呆了?”陈皓月打趣的点点樊落的鼻子,樊落害羞的躲进了陈皓月怀里,嗅着陈皓月身上好闻的沐浴露香味,这一直是她所喜欢着的味道。

“小落,你能先闭上眼吗?一会儿再睁开好不好?”

陈皓月耐心的诱哄着,语气比平时多了几分温柔与,只是此时完全陷入幸福漩涡的樊落显然没有察觉到那多出来的几分不属于掌权者的温柔。

“嗯,好!”

樊落听陈皓月的话,乖乖的闭上了眼睛,又听从陈皓月的指挥,一步一步跟着陈皓月的脚步走。

“看,小落,喜欢吗?”

终于,到了。

陈皓月突然把怀中的女子拉出来,捧着她的头让她看着面前的场景。

“哇”樊落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发出了一声惊呼,女人都喜欢美丽的事物,即便是樊落这样的杀手也不例外。

只见面前,一路的彼岸花,围成了一个爱心的形状,爱心里,是篝火,映照着周围红艳的彼岸花,格外的神秘又美丽,就仿佛是,在照亮通往黄泉的路一样,只是樊落太搞笑了,高兴的已经忘记了真正的彼岸花,是只有在黄泉路上才能看得见的。

樊落靠近彼岸花,俯下身子摘起了一朵,放到鼻尖轻轻的嗅了一下,再兴奋的转身想要跟自己喜欢的人一起分享,却只看到,一个黑黢黢的枪筒。

樊落全身震了一下,似乎有些不敢置信,却仍旧勉强的扯出一抹笑来,“阿月,你这是做什么?”

樊落歪歪头,勉强做出了自己平日里的模样,在心里不住的告诉自己,今天是自己的生日,大概是阿月想给自己一个不一样的生日吧,所以才会这样,也可能是自己身后有蛇之类的,阿月是为了保护自己。

只是这样的想法,连自己都不能完全相信,只能颤抖着抬眼去看陈皓月,希望陈皓月告诉自己,哪怕是骗自己,告诉自己他的枪对准的不是她。。

樊落的眼里满是害怕慌乱绝望,那眼里泛着的水光让陈皓月几乎无法下手,却终究没有移开手里的枪。

“小落,咱们认识的时间也不短了吧,你应该知道,我是个什么样的人。”

陈皓月一只手摸着自己腰间的另外一把枪,声音平淡,却难掩颤抖。

樊落不禁忆起以前他们在一起的时光,仿佛一直是她缠着他,可是他明明也保证过,保证过会给她一个家的啊,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

樊落的眼里仍旧透着不可置信,以及最后的一点侥幸,她怎么会不知道他是个什么样的人?他从来无情,从来狠辣,从来不给自己留一丝隐患,只是她却依旧从来不防他,只因她以为,她是不一样的。

“阿月,你,你一定要这样吗?”

樊落始终不愿意相信,他们从前明明那么相爱,她连他们的孩子叫什么都想好了,她用命去为他出任务,去满足他的野心,换来的竟然是这样的局面吗?

“对不起小落,我爱你,但是,我更爱我现在拥有的一切。”

话落,不等樊落反应过来,胸口处就传来了一阵剧痛,樊落仍旧不敢置信的用自己最后的力气看向自己的胸口,再抬头去看陈皓月,嘴角终于扯出一抹极其凄凉的笑来。

陈皓月清楚的看到,樊落眼中对自己的爱意,正在一点,一点的破碎,曾经这么浓的爱意,正在一点一点的破碎,这让陈皓月的心蓦地颤抖了一下,仿佛有什么很重要很重要的东西正在离自己而去。

陈皓月的背叛令樊落没有了求生的意愿,她早已支撑不住自己的身体,不停的往后倒去,直至倒在了篝火之中。

篝火之上腾起的火舌立马吞没了樊落,樊落绝望的看着陈皓月,看着陈皓月脸上忽然露出了痛苦与后悔的神色,看着陈皓月发疯似得像自己奔来,别的,却再也看不到了,唯有的,只是烈火焚身的痛楚,与周身妖娆美丽的彼岸花,将她黄泉之上的路,彻底的照明。

若有来世,换我负你可好?

这是她脑海中最后的想法,之后,就因疼痛彻底陷入了昏迷。

“皇后怎么样了?”

凰无傲盛急忙抓住一个端着血水的宫女问。

“皇上,皇后娘娘的情况不容乐观,恐怕是要难缠。”

一听到这里,凰无傲盛整个人就仿佛失了生气一般,脸色苍白的可怕,而宫女却是顾不得安慰皇上,急忙将血水换成了干净的水后又进了产房,谁人都知道,这后宫里没有太后娘娘,就皇后最大,而且皇后娘娘又是皇上的心头肉,若是这次出了什么差错,他们怕是也难逃一死,因此众人都格外用心,提起了比平时多百倍的精神。

“哇——”

终于,一声婴儿的啼哭声让众人都松了口气。

“皇上,生了,生了,皇后娘娘生了一个小公主!母女平安。”

听到这句话,凰无傲盛差点跌倒在地,整个人都放松了下来,看着迎面送来的婴儿,伸手接过就快步走进了产房,产婆跟宫女们拦都拦不住,都说产房血腥最是不吉利的,如今我们的皇上却是不怕这个,想必对皇后,便是真真的宠爱了。

凰无傲盛进去的时候慕容悠已经沉沉的睡过去了,凰无傲盛什么也没说,就是抱着孩子坐在慕容悠的身旁,不管身边的如何劝他,如何想让他走,在他眼里,陪陪自己的媳妇儿怎么了?这是他媳妇儿,为了给他生闺女才变成这样的,他为什么不能陪着她?

本着这样的信念,凰无傲盛硬生生在那儿呆了半个时辰,直到身边的太监总管李敬来找了自己好几次,说御书房内有众多大臣等着自己,凰无傲盛才舍不得的多看了刚出生的小闺女与还躺在床上的皇后慕容悠一眼,去了御书房。

一进御书房,凰无傲盛已经感觉到气氛的不对劲了,只见原本愁眉苦脸的几个内阁大臣此时都笑盈盈的,生生吓了凰无傲盛一跳。

“爱卿可是有什么喜事?”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

有一个内阁大臣走出来向凰无傲盛道喜,让凰无傲盛一头雾水,只是良好的皇室教养并没有叫凰无傲盛露出一点表情来。

“喜从何来?”

“皇上,边关大捷边关大捷啊。”

这个内阁大臣明显更加激动了,而他说出来的话也再度让凰无傲盛呆住了,边关大捷?他没听错吧?

“哈哈哈,爱卿有所不知,朕的第一个女儿便在适才出生了,朕的公主一出生便带了福气,让朕的边关大捷啊!”

不过一会儿,凰无傲盛便大笑了起来,并认定他这个新出生的女儿有福气,决定敕令封其为长公主。

其他大臣也最是擅长见风使舵,左右是个公主还是正室出的,又不是皇子宠爱一点也没什么。

“恭喜皇上贺喜皇上,得了一个如此有福气的公主,真是天佑我西玄啊。”

凰无傲盛得意洋洋的接受大臣们的恭喜,他当然要得意一下,这可是他后宫唯一的公主呢,结果一出生边关就大捷了,这不是有福气是什么?

而在皇后宫中,被人强迫着喝奶的某公主也很绝望。

她明明记得她死了啊,当时烈火焚身的痛楚她可没有忘!只是这会儿她怎么又有意识了?难道这是阴曹地府?可不是说阴曹地府常年阴暗吗?这里怎么这么亮?

樊落的疑惑没人能帮她解答,只因她下一刻,嘴里便被塞了一只肉肉的东西,瞬间,樊落的表情就变了。

拼了命的想挣扎,她看不到自己嘴里有什么东西,婴儿都视力弱,何况她才刚出生,自然也看不到太远的地方。

她只知道,自己嘴里有东西,想吐出来,又出不来,然后,就有一种甜丝丝的东西流了出来,樊落可耻的觉得这东西挺好吃的。

其实从这东西流出来开始,樊落就有点隐隐的明白这是发生了啥了,绵软无力的四肢,嘴里软软的会流出甜甜液体的东西,她已经猜测到自己这是穿越了,而且很可能还是,穿越到了小孩子身上!

这让樊落有些不能接受,虽然,她并不好动,却也不是非常喜静,总之要让她跟个孩子一样天天在床上躺着,樊落觉得她一定会死的,会被无聊死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