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偿还他的罪

他当然是知道两个哥哥打着什么注意,只想为莫回努力努力。

他的感情经历十分简单,他只谈过一次恋爱,还一谈谈了八年,直到他二十五岁时,女方因为不满他的工作聚少离多而移情别恋,嫁给了一个暴发户后,这段感情便正式宣告结束。

他对感情并没有失去信心,仍是一如既往的保持随缘的平和心态。

肖若辰虽不知道莫回以前的故事,却对她心生怜惜,想要带她离开这个似乎要困住莫回一生的地方。

“三哥。”莫回唤了一声肖若辰。

肖若辰愣着,嘴角泛起一阵苦涩。莫回只叫过他一次三哥,以前他们开玩笑,让莫回认他做哥,他会好好保护。可莫回从没叫过。

莫回这一声三哥,算是对他们之间感情方向的确认吧。肖若辰有些沉闷地想着。

“你这次来住多久?”莫回问道,心底泛起一阵明朗朗的情感,心饱满了起来,也泛着浅浅的温柔。心里似乎没再那么冷了。

这个人守约回来了,没有遗忘,没有信口开河,真真切切地回来了。

莫回想,如果她性子像张青一样活泼着的话,她一定会高兴得满屋子跑,告诉眼前这个人,她是多么高兴他的转身。二十八岁的人生,只有他一个人为她转身了,纯粹的因为她这个人。

“后天回去。”肖若辰答。

“这么快?!”莫回惊呼,连忙站起身,“我去厨房看看有什么菜,为你接风洗尘。”

“现在不用,我下午还有事。晚上你再展示你的手艺吧!”

“哦。”莫回应着。

“莫回,给哥作媳妇这么让你难受吗?”肖若辰看了莫回一眼,姿态十分之随意,慵懒的神情让人以为他在讨论天气,却舒臂将她拥进怀里。

“三哥,莫回一直没有哥哥呢。”莫回把脸埋进肖若辰的怀里,闷闷地答着。

肖若辰心软了,手抚上莫回的发,在她的心底她还是留了个独一无二的位置给他,是不?

**

一辆最新款的跑马沿着崎岖不平的山路缓缓而行,入眼的都是翠绿的树、各种山边的野花,还有不远处黄澄澄的准备收割的稻谷。

竹溪镇。

路边一块破旧的木牌上歪歪扭扭的写着。

这样破旧的小镇是不是也像回忆里的那个小村落也藏着无尽的往事,任人怎么翻捡也翻捡不出真相?他总是在黎明前的惊梦中与这些往事相遇,几番纠缠,原以为一切都已过去,蓦然回首,却仍是相同的一场梦境。

生命不过是一再重复着自己的轨迹。

只是脚步走得再远,心,仍停留在原点。

车子后座的俊逸男子,神情疲惫,纯黑的眼下有淡淡的青色,显示出他的长时间未得到良好的休息,深色的西装穿在身上,勾勒出他健硕的身材,清隽如画的脸孔执着地望着车窗外的景致,即使睡眠不足、脖子僵硬他的视线仍是转不开、移不动停留在车窗外的视线。

这样的场景,是多么的令人怀念,令人内心平静,像回到年少的时光,可以悠闲度日,那时身旁还有个令人心烦的声音在吵闹,在殷勤讨好,让他年少的心才不至于太空荡。

那个人现在在哪儿呢?

他从不知道,一个人能躲得这么的彻底,他几乎翻遍了所有她有可能在的地方,仍打探不到她的半分消息,她整个人像从人间蒸发了一样,找不到一点点存在的痕迹。

还是她已经在这世上消失。

这样的可能性并不是没有,只是他不愿去相信。不愿去相信那样一个生命力极为旺盛的人,会在这个世上消失。

那样,他对她的罪,又该如何偿还?

章凌硕平静看着听着眼前的景致,入耳的是各类的鸟鸣、蝉鸣,却不像那个人能吵吵闹闹,吵进他的心里。章凌硕冷淡地看着不断缩减距离坐在路边暂时休息的施工人员们。

“章先生,您还是先休息一下吧,您这都已经一天一夜没合眼了,等下不是还得和镇上的政府人员交合作的事情吗?不休息一下会没有精神的。”老师傅和蔼的声音,充满了浓浓的关心。

“我没事。我们等下在施工的地方停一下。”男人的声音很低沉,因长期的旅途奔波声音有了些喑哑,甚至发型也有些微微的凌乱,纯黑的眼眸像上好的宝石惹得人欲一看再看,想一探其中的秘密,性感的薄唇抿成一条软软的直线。

此时,他左手抚着饱满的额,目光深幽地看着愈来愈近的工人们,甚至还有些女生在尖叫,一双双眼睛直勾勾地紧盯着缓缓驶近的跑马轿车。

他知道,从外面看,他们什么都看不到,但他还是厌烦这一双双恼人的目光。

这不,他微微皱起形状极为好看的浓眉,俊眸里闪过一丝不悦,但很快就被隐去,又变成了之前的平静无波。他早已厌烦了被人围着吹捧的滋味,没想到来这看似普通的小镇里也有恼人的欣慕眼光。

“章老……章先生,您好您好。”王大伯放下手中的碗筷走到刚停下的车旁,黝黑粗糙的大手在普通劣质上的衣衫上擦了数次,才迟疑地伸出手与这个优秀、俊朗的男人交握。

他本来想称呼他章老板的,发现称呼太土,话到嘴边临时改口了。

“你好,不好意思打扰你们吃午饭。”章凌硕轻笑着,语气温和地表示歉意,姿态语气让人无懈可击。

“没事,没事。您来了我们就高兴,我们还没好好感谢您呢。既为我们镇子带来了长久的利益,还出资帮我们修路,我们真是不知该说些什么好。”王大伯憨憨地笑着,发现自己握着章先生的手太久,连忙松开。

“可否请你介绍一下现在的工程进度?”章凌硕把手收回口袋,脸上没有任何的不悦,看着眼前大量的碎石与泥沙,以及一小段铺成的平整马路。

“好好。您往这边看,本来我们是想按照原来的路修到镇上,但发现这样路线会加长许多,会出现物料和时间上的浪费。所以我们打算改道,从前面的几块田里过去,就可以和以前的大路接上了。以后我们各家各户将竹席运到这里装车也很方便的。”王大伯指着眼前还种着饱满谷粒的稻田。

“跟那几块田的户主商量了吗?”章凌硕皱皱眉。

“没事,那几块田地正好是我家的,再过半个月就收割了,收割以后就可以施工了。而从这里修到农稻田里也需要半个月的时间,这样在时间上也不耽误,您说呢?”王大伯询问着,这个年轻人他接触过数次,虽温和有理,但一直散发出隐隐强势的味道,让人不敢在他面前有任何的造次。

就像他一个五十多岁的人,都还紧张得差点咬了几次舌头。

“我没什么意见!明天我让财务把你这几块田以现在市面了最高的地价转换成现金转给你。”章凌硕略略思索了一下开口同意。

“不用不用,您帮了我们镇这么大的忙,改善了我们的经济,我这几块田不算什么。”王大伯的大黑脸顿时急得通红,大手连连摇动着,以示坚定的拒绝。

“好,那就按你说的做。”章凌硕沉默地看着远处的稻田,远处有一条清清浅浅的小溪,因夏季是丰水期,小溪的水资源充足,所以水流有些湍急。

当初他为什么会选择这里呢?

章氏集团一直从事家居行业,所有室内的产品都可以在他们章氏集团找到,事业重心移去美国时,他花了半年时间亲自挑选五名国际有名的室内设计师,让章氏集团拥有世界上最先进的室内设计团队。他的团队深谙国外的装饰理念,也十分精通国内的传统装饰。这样既迎合的国际市场,也让更加稳固了国内市场。

而他为何会选择这座看起来十分不起眼的小镇呢?

对外,对他的父母,对吴洋,他可以冠冕堂皇的说因为这里的竹席,是目前他遇到过品质最好的,要是用他的团队加以修饰,这小小的竹席绝对会大放异彩。

其实只有他内心里知道,因为这像极了当年的小村落,仿佛看到这个普通的小镇,就像看见了莫回一样。他心想着,要是这小镇的经济好转,似乎也是对莫回的一种补偿。

这样的理论十分荒谬,他知道。可是,他第一眼看到这小镇时,他精明的商业头脑便成了一遍空白,之后做的所有事情都不再是一个驰骋商场多年的好利商人会做的事情,出资修路、出资聘请最好的制作竹席的老师傅过来教导镇民,让他们制作出符合当下市场所需的竹席。

他勾起唇角,露出一个苦涩的笑容,引得一直用着蜜蜂见到花儿的眼神看他的女人们一通尖叫,她们的尖叫让深思中的章凌硕回过神,习惯性地微微皱起好看的眉。

张青见这位绝世大帅哥的眼神终于投向她们,连忙从一位正在吃饭的工人手上抢了一个大包子,之后无视那工人可怜兮兮的小眼神,快步走到章凌硕面前,爽快地递给他。

“总裁大人……呃……可以叫你总裁大人吧?”她一边向章凌硕挤眉弄眼,一边用没拿包子的手搔搔头,“不管了啦,我就叫你总裁大人了。总裁大人,你吃个包子,这是我家老板亲自做的,超好吃。你要不要试试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