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9章 暴瘦的莫回

“喂,回魂了!”那个火爆的嗓音终于忍无可忍地吼着。

莫回缓缓地回过头,看着一脸愤怒的自家服务生小妹——张青,一脸茫然,“怎么了?”

“我就受不了你这样做生意的,一点都不上心,人家给拿包子你也不数,给钱你也不数。你到底有没有心做生意?”张青见她回过神,赶紧吼出自己的不满,免得某人又神游太空了。

“没事,他们不会骗人的。”莫回低低回了一句,转身要走出厨房。

“你去哪儿啊?”张青纳闷。

“我回去再睡一下,你帮我看看灶上的粥,文火熬四十分钟。时间到了就帮我关火。”声音仍旧不咸不淡的。

“你不是刚起来又睡,你是猪啊?猪睡多了还能胖,你一天睡十几个小时,还瘦得皮包骨,你有意思吗你?”

张青继续吼着,莫回也不在意,缓缓走回后院。

她们两人的相处模式很耐人寻味,咋看之下还以为是张青在训斥不听话的员工,谁也不会想到是小员工爬上了老板的头上撒野。

可张青这样的活力是莫回所羡慕的,没有烦忧,心里没有阴郁,干干净净,简简单单的就可以走完自己的一生,多美好啊。

莫回抚着闷疼的腹部缓缓上楼,在木制走廊上的摇椅上轻轻躺上,双手也轻轻地放在仍有些闷疼的肚腹上,眉头紧皱着,目光平和地看着自家楼下的小花园。

花园里的花都很普通,杜鹃花、小野菊、月季、牵牛花,甚至还有小小的嫩黄色太阳花,此时花园里的花朵正开得娇艳,盛夏没有露水,花儿们一大早就怯生生地朝着太阳绽放着,只有牵牛花准备合拢淡紫色的花瓣。

才是清晨,街边的树旁就已经有知了在奋力的叫唤,一切都是一遍热闹、繁忙的景象,只是外界再怎样的嘈杂,她的心依然是平静而从容着的。

两年前,她以为自己会疯,会发狂,身形在短短的两个月内从一百六十斤,瘦成了九十斤,几乎没有半分神采,人生所有的路都被阻断,没有任何希望,没有任何怜惜。但是路都是人走的,走过了,回过头才发现,原来那些人生道路上的崎岖只是一颗不大不小的石子。

现在的她,不用随时随地的恐慌,每天可以慢悠悠地过着自己的生活,也挺好的。

莫回半眯着眼,看见阳光一点一滴爬上走廊,她慢慢地起身,走回房间将棉被抱出来。走出房间前,她微微抬眼,看了一眼竹席上画着的景象,两人是清代的着装,女子美丽清雅,面容带笑,清澈的眼直直看向画外的世界,男子则一脸爱怜地看向怀中的女子,唇角噙着温柔的笑意。

看到这张画,画外的莫回也不由自主地绽开一抹笑意。

当时她到镇上时,这房子正在出售,她就花了八百万买下。她并未动过这里的任何摆设,甚至是一有时间就将这里打扫得干干净净,不让房内的木质家具,竹席上的画受潮受染,甚至还特地在落后的小镇里连上网线,以便随时随地上网查找保护这些物品的方法。

她并不是对这些物品的无价感兴趣,只是单纯的喜欢幅画,那样亲密的相拥,那样从容的神情,他们之间该是有深刻的感情吧。

有爱的爱情故事,是她所羡慕与眷恋的。每每看着这幅画,她心里都会涌起一阵稀有的幸福感,让她能说服自己——圆满是有的,只是不是所有人都能圆满。

莫回细细地把棉被铺成在已经擦拭干净的走廊栏杆上,细细翻晒着,不时地拍打着棉被,拍打间激起一阵细细的粉尘。

“真是服了你了,大夏天还盖棉被,你是从冰箱里面刚出来还是怎么着?”张青不知什么时候已经站在小花园内眼也不眨地直勾勾地看着莫回。

“我的粥呢?”莫回不想回答这样的问题,敛了敛眉。

“你发呆的时间过了四十分钟,你的粥早就好了。”张青搔搔头,嘴里直犯嘀咕,“真是个怪人,天天吃小粥拌酱菜,明明有钱得跟个富婆没什么两样,竟然还节省成那样,简直就是中国的葛朗台嘛。还好没有为难我这个小员工,扣我工资,不然我可是很惨的耶…...”

“你那点工资我扣了也没用,连塞牙缝都不够。”莫回淡淡回着,这小丫头说个悄悄话也这么大声。

“嘎,你听得见啊?”她明明说得很小声啊。

“你那声音对街都能听到。”莫回掏掏耳朵,棉被已整理完毕,她缓缓下楼,准备吃早饭。

“……那个……老板……”张青对着手指,扭了扭腰身,可爱的围裙也随之晃动着。

“有事儿?”她随口问,一听她的语气就知道她要请假,这丫头一个月请十五天假,剩下的十五天在偷懒,她早已习惯。

“等下我要请假。”声音很理直气壮。

“要进城?”她洗净了碗,将热腾腾的粥勺进碗里,走到店里的小桌子边坐下,张青也亦步亦趋地跟上。

“不是。”大眼睛眨啊眨地看着她家老板瘦削的身影。

“邻家大嫂请你帮忙带孩子?”莫回说出另一种可能性。

“没……”脚在地上划圈圈。

“那你请什么假?”什么事都没有也需要请假,天底下有这样的员工吗?

“那个……那个……”张青很别扭对着手指,很不识时务的继续开口,“负责订购咱们镇的竹席的老板听说人非常非常帅,听王大伯说他今天中午会到工地视察工程进度。机会难得,我想去看看。”

“……”莫回敛眉,顿时对自家小员工无语,看帅哥也可以是请假的理由?“看了有用吗?”

“当然有用!有长得帅的男人还是要看一下,毕竟咱们这镇上也没几个能看的男人,现在不去看,得等到猴年马月呀!”张青得意的笑两声,补充道:“老板,你要不要一起去啊?偶尔欣赏一下男人也不错啊。反正你一定也没见过什么帅哥,才不知道看帅哥会看上瘾的。”

“不去。”莫回拒绝得十分干脆俐落。

“不用这么快回答,你再考虑考虑嘛。”张青非常想找个伴,积极游说着。

莫回用沉默代答,轻轻吹开冒着滚滚热气的粥。

“好啦好啦,我就去看一眼,看一眼就回来。”张青撇撇嘴,脱下绣着可爱龙猫的围裙,动作俐落的跳上小电车,用风驰电掣的速度离开。

莫回好笑地摇摇头,缓缓搅拌着热粥,黑白分明的眼紧紧盯着飘在空气里的热气,齐肩的发丝被她用一个树木色的发夹夹住,仍有细碎的发跌落在细白的颈部位置,炙热的阳光照上了她半个身子,她却像没有感觉到一般,动作十分缓慢的搅动着桌上的热粥。

从远处看,像极了一幅美丽、恬静的画,画里的人一动不动,只有那碗粥在汩汩地冒着热气,连叫嚣不已的知了都没办法打破这份宁静,索性就在树上叫得更欢了。

夏天的阳光像一把锁,淡淡照在女子的身影上,形成一道温柔而忧伤的光圈,锁住永恒。

一分一秒,时间在静默中缓缓流淌……

打破这静默画面的是一声清脆的快门声,这一声把莫回飘远的神智拉回。

莫回抬眼看向声音的方向,院门边伫立着一个背着旅行背包,手提单反相机的男人,一身干净合身的衬衫,长身玉立着,在盛夏的阳光笑得灿烂无比,清爽的气息扑面而来。

这个画面跟莫回初次见到肖若辰的画面一样。盛夏的阳光打在他的周边,为他的周身镀了层明亮的白边。

“抱歉,你刚才的样子实在太美,让人忍不住想留住那一刻!”肖若辰笑起来,三十岁的大男人,笑出一个温柔的酒窝,白白的牙齿闪着清亮的光。

莫回仍然茫然地看着眼前的男人,回过不神。

她,看见了那样的章凌硕,所以一见钟情;而肖若辰,看到了这样的莫回,也升起的淡淡的情愫。是命运弄人吗?无人知晓。

“又发呆。”肖若辰敲了敲莫回的脑袋。

“嗯。”莫回闷应着。

这七天,肖若辰觉得比自己过往的生命都要漫长,漫长到觉得自己承受不住这份悲伤,想把这个女人好好守护在怀里。他是个很简单的人,但他的家族不简单,他的家族也算名门望族,期待他能找个大家闺秀。所以他回家周旋了半年。谈不上谁胜利了,只是他和他的家人都有种疲惫感,他的两个哥哥也默认了他这种蛮干的作风,勉强让他过来先看看莫回的意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