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3章 不辞而别

“可是,她真的不是这样的人。她……”小护士还想解释些什么,话未到半便被护士长的话语给打断。

“行了,你的职责是照顾病人,病人的隐私跟我们没关系。”之后便是长长的脚步声和静默。

莫回心想,她们所说的病人一定像她爱章凌硕一样的爱那个男人,要是不爱谁会想念到一到梦里就唤着另一个人的名儿呢。

病房的门被轻轻推开,光亮像一把把尖锐的刀刺穿病房内深沉的黑暗,直接而锐利。莫回微微侧了一下身体,将刚才泪水浸湿的位置挡住。

小时候章爷爷说过,眼泪是流给爱你的人看,让他心疼的。她的眼泪,她只想让章凌硕看到。

小护士捻亮房内的灯,见莫回醒了连忙走到床边,眼神有些闪烁,害怕她听见刚才的对话,于是开口询问,“你醒啦,有没有觉得不舒服的地方?”

“我很好。就是伤口疼得厉害。”莫回笑着,肚腹间火辣辣的疼感十分明显。

“这是正常现象,因为麻药退了,疼痛的感觉就会出现。不过你放心好了,过两天就不会这么疼了,需要耐心地忍一忍。”小护士口中说着,佯装忙乱地整理病床上的床被,和并无太多东西的小桌子,刻意略过水杯压着的纸张。

“嗯。”莫回轻应一声。

病房里一阵静默,莫回有点不自在,她一向待不了太安静的地方,因为心底容易出现恐慌,特别是现在。她每次刚睡醒都很害怕,尤其是在医院里,周围所有的人都陌生,她的身体又疼得不能动的,更加深了她心底的恐惧,尤其现在依然没见到章凌硕,她的心底更加的恐惧。

可是,她能如何,他总是忙着的。

为了打破沉默,她主动开口。

“你刚才跟护士长说的病人是女的吧?”她问,主动寻来一个小护士可能感兴趣的话题。

“……是啊。”小护士暗暗吃惊,她还是听到了。

“我真希望能和她交朋友,我和她的感情经历很相似,我相信如果可以选择,她会选择和爱的人在一起,而不是巨额的金钱。毕竟再多的金钱也买不了爱情。你说呢?”莫回转头看小护士,眼角的余光触及到水杯下的纸张,上面的字体分外眼熟。

“是啊,女人总是难放下一些。莫小姐,你和你爱的人是怎么认识的?”小护士拉过椅子,坐在床与小桌子之间,遮挡住了莫回探询的视线。

“我们是青梅竹马。”莫回憨憨地笑着,眉目间是小女人的甜蜜。

“真好啊,我最羡慕从小一起长大的情侣了。他对你一定很好吧?”小护士双眼亮晶晶,表情夸张得有些假。

“嗯,小时候我常常被人欺负,都是他在旁边帮我。我们的婚约还是他的爷爷帮我们订下的,我手上的玉镯还是他爷爷给的呢,他老人家说是专门给孙媳妇的。”莫回语气稍微轻快了些,胖脸上挂着浅浅的笑容。

缓缓抬起手臂,发现左手手腕上空无一物,完全不见她十分宝贝的玉镯子,怔愣了一下,胖脸上的笑意差点挂不住。

“后来呢?”小护士明白她在想什么,因为她知道手镯的去向,赶忙问了个问题想转移莫回的心思。

“后来,我就来这座城市找他,他也接受了我,他对我很好很好。如果不是他母亲生病了,我们可能已经办婚礼了。你应该也见过他,很帅,又高,人也很温柔,能遇上这样的男人是我的福气……”莫回笑着,语气慢慢地,像在重新感受那份珍贵的回忆,字里行间都是浓浓的爱意。只是语气间再也没有刚开始那抹不可忽视的快乐,只剩下一份空洞的平淡与心伤。

说着说着,她闷咳了一声,腹上的伤痛得她身子蜷缩起来,用尽全力抵抗这份痛感。

“真羡慕你,有时间我一定要听完你们所有的故事。现在,你先好好休息,有事就拉服务铃,医院里二十四小时都有人在的。”

“好。”莫回低声回着,依然缩着肥胖的身体。

“需要留灯吗?”小护士走到门边转身问。

“嗯,留着吧。”莫回露着笑容。

留着灯,她才好离开,是不?

病房的门被轻轻带上,莫回伸出手颤抖地拿过水杯下的纸张,纸上是他的笔迹,字体苍劲而有力,嚣张地展示在她的眼前,不留任何挽回的余地。

这是他留给她的最后的礼物吗?

莫回看着纸上的字迹,突然轻轻地笑了出来,眼泪也从眼眶里滑落,滴在纸张上。

她终究还是赌输了,她以为她用自己的肾可以换来有他的婚姻,殊不知,他从未这般想过。现在,独自一人面对着巨额的支票,她才幡然醒悟,自始至终,他一直是在拒绝她的爱情。

两千万!两千万买她的爱情真是“值得”呢,简直像天文数字。

她颤抖地拔开手上的针头,几滴鲜红的血珠立刻从破了的口子溢出来,染红了她苍白的手背。莫回咬咬牙,掀被下床。几天滴米未进,让她脚一沾地就泛起一阵剧烈的昏眩。肥胖的身体撞到雪白的墙上,疼得她直打颤,微微弯着腰,胖胖的手离腹部的伤口有点距离,想碰却不敢碰,短发因汗湿而粘在额上,腹部的伤口剧烈地疼着。

可肉体上的伤再深再疼,也抵不过他带给她心里的伤,像把利刃毫不留情地在心底翻搅,连皮带肉伤得体无完肤。

她挣扎着微微站直身体,迈着有几分苍凉的脚步,缓缓打开病房的门,空空的走廊一如前天看到的一样。她选了一侧少有人走的楼梯,抚着旁边的栏干,一步又一步地走着。短短一段路竟让她走走停停了一个小时,但是不管怎么样都需要撑下去,撑不下去她永远也走不出这个黑暗的世界。

在要离开属于他的世界之前,她还是想去一个地方,看看他是不是狠了所有的心,弃她于不顾。

终于,莫回大汗淋漓地走出医院的大门,她伸手摇停一辆出租车。

开车的是一位中年老师傅。

半个小时后,出租车停在一栋奢华且熟悉的别墅大门前,莫回缩着身子缓缓下车。

“姑娘,要不要我在这儿等你?你看起来情况很糟糕。”出租车的老师傅探出头热情地问,微亮的车灯将他的面容打上了柔和的光芒,连脸上深深的皱纹也生动不已。

“不,不用了。”莫回强打起笑容,颤微微地走向曾经十分熟悉的别墅。

那里曾承载着她生命里最愉快的时光,几乎每个画面都有他。

莫回期待地看着眼前的别墅,只看了一眼,她胖脸上最后一点血色倏地消失,仅剩满脸的惨白。

偌大的别墅不是往日的灯火通明,是一遍漆黑。心里唯一的一点期待,顿时陷入无尽的绝望,像一朵盛开的美丽花朵只需一刹那便枯萎,没有生命的花瓣在寒风中吹得一地的凌乱,飘摇。

山上的风很大,单薄的病号服紧紧贴在她胖胖的身体上,短发也被夜风吹得散开,直往圆脸上拍打着,很痛,她却犹如未知。

她一动不动地站在那里,黑白分明的眼不离别墅半刻,不理会时间到底过了多久,就想这样放任自己的感觉直看。

“姑娘,我刚才看到别墅上有待售的牌子,是不是这家主人出国了?”出租车师傅疑惑地问。

她表情傻傻地,空白的,宛如一场断片的电影,没有内容。

“出国……”莫回喃喃念着这两个字,反应不过来。

人总是如此的,听到最坏的消息,总是一遍茫然,私心里还期待这消息是假的。

许久后,眼泪从眼眶中滑落,身体蓦地像被抽干了所有的力气,软软地倒在冰冷地地面,视线依然不离那曾经她住过的黑暗别墅。

“章凌硕,为什么你要骗我,为什么你又骗我…...为什么……”

“姑娘,姑娘,你振作一点……”莫回看着老师傅惊慌失措的面容,连一个陌生人都会心疼她,为什么他不会。

章凌硕,为什么你不会心疼我?!

为什么你不会心疼我!

一个人对世界失望到什么程度才会一蹶不振,莫回不知道。

当朝阳的第一缕光芒缠绕在她的身上时,沉重的眼皮被明亮的光芒刺得发疼,她缓缓地张开眼,那是一双没有任何神采的眼,胖脸上也是一片迷茫与惨白。

才一眼,她就知道自己是在车里。

昨晚老师傅的出租车。

“姑娘,你醒了!来吃点东西填补填补。”说话的是昨夜的出租车老师傅,此时他坐在驾驶座上正透过后视镜留意她的动作,见她醒来后赶忙递了份热乎乎的油条和豆浆。

莫回沉默地接过,小口小口地吃着,口腔里味道全无,咬下去都是苦涩,却也还硬吞下去,这是第一次有人给她买东西,她想好好珍藏。

老师傅看在眼里,他这把年纪第一次见一个人可以这么安静,安静到连周围的空气都是静止的,而她吃东西的模样,悲伤得几乎让他一个大男人差点掉泪,他清了清微微酸涩的嗓子,说道:“昨晚打算送你回医院的,但想想还是等你醒了自己的做决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