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章换肾

夜深。

偌大的房间内,一对男女的身影剧烈纠缠。

“……章凌硕……疼……你轻点。”莫回哑声乞求。

“这是你自找的!”章凌硕冷冷回应。

动作非但没有放缓,反而更加用力,丝毫没有疼惜身下女人的意思。

不知过了多久,章凌硕起身,没有任何眷恋地离开房间,根本不看近乎昏迷的女人一眼。

冷风吹过,莫回打了个寒颤,清醒了过来。

她的身上布满了一层醒目的青紫,尤其腰上的指印清晰得都可以看见他的指纹。

章凌硕连抱她回床上都不肯,像垃圾一样把她扔在地上。

莫回冷得直颤抖,勉强撑起身体爬了起来。

现在的她最不能做的就是生病,病了医生不会同意她换肾。

换不了肾,章凌硕一定不会娶她!

**

翌日。

晚上八点,医生与护士端了手术使用的器具,推门而入。

莫回望着进来的人,没有章凌硕!

她为他妈换肾,他宁愿跟别的女人在一起,也不愿意来看她一眼?

莫回泛起一阵冷意,手紧紧地揪着身下的床单,抵御心里的痛。

“莫小姐,放轻松,我量量你的血压。”单医生开口,语气很冷淡。

莫回依言伸出手臂,任他摆弄。

眼皮跳个不停,莫回勉强压住她的不安。

她换肾,可以换来有章凌硕的婚姻,一切都值得。

“……单医生,我能见见章凌硕吗?”莫回还是抵不过内心的渴望请求道。

随着手术的时间越来越近,她越想见他。

“我需要先咨询总裁的意思。”单医生答道,让随身的医护人员拨了病房内线。

章凌硕在半个小时后到达,面色是薄怒,“你最好知道适可而止!”

莫回静静看着章凌硕没有说话,只是躺在床上姿态柔软地伸着双手,模样有些无助。

章凌硕扫了她一眼,莫回的胖脸上满是惨白、不安,没有往日的活力与精神。

“我想牵牵你的手。”

章凌硕的表情闪过明显的不悦,看着笑得很傻而不安的胖女人,勉为不其难地把手递给她。

莫回刚握住章凌硕的手,便听到他冰冷地说道:“时间到了,开始手术!”

不是征询意见,而是命令。

他俊逸的脸上早已不加掩饰他的不耐烦。

?“章凌硕,你会陪在我身边直到我醒来吗?”莫回轻声问,很是不安。

她接下来的手术是移植器官的手术,在她有限的认知里这是个危险系数较大的手术。

即便她十分诚心地愿意做手术,依然掩饰不了人本性中对未知事物的恐惧与不安,还是想章凌硕能够陪她。

“嗯。”章凌硕十分不耐烦地应了一声,很想把自己的手从莫回的手里抽出。

听到章凌硕的回答,莫回像其他小女人一样微带羞怯地笑了,转头看向另一侧的主治医生单医生,“单医生,我准备好了。”

“好,你放轻松。现在肌肉过于紧张,轻轻吐气吸气。”单医生首次给了莫回一个安抚性的笑容,示意让护士将麻药拿过来注入莫回的身体。

针管很粗,莫回本能的嗫嚅了一下,身子条件反射般地动了动。

章凌硕以为她想临阵退缩,用双手使劲地按住手术台上那个胖胖的女人,一点也不在乎会不会弄疼或者是弄伤莫回。

他的目的只有一个——制止她的乱动,不想让手术出现任何意外。

莫回停止了挣扎,眼神颤抖地注视着近在咫尺的俊朗眉目。

这还是章凌硕第一次主动碰触她。

暖暖的温度从他的双手透过单薄的病号服,一点一滴渗入她的身体里,温暖了她的身体。

这就是他的温度吗?

异常的温暖。

是怕她逃吗?她怎么会想逃?她怎么会舍得逃离他?

只要他给的,不管是痛苦、欢乐、疼痛,她都全盘接受,绝不舍得推开。

莫回想着,就连针管打进她身体里她也来不及挣扎,全心全意地被他纯黑的眸子吸引了。

那是十分漂亮的眼,长长浓浓的眉,拧成了一个好看的形状,眼底是浓浓的担心。

章凌硕是在担心她,还是在担心他的母亲?

她分辨不出。

麻药发散得很快,不到三分钟莫回黑白分明的眼就开始静静合上,陷入了深深的睡眠,握着他衣摆的手也无意识松开。

莫回意识消失前发现章凌硕的手根本握不完她的手臂。

她醒来需要减肥了,不然成婚后他们同睡一床,她会不小心压伤这个男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