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章 回忆

莫蓓蓓便得意道:“那是当然,你可别小瞧了本小姐。”慕容文卓点了点头,道:“确实不能小瞧你,人长得难看,但是做饭还是挺好的,不用担心嫁不出去。”莫蓓蓓本来想发火的,可是发火不就是认输了,便淡淡回答道:“是啊,哪有你难看啊?!不开心,看着你,我就开心了。”慕容文卓便放下筷子露出笑容道:“那你是不是想来天天看我?”

莫蓓蓓本来想回击着,看着慕容文卓的笑容,很帅气,很温柔,很美,十里春风也不如,他。脸便顿时红了,转过头去,道:“快点吃,吃完了,我好交差,然后去医院看我姐姐。”慕容文卓看中莫蓓蓓别扭的样子,不说话,开始认真的吃饭了。莫蓓蓓见没人回应,便转过来看着慕容文卓吃饭。感觉慕容文卓吃饭都这么帅,还要不要人活了!?

见慕容文卓吃完了,莫蓓蓓便想起身就走。慕容文卓就道:“站住,你不要带便当盒回去洗么?”莫蓓蓓便怒道:“真当我是你家佣人啊,自己带回去洗!”说完摔门而出。慕容文卓见莫蓓蓓这么暴力,自言自语道:“谁娶了她谁倒霉。”然后便开始工作了。

莫蓓蓓刚出公司,便看到纳兰潇杰。纳兰潇杰也看到了莫蓓蓓,立马跑去抱住了莫蓓蓓道:“莫蓓蓓,我好想你哦!”莫蓓蓓感觉有点呼吸困难,推开了纳兰潇杰道:“你怎么在这?”纳兰潇杰露出如春风般的笑容道:“因为我知道你在这啊!”如果是一般女孩子,肯定会上当,但是莫蓓蓓绝对不会上当,哼了一声道:“我才不信呢,坦白从宽,抗拒从严,你看着办!”

纳兰潇杰只好道:“和这个公司有些交易,过来看看。不过,你不是不在这个公司工作了么?怎么,从这个公司出来?”莫蓓蓓见纳兰潇杰老实交代,露出微笑道:“稍微有点事,说来话长。不过我现在还要赶紧回去看我姐姐,下次再和你说好啦。”说着刚要走的时候。纳兰潇杰一下拉住她的手腕,把莫蓓蓓拉向自己的怀里,抱住了莫蓓蓓。

此时,一个长发及腰,皮肤白皙,穿着淑女风格的裙子,眼睛大大的,像洋娃娃的女子,跑了过来,推开了莫蓓蓓。然后莫蓓蓓被推着倒在地上,纳兰潇杰见状立马把莫蓓蓓扶了起来,对着女子吼道:“你在做什么?!”那个女子眼泪便在眼眶里打转,仿佛受到了极大的委屈道:“不允许你和别的女孩子搂搂抱抱。”

这时,莫蓓蓓便一脸玩味的表情对纳兰潇杰道:“你能告诉这是什么情况么?这个女孩子权利这么大,可以不允许你和别的女孩子搂搂抱抱,难不成是你未婚妻?”纳兰潇杰立马解释道:“绝对不是的,她是我妹妹,纳兰烟岚。”纳兰烟岚立马回答道:“不是亲生的,我可以和我哥结婚的。我哥这么优秀的人,你不配!”

刚说完,纳兰潇杰立马一巴掌扇了纳兰烟岚,道:“你对你未来的嫂子说什么呢!?”纳兰烟岚的脸被纳兰潇杰拍肿了,红红的,纳兰烟岚摸着被扇的脸颊,眼泪吧嗒吧嗒的往下流,楚楚可怜的模样,就连莫蓓蓓都心生爱怜。莫蓓蓓摇了摇手道:“算了,小孩子脾气。你莫要凶她。我有点累了,想回去了。”纳兰潇杰立马拉着莫蓓蓓的手道:“我送你可好?”此时,纳兰烟岚就死死拽住纳兰潇杰的胳膊道:“我不要你送她,我不允许你对别的女孩子这么温柔。”

莫蓓蓓看着纳兰烟岚如此小家子气,不由地笑了,道:“没事,我一个人可以的,又不是小孩子。”说完便走了。纳兰潇杰看着莫蓓蓓消失的身影,再看看一直拽着自己的妹妹,不由轻声道:“脸还疼么?”纳兰烟岚点了点头,道:“疼。”眼睛泪汪汪的。纳兰潇杰便用手轻抚着纳兰烟岚红肿的脸颊道:“对不起,我下手太重了。”随后,就用手帮纳兰烟岚擦干眼角的泪,露出温柔的笑容道:“再哭就不美了哦。”

纳兰烟岚经纳兰潇杰这么一哄,就开心地笑了。纳兰潇杰用手轻轻勾了下纳兰烟岚的小鼻子道:“以后不要对别人这么无礼了,完全没有我们家的风范。”纳兰烟岚点了点头,拽着纳兰潇杰的手臂道:“那个女人,你真的要娶她么?全身上下,一点都没有值得欣赏的东西,而且,她的条件,父亲是看不上的吧。难道你要和父亲做对么?”

纳兰潇杰摇了摇头,用手轻抚纳兰烟岚的发丝道:“我啊,才不会和父亲做对,和父亲做对这种事,我才不会傻到去干,但是,我觉得追求莫蓓蓓是非常有趣的一件事。如果,我真打算和她结婚了,我是会想办法让父亲答应的,而不是和父亲做对。父亲他唯利是图,利用这弱点就好了。”

纳兰烟岚看着纳兰潇杰的眼里,好像闪烁着很可怕的光芒,就像野兽般,在随时捕获自己的食物。纳兰烟岚有种感觉,这男人很危险。不过,越是危险的物种,越是美丽不是么?纳兰烟岚用自己柔嫩的手,轻抚着纳兰潇杰的脸颊,眼里无限柔情道:“突然发现,你越来越迷人了,哥哥。”那句哥哥叫的纳兰潇杰的心都融化了。然后纳兰烟岚轻轻吻了纳兰潇杰的脸颊,就转身走了。

纳兰潇杰摸着自己被纳兰烟岚吻过的脸颊,看着纳兰烟岚离去的身影,道:“真是不简单的人,不过,我,是绝不会着道的,越是危险的物种,越要远离。”说着就走向了自己的轿车,打开了门,坐了进去,对着司机道:“回家。”

纳兰潇杰到了自己的家,这是个超大的别墅,院子非常大,佣人也非常多。只是,纳兰潇杰觉得这个家非常冷而已。每个人都小心翼翼的,怕被炒鱿鱼,对待纳兰潇杰从来是恭恭敬敬的,所以纳兰潇杰从来没有打闹过的欢乐,也没有什么朋友。这大概就是所谓站得越高,越孤独吧。只是,唯有莫蓓蓓不一样。

纳兰潇杰是什么时候喜欢上莫蓓蓓的,纳兰潇杰不记得了。纳兰潇杰只记得,那天下着很大的雨,纳兰潇杰一个人倒在路上,淋着大雨,心里无限失落与惆怅,路过的人,连瞧都不瞧他一眼,要是知道了纳兰潇杰的身份,大概都会抢着帮他吧。

但是谁都没有拉他一把,这时候,莫蓓蓓就发现来了纳兰潇杰,撑着一把红色的伞,来到纳兰潇杰旁边,蹲下,弱弱的问道:“你躺在这会让人很烦恼的。”纳兰潇杰当时的心很沉重,不想搭理她。那时候,莫蓓蓓,用伞帮纳兰潇杰遮住了一部份的雨,缓缓道:“你什么时候回家?”纳兰潇杰还是不搭理莫蓓蓓,莫蓓蓓就站了起来,踢了纳兰潇杰一脚,但是纳兰潇杰还是不吭声。

那时候,雨滴在莫蓓蓓的身上,顺着莫蓓蓓的发丝流下来,那娇嫩的脸颊,孩子般的表情,让纳兰潇杰深深着迷了。这大概就是一见钟情吧。纳兰潇杰当时是这么想的,觉得莫蓓蓓就是自己的猎物。当时,莫蓓蓓叫了辆的士,把纳兰潇杰拖上车,然后拖回了自己的家。纳兰潇杰一直想不通,那么柔弱的女孩子,哪里来那么大的力气,后来才知道,这莫蓓蓓是练过的,而且,还很厉害的样子。

当时,纳兰潇杰进莫蓓蓓的家的时候,觉得莫蓓蓓的家很小,但是暖暖的灯光好温暖。莫蓓蓓把纳兰潇杰擦干头发,就把纳兰潇杰扔沙发了,道:“等下啊,你要洗澡自己去浴室,衣服的话,我已经放在浴室了。你还是要好好照顾自己,而且,仔细一看,你也蛮帅的。”纳兰潇杰问道:“是么?”莫蓓蓓听到纳兰潇杰的回答,有点惊讶道:“你居然会说话?!”纳兰潇杰不满转开头道:“我又不是哑巴。而且,你把陌生男子带到自己家里,你不觉得很危险么?”

莫蓓蓓看着纳兰潇杰,道:“危险什么?你这种毫无攻击力的生物,要是一有什么不对,就把你扔出去好啦。”纳兰潇杰看着莫蓓蓓很认真的表情,摸了摸莫蓓蓓的头道:“小屁孩,不可以对尊长无礼哦。”莫蓓蓓甩开了纳兰潇杰的手,道:“什么小屁孩,我可是已经二十岁了。”纳兰潇杰仔细打量了莫蓓蓓,道:“还真看不出来,这身材,这脸蛋,跟个小孩子没什么两样,你哥哥我可已经二十三岁了。”

莫蓓蓓敲了敲纳兰潇杰的头道:“你的举止跟小孩子没什么两样,躺在大街上,不管不顾,要是出了什么事,你家人怎么办?”纳兰潇杰想了想,露出笑容道:“他们大概会领养一个更可爱更优秀的孩子代替我吧。”莫蓓蓓又敲了纳兰潇杰的头道:“笨蛋,任何人都无法代替你,就算领养了更好,那也不是你,也还是会怀念你。”

纳兰潇杰看着莫蓓蓓认真的表情,道:“我好像有点迷上你了。”莫蓓蓓又敲了纳兰潇杰的头,道:“你是笨蛋么?”